仙誓

章节六百零六图穷

六百零六 图穷

当徐帘说出北剑仙三个字的时候.苏衫冷察觉到了天地法则的波动.能让天元世界的天地法则都不由波动起來的人……一旦动起手來.九州大陆真的有人可以阻挡么.

所以徐帘的这个条件.在大长老.乃至于他们身后的势力出手的时候不会迁怒苏朝任何势力.而仅仅只找林知之一人报复的条件……让他动心了.

于是苏衫冷再一次的犹豫起來.而他也沒有掩饰自己神色的意图.以至于让身旁的林知之.也清晰的看到了他眼里的踌躇之色.

林知之这个时候.心头也是不断的盘算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那个徐帘.绝对知道些什么.可就是不说.该死……我到底忘记了些什么东西.)

林知之很清楚.自己不会是失忆.而只是短暂的记不起來有关于这件事的某些细节问題而已.

至于他所暂时忘记的细节.应该就是对于沈言两人提出索要寒月冰魄铸成的灵剑这个要求后.最正确的处理方式.

徐帘起初那一番有些古怪的话.也在这个时候.让他重新拾了起來.不过让林知之有些抓狂的却是.无论他如何绞尽脑汁.也都回忆不起有关于“寒月”剑之类事情的某些细节.

但林知之大抵也算察觉到了.因为自己暂时忘却了这个细节的缘故……所以做出來的举动.应当是极大程度上的失去理智了.

但徐帘不说.他也根本无从得知什么提示.以此來回忆起那些暂时忘记的细节.

可是林知之也明白.徐帘先前既然会说出那一番话來.只怕至少有着八成的可能性猜测到了他们讨要“寒月”剑之后事情的后续发展情况.

而且那个猜测绝不会是他想都不想的拒绝.然后意图杀掉他们两人.

否则以徐帘显露出來的这种智慧.怕是根本从一开始就不会斩钉截铁的去直接索要“寒月”了.反而会隐忍不发.徐徐图之.

林知之大致上并沒有猜测.徐帘实际上并沒有料到在自己说出需要的东西是“寒月”后.居然会让这个紫禁天的掌印直接想要击杀他们.

否则依徐帘的性子……

不过话又说回來了.即便徐帘料到了林知之的态度会有如此巨大的落差.只怕也不会拐弯抹角的去思筹些什么徐徐图之的主意.仍然会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需要“寒月”的來意.

因为在徐帘看來.这件事的发展轨迹无论如何.但其结果却是既定的……也即是他自己所谓的既定论.

如此一來.去费尽心思的琢磨那些阴谋诡计.自然也是沒有必要的了.

(罢罢罢.事已至此.我林知之又怎会去在意这些旁枝末节……毕竟我能被……选中而來到这里.不知是多么幸运的事.若是事事都如此瞻前顾后.还有什么意思.)

(苏朝也罢.九州大陆也罢.乃至天元大陆也罢……又能如何.我可是身负气运之人.即便斩杀这沈徐二人.那所谓的大长老.又能奈我如何.)

林知之先前心头胡乱思索了一番.再费尽心机之后仍沒有想起自己到底遗忘了些什么细节.

这个时候他也听到了徐帘那几乎无懈可击的挑拨离间之言.只这一句话.几乎便让先前本來铁板一块的众人.各自都有了其他的念头.

即便是对于那大长老沒有多少的了解.但至少绝大多数人.心底都有些半信半疑.

所以林知之心头才会念一声“事已至此”.至于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的.则是苏衫冷这幅犹犹豫豫.踌躇不定的模样.

(这个王八蛋.)

林知之几乎是在一瞬间.心底就忍不住的暗骂了一声.

要知道上三天与皇室的关系互相扶持.三万年前苏朝初立之时.百废待兴.

紫禁天派遣出许多附灵师.青云天则是派遣出好些炼药师.弥罗天则是派出了许多阵法师……这些人都被下了命令.前往九州各地.建立学员.乃至于教导传播这些东西……以此慢慢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统一的皇权体系.

而不灭剑神的师尊乃是紫禁天之人.苏朝又可以说是仰仗不灭剑神给予的万将图方才自立苏朝.可想而知.上三天和苏朝的关系源远流长.真的追溯起來.可不是简单一两句话便能解释清楚的.

现在苏衫冷这厮就因为徐帘一句挑拨离间的话.就打算卖了他……虽然说出卖有点严重.毕竟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完完全全是因为他的缘故才走到了这一步……

不过林知之仍然是气愤无比.因为他觉得无论自己如何.九州大陆的这些人本來就应该跟自己站在一起.毕竟沈言两人.只不过是天元本陆的外來者.

但林知之五十一岁坐上紫禁天掌印的位置.内心里的骄傲自然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

让他开口去劝说五大家族的人.乃至于苏衫冷.他却也是极为不屑的.

既然你们愿意信任对方而不是选择帮助我.那便随你们自由.林知之心头闪过这最后的一个念头之后.整个人周身剑气.轰然透体而出.

五大家族的所有人都在猝不及防下.沒直接震退了七八步.苏衫冷倒只是身形微微一颤.不过他面上的神色.也一下从犹豫变得凝重起來.

“给我开.”

面对着那肉眼可见的剑气波浪冲击.沈言自不可能让徐帘自己去抵挡……于是他直接动用爆体第二阶段的力量.一拳轰出.

拳风凛冽.几乎发出了崩鸣之声.

那些透体而出的剑气波浪.直接被他硬生生的砸出一个豁口.但只是避开了他们两人.却仍然是由两侧朝远方扩散开來.

由此可见.林知之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沈言收回自己隐隐生疼的拳头.看了看那散发着极度危险气息的“青芒”剑.林知之手中的灵剑.不断的涌动着种种沟通天地的力量.

(这便是九州大陆所特有的一种体系.附灵师么.这便是附灵之剑彻底显露出來的真实威力么……)

沈言心头几乎都有些凝滞.

他在万剑宗倒也看见过不少的法器长剑.但和这柄“青芒”剑相比.却是缺少了一种灵性.缺少了一种沟通天地的感觉.

这“青芒”剑的灵性虽然比之于断天刀魂來说很弱.弱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但在沈言看來.这九州大陆的附灵体系.却也是一种极为恐怖的体系了.

只不过是九州大陆的相较于天元本陆.单单连带大陆本身都有着十倍.乃至于十数倍的差距……可想而知两者间的资源差距何其之大.

附灵之术这种体系.只要假意时日.却不知晓到底能发展到怎样的程度.

这种体系.或许在日后.很可能同天元本陆上流传中的真言咒印.法修之道.术修之道.乃至于阵修之道一样……衍化出一种彻底可以修成真实的道.

所以无论敌人有多么弱小.都不可以轻视这种话.也绝不是沒有丝毫道理的.

虽然九州大陆面对天元本陆那更为高端.更为浩瀚的修炼体系网來说显得孱弱之极.但只要拥有足够的时间.这种体系.势必在天元世界大放异彩.

正如天元大陆里的羯罗.大凉等地.初具规模的真言咒印之道一样.

这真言之道.以及咒印之道.原本都属于术修一道的范畴内.但不知何时.却已经脱离了术修这个泛体系.演化出了属于真言.属于咒印自己的道來.

沈言对于这些自然是不会知晓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上境的修为.可以察觉到林知之手中的“青芒”所散发出來的气息极其危险.

“异族來者.何必究其根本……无论谁人.我必杀之.”

林知之在看见苏衫冷俺犹豫的神情的瞬间.便彻底爆发了.在那浩瀚的剑气透体而出后.他便直接纵身一跃.而后将手中“青芒”直接横在了眼前.

右手执剑柄.左手却是在剑身之上一抚.一点青光便随着他左手抚过剑身.变得越來越明亮和耀眼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