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零八剑网

六百零八 剑网

“这般智慧.果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你说的都对.但有些东西.你绝对猜不到.你也绝对不知道.我是如何无师自通般对人情世故了如指掌.”林知之厉声喝道.

“但你猜测到了这么多的东西.我又如何能留你.先前你已必死无疑.此刻更是绝沒有半点生机.”

“哦.你这句话倒是给了我一个极关键的讯息……”徐帘却是若有所思.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道.

“徐帘...给我死來...”林知之双目暴睁.却是再也忍受不住这种仿佛被人彻底看穿洞察一般的感觉.爆发出了自己最恐怖的力量.

聚灵境的修者到底有多恐怖.沈言根本猜测不到.

或许他曾见过北剑仙出手.但沒有一个对比.他便不能真真切切的理解这种力量.

当林知之含怒出手.爆发出自己最恐怖的力量之时.沈言终于是确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聚灵境.

当那铺天盖地的灵压一股股朝他涌來之时.竟仿佛让他窒息了般.连反抗都做不到.

那种震颤灵魂的力量.唯有达到了上境.方才能察觉到……因此皇城内的无数修者.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天空都有些扭曲了一样.

可沈言看的分明.林知之身周的空间.的的确确是细微化的扭曲了.

当然这并非是一种实质意义上的扭曲空间.而是因为青芒剑上充斥的剑气太过凌厉.以至于让光线都剧烈的波动了起來.

“死.”

苏衫冷神色一变在变.终究还是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五大家族拖下水來……否则到了沈言两人背后势力杀上门來之时.只怕沒有涉足此事的五大家族之人.便会作壁上观.

但苏衫冷却明白.唯有铁板一块.方才有和天元本陆势力谈判的机会.否则只怕便会被对方各个击破.

于是他随着林知之话音落罢.也同样爆出一声冷喝.眸子里的光芒.却是不断的在五大家族的修者身上打量着.

“非我九州之人.其心必异.诸位还等什么.一同诛杀异族.肃清衍州方才为是.”

云迁心头微微一颤.到了这种地步.沒有人猜不出苏衫冷打的是什么主意.

可他却仍然大喊出声.彻底断绝了任何人的后路……苏衫冷的喊声或许还能假装听不见.但你总得听见云迁的声音吧.

“云世兄所言甚是.”

在另外四大家族的家主应了一声后.这第二次出手.便彻彻底底的是用尽了全力.再沒有了丝毫的保留.

这一次出现在沈言面前的.不是一道.二十余道剑芒……而是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将半个天空都完全遮蔽掉的剑网.

上一次出手.因为低估了沈言的缘故.所有人大抵都是随意斩出一剑.所以那些剑芒才会各自为政.即便被硬生生的挤压到了一起.也沒能彻底的融合.

可这一次.不论是苏衫冷.亦或者是五大家族之人.都在配合着林知之.

于是那无数道剑芒.便以林知之手中飞舞的青色光芒剑意为起始.织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剑气大网.

当二十余位上境强者有心汇拢各自的力量之时.自然不会再出现先前那样凌乱无章的局面.反而是互相联合.彻底将沈言逼到了绝境.

也许再有片刻.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沈言.死來.”

“徐帘.任你狡诈如狐.今日也难逃一死.”

令沈言颇有些无奈的是.这九州大陆上一群家伙.似乎和当初想要抢夺断天刀的那群人并无两样.在动手的同时.还大肆的喊出一两句毫无意义的话來.

不过到了这种地步.已容不得他在分心和迟疑半点……

那剑气大网中渗出來的威势.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凌然彻骨的寒意.怕是一个不慎便会被彻底绞杀.连渣滓都剩不下來.

颜色各异的剑光充斥着天穹.闪烁少顷.待得所有人的斩出的剑芒都彻彻底底的融汇了进去后.林知之方才横剑虚化.以此为引.将剑芒纠结而成的剑气大网变得越发凝视.晶莹透亮.竟恍若丝丝密集的雨线.再看不出半点其他的颜色.

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林知之分明是半点活路都不给他二人留.

即便此刻的剑气大网因为变得晶莹剔透的缘故.使得原本被彻底遮蔽的半片天空恢复了原本的光亮.可沈言却察觉不到半分阳光洒落肩头的暖意.反而越发感受到无尽的森寒.

这因为林知之的操控.显得越发凝实.却又看起來虚幻无比的剑气大网.散发出來的死亡气息.浓烈的好似能让人窒息.

天地之间.沒有了半点其他的韵味.唯有森然彻骨的死亡气息.不断的朝沈言二人侵蚀而來.

那剑气大网成型的极慢.似乎林知之想要感受到徐帘的恐惧……但毫无疑问.后者从头到尾.连步子都沒有挪动丝毫.至于面上的平静.也一如既往.

林知之看到徐帘这幅模样.虽然明知道对方可能就是这种淡然相视生死的态度.但仍然有些恼羞.于是他手中青芒再虚空一划.以此为引.天空中那密集的.闪烁着丝丝银光的剑气大网.终于是不再盘旋.朝沈言和徐帘二人.当头扣下.

这可不是抓捕.若是等着这剑网实实在在的扣了下來……连沈言自己.都对龙象金身诀沒有任何的信心.

必死无疑.

两个聚灵境的修者.二十一个上境修者凝聚起來的最强一击.又怎可能是沈言同徐帘便能抵挡住的.

沈言从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于是他当机立断.便将龙象金身决迅速的运转了起來.

体内的真气随着龙象金身诀的运转越來越快.到了某一个瞬间……沈言直接将体内真气倏然掉转.前方掉头的真气和后方汹涌运转的真气轰然撞在了一起.

他身躯一颤.本就惨白的面色更白了三分.而那一口将要喷出的鲜血.也硬生生的被他吞回了腹内.

真气倒逆.便等同于爆体诀第五阶段龙象逆息被引动……但沈言这一次.却只是以爆体诀第五阶段的力量作为引子.

以此來诱发那用出來之后.他非死即残的爆体诀第六阶的力量..

天龙怒.

“异族之人.死死死...”

但不待沈言将体内那根本达不到标准的真气硬生生的化为天龙虚影.便听见皇城下方无数本來仿佛是在看热闹的修者.齐齐的朝着天空高呼出声.

所有修者都沒有动用体内真气.但整个皇城的修者汇聚在一起的声音.却也直动云霄.

沈言的心头不由得闪过了一丝惊诧.连体内真气.都被这汇聚成一股的恐怖力量震得微微一滞.这么多修者的信念汇聚在一起..

连天地法则都要被左右.所幸他和徐帘两人.并非是所谓的异族.只是两个从天元本陆來的外來者罢了.

归根结底.皇城之内的无数修者口中的异族之人.并非确切的在针对他.因而这齐齐高呼的声音除了让沈言感叹衍州修者的凝聚力.以及让他体内的真气略微一滞外.便沒有了任何其他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