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零七匕现

六百零七 匕现

铺天盖地的剑意,剑气,剑芒瞬息而至……沈言几乎已经窒息,但他却仍蓦地站在徐帘面前,而后猛的咬了咬牙!

“爆体五阶段!龙象逆息!!!”

在那雷霆震怒般的狂暴吼声落罢时,沈言的身后仿佛出现了两个浩瀚的,从苍茫亘古便一直存在的的虚影。

那盘旋在云层之中的虚影,好似一条神龙,吞云吐雾,连天地都似能随手倾覆一样。

而在沈言身后凝形的虚影,则是一头散发着苍凉浩渺气息的蛮荒巨象。

这两个虚影随着沈言右拳朝那无数道剑芒砸去之时,便仿佛呼吸了起來一样。

在那一呼一吸间,整个皇城的无数修者,竟好似看到了山岳坍塌,江河倒流的场景一般。

沈言的身躯只在这龙象虚影倒吸一口天地之气的刹那间,便已经轰然裂开无数细微的裂痕,挥洒而出的鲜血还沒有飘落,便被无尽的剑意绞成了虚无。

似乎只在一瞬间,沈言的右拳便同面前无数道剑气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

这一声轰鸣,绝对非是任何人的幻觉,而是切切实实的响彻了整个天地。

天空中的二十余人所斩出的剑意剑芒分明层次分明,但在沈言那携带着龙象之息的一拳轰然砸落后,那二十余道剑芒,却如同硬生生的被扭曲了一样,那本來应该四处扩散开來的剑芒,竟是在龙象虚影倒吸天地之气的时候,被绞成了一团!

于是沈言不必再去担忧某些剑芒会从他的身侧或者其他的地方窜过去伤害到徐帘,因此这一拳,也当真是再无任何保留了!

当那扯动风云,吞吐雷霆的右拳和扭曲在一起的剑芒相撞后,皇城之内的无数修者,便在一瞬间后,全部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即便如此,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也还在不断的侵袭着绝大多数修者的耳朵。

天空中的光芒,也仿佛在瞬息之间泾渭鲜明般的轰然炸裂!

那因为龙象逆息,吸天地之气而被绞成一团的剑芒,竟是寸寸龟裂,然后炸成了漫天的碎片,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这些剑芒碎片的杀伤力已经变小了无数,加之是几乎平行着激射开來,因此根本沒有任何一道剑芒对下方皇城的修者造成影响。

随着剑芒团炸裂的,还有沈言右拳之上的大部分血肉……他从右拳至右肩,几乎已经开裂到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但偏生凭着他那恐怖的肉~体,硬生生的让一丝一毫的鲜血都沒有滴落下來。

沈言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忍不住的抽搐着,而他的面色,几乎也已到了惨白如纸的地步。

若非龙象金身诀实在不能以常理视之,再加上那一团纠结起來的剑芒并非真正的凝为一体,反倒被他砸成了漫天的碎片……

所以此刻他的右臂,却是极其幸运的依然完整。只不过其上的血肉,却已经所剩无几……苍白的骨头,被雪浸然成殷红色的筋络,随着他颤抖的呼吸声,不断的收缩舒展着,让人心神都因此而渗然不已。

但沈言心底却反而又喜又惊,喜的自然是龙象金身决竟恐怖到了这样的地步!虽然那剑芒团的力量他沒有彻底承受,但竟然是保住了自己的右臂!

惊的自然是苏衫冷和五大家族的态度,竟然说变就变,根本沒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

而到了这样的地步,也可以肯定两方已经沒有了任何和解的可能性……似乎唯有一战,再沒有了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沈言站在原地大口的喘着气,强忍着不让自己体内的剧痛影响到自己的思维。

他这幅模样,不单单让皇城下方的无数修者惊讶的目瞪口呆,几乎如同看着怪物般的看着那个模糊的身影,还使得林知之的目光也蓦然收缩了一下。

看起來,这个天资绝艳的紫禁天掌印,也因为面前这一幕而感觉到了震惊。

毕竟那不是普通的攻击……虽然他和苏衫冷只是随手一剑,但也集合了另外二十余人,沒想到竟真的让这个看似消瘦的身影给挡了下來。

而且看起來,那个消瘦的身影似乎仍拥有着一战之力。

能用拳头阻挡灵剑剑芒的人,整个九州大陆上根本就沒有出现过。所以林知之才会感觉到骇然,感觉到不可思议。

“或许我们该谈一谈。”就在林知之的目光从震惊转为凛然,准备再度出手的时候,徐帘却是平静的开口道。

他仿佛根本不在意沈言的伤势,也对先前那爆炸性的场面视若无睹一般。

虽然听起來很令人感觉到不可思议,但徐帘的的确确就是以这幅平静的,丝毫沒有变化的目光,说出了这句话來。

林知之莫名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嗤然笑出声來。

“谈一谈?有什么好谈的?……难不成,你此刻想放弃寒月,然后让我们放过你二人么?”林知之最后一句话,却是有些调侃的味道。

“我不是白痴,你们也不是白痴。”徐帘淡漠的望了他一眼。

“所以就沒有必要说出这样毫无水准的话了……你想动手?”

之所以又最后一问,是因为在他说出毫无水准四个字的时候,林知之的眉头蓦然一皱,手中灵剑也是倏然闪过一抹青光。

不过徐帘的神色一如既往,毫无变化。

“即便要动手,你是否也应该让我将这番话说完才是?”

林知之这个时候,反而不在焦急。他倒是沒有去在意徐帘这么说是不是在拖延时间什么的……因为消息要是能传递出去,只怕天元本陆早就來人救他们俩了,又何必要等到这种地步才想到要來拖延时间?

他之所以突然想要听一听徐帘接下來的话,只不过是因为他又想到了自己忘掉了些许细节这一件事……

他觉得徐帘接下來要将的东西,便是与他忘掉的某些细节有关。

“……林知之,通过你的态度,我大抵猜测到了一些事情。”徐帘平静的看着林知之的眸子,后者的眼神却是蓦然一闪。

“寒月,也即是我们像你讨要的东西,其本身应该是与你无关的。因为这柄灵剑铸造的具体时间我虽然不知晓,但大抵不会在百年之内!”

徐帘根本沒有去理会林知之的神色变化,沒有丝毫停顿的继续说道。

“根据这一点可以判断,寒月的出现,与你是无关的。至于你为何会将寒月剑变成那样巨大插在紫禁天内的一座山巅也不去使用,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当然……或许也有可能是你手中的青芒剑比寒月剑的威力更大,不过这个可能性存在的几率,大约只有不到一成。”

“也即是说,你并非坐拥寒月剑而沒有使用它的欲~望,而是因为某些原因而不能使用。”

徐帘言及此处,眼中微微泛起一丝异色。

“所以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寒月剑对于你的意义,可能更多的在于……一个承诺?一种交易?亦或者其他的方面?甚至于一种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