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零九引雷

仙誓 六百零九 引雷

但就在沈言万念俱灰的时候.他的识海中却是微微一颤.而后一段心法和口诀.便缓缓的浮现了出來.

两仪阴阳.相生相克.相守相成……浑然无物.只分阴阳……当沈言“看”清这一段话的时候.整个人的目光终于是再度闪亮起來.

他觉察到自己脑海中.莫名的有着什么在跳跃着.颤动着.

细细的感觉了一番后.沈言方才赫然发现传递给他这讯息的來源.仍是断天刀魂.

但断天刀魂却并沒有从识海深处显性.他所能观察到的.仅仅是一道黑白相间的气流.

这正是导致徐帘青鸾之翼消散的罪魁祸首.两仪阴阳气.

沈言当时纵身从峡谷裂缝中追了出去.最后这道天地元气却被断天刀魂给吞噬了一样.跑进他体内后就再也找不到踪影.沒想到到了这种地步.却是突然冒了出來.

不知道为什么.

沈言在这一瞬间.再沒有了任何怯意……他无端端的睁大的瞳孔.苍白的面庞之上.却是闪现一抹凛然不可冒犯的威严.

“无乾无坤.唯阴与阳.”

沈言突兀的张开了嘴.而后一字一顿的呢喃出声.但这声音却仿佛晨钟暮鼓一般.直接在无数修者的心底深处激荡.

话音落罢.天空中当头罩下的剑气大网.似乎也无端端的凝滞住了一样.下落的速度变得越來越慢……越來越慢……

沈言的长发却因为他周身不断升腾的气势而凌冽的飞扬着.仿佛他置身于风暴源头一般.

他的左手.不知何时缓缓背负在了身后.悬于腰间.再沒有了其他的动作.

当这八个字的回音都彻底消弭的一干二净后.沈言方才抬起头看了一眼上空.

那剑气大网.离他和徐帘的头顶.已不足三丈.看似倏忽及至.可沈言偏偏沒有流露出半点焦急之色.反而是缓缓地.仿佛举着千斤重担般慢慢的将右手扬起.

大拇指紧扣在无名指与小指之上.食指与中指并拢遥遥虚指苏衫冷与林知之等人……

当沈言的两根手指扬起的高度超过了苏衫冷等人的头之后.他眸中的一切神色全部敛去.似乎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了一般.

“那么这是……”这句话虽蕴藏着无尽的威严.也带着一丝冷意.但多少还能听出是沈言的声音.

沈言那漆黑如墨.沒有了半点波动的眸子用一种漠视沧桑的目光望着林知之等人.

而后他扬起的右手.便从上至下.轻轻一划.

随着手指的虚空划动.仿佛从他的体内牵引出了什么东西一般.指尖处便盘旋起黑白亮色纠缠在一起的气流來.

“两仪震天雷.”这五个字.已经彻底的沒有了任何人类的情感.沒有威严.沒有先前的淡淡冷意……这声音已不能称之为平静.而是死寂.

当沈言指尖黑白二色的气流出现的时候.林知之和苏衫冷二人的眼中已经浮现了一抹忌惮之色.此时两人更是面色大变.

两仪震天雷是什么.或许他们并不清楚.但自沈言话音落下.他指尖黑白二色的气流便迅速扩散开來.转瞬之间.便已遮天蔽日.

这两仪阴阳之气.并非刻意直接凝聚成震天雷轰杀一切.

沈言是以此两仪阴阳之气为引.牵动九天之上的劫雷.两者相合.便是划分阴阳.相生相克的两仪震天雷.

当他体内那一团两仪阴阳气全部从指尖处逸散出來后.这黑白二色便旋转了起來.竟是沒有半分消散的痕迹.反而如一条巨龙般冲天而起.

黑白二色的气流扶摇着直上云霄.那无数剑气凝聚成的大网根本不能抵挡分毫……直接便被冲破开一个缺口.刚好不能完全将沈言和徐帘二人笼罩进去.

这黑白二色的两仪阴阳气沒入云霄深处后.沈言那漆黑如墨的眸子终于再度恢复了正常的神采.仿佛先前那凛然死寂的气息.根本不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一般.

沈言微微仰起头來.望着那已经隐沒云端深处的黑白二色气流.他的神色.却是比之先前不知要轻松了多少倍.

而徐帘却只是看了一眼后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过他在收回目光的一刹那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疑惑.

林知之与苏衫冷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沒有丝毫抵抗力便被冲破开來的剑气大网.似乎根本无法想象那黑白二色的气流.有着如此恐怖的威能.

正因如此.林知之才沒有在剑气大网被冲破的瞬间再度出手.他似乎也拿捏不准先前那几乎引动天地法则的两仪阴阳气.还有着怎样的后招.

剑气大网被冲破开一个巨大的缺口.加上林知之与苏衫冷对那突然出现的两仪阴阳气报之以一种谨慎的态度.于是沒有了他们二人的牵引.那汇聚在一起的二十余道剑芒.也便四处逸散.剑气大网直接奔溃了开來.

不过这倒也沒有丝毫的损失.因为剑气大网已经破碎了一个缺口.无法将沈言和徐帘二人笼罩进其中.消散与否.其实也无关紧要.

真正令林知之和苏衫冷在意的.还是那沒入云霄深处后便在沒有了其他动静的两仪阴阳气.

正所谓暴风雨前的平静.此刻越是显得平静.那么接下來爆发的力量才会更为恐怖.

林知之的注意力.至少有七成集中在天穹上……另外三成.则是集中在看似一脸惨白.毫无威胁的沈言身上.

不过直到近乎一刻钟过去.皇城下方的许多修者都开始议论纷纷的时候.天空中仍然沒有任何动静传來.

林知之的神色变得越來越难看.终于是忍不住的怒喝出声.

“……可恶.可恶至极.”

“本尊竟会被尔等这虚张声势的举动钳制……我倒要看看.到了此等地步.你还有怎样的后招.”林知之终于是阴沉着声音.满怀怒意的道.

而苏衫冷的眼底深处.也是掠过了一丝尴尬.看样子.他们两人似乎的确将沈言这“虚张声势”的举动给当真了.

(怎么回事.……那两仪阴阳气绝对是真的.而且我先前运转的九转雷霆引雷之法也绝不会有错.可现在的情形……)

现在的情形的确出乎沈言的预料了.他根本不知道该流露出怎样的一番神色才好.

喜.本以为可以借着两仪震天雷脱困.但沒想到似乎他被两仪阴阳气给放了鸽子……几乎一刻钟的时间.根本就沒有任何引來雷霆的迹象.如此一來.他喜从何來.

所以此刻说是惊讶倒也有.但他最多的还是无奈……心法正确.引雷之法正确.两仪阴阳之气也是真的.在这种情况却沒有引來雷霆.似乎无论怎么看.都有些太倒霉了.

林知之这个时候.似乎因为沈言三番五次的“戏耍”而愤怒到了极点.连手中的青芒剑都不由得微微颤抖了起來.

“如果你不怕死.大可以冲上前來试上一试.”

沈言虽然心头沒底.但也知道此时一露怯便彻底承认了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于是他心中虽然苦笑连连.但表面上却是做出了一副毫无畏惧的姿态來.看样子似乎真的胸有成竹一般.

(不能信……绝不能信.这小子……一定又在使诈.)

林知之心头一突.但转瞬间却直接将自己的念头压了下去.

“……小心到时候死无葬身之地.莫要怪我沒有提醒过你.”沈言吹起牛皮來根本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他一边说还一边用玩味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林知之.似乎在嘲讽他沒有胆量一样.

林知之犹豫了.

他又犹豫了……虽然心中几乎可以确信沈言先前的举动八成是虚张声势.可他仍然沒有胆量直接冲上前去.

因为那黑白二色的两仪阴阳气从沈言的指尖逸散出來后.所散发出來的气息.委实有些让他心惊肉跳.

冲上前去倒是简单.可若是沈言就等着抽冷子给他來一下的话……只怕到时候鹿死谁手也还不一定.所以林知之一时间.竟又是进退两难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