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两色

六百一十 两色

咚..

咚..

林知之的步伐根本沒有发出声音.但却仿佛砸在沈言的心头一般.这便是前者对于气势和真气的一种巧妙应用.

当他走出第十三步后.天地一下子变得暗淡了下來.

苏衫冷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只这一眼.他整个人的身躯都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了起來.再不能抑制.

只见原本云蒸霞蔚的天空.便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布满了浓密的乌云.

那是如墨色一般的云层.翻滚涌动.恍若黑色的浪潮般.

心智稍稍薄弱的人只怕是扫上一眼.便会被骇的手足冰凉不能自已.

天色也因为这个原因.好似从黄昏一下子转为了深邃的夜一般.是那种无星无月.沒有一丁点儿光亮透射下來的深沉夜幕.

唯有林知之手中的青芒剑.还在不断的吞吐着数尺來长的剑芒.

轰隆..

轰隆隆..

那种仿佛从心底深处传來的轰鸣声.直接便让下方皇城内的无数修者.齐齐吞咽了一口唾沫.

随着这轰然炸响.让人心神敬畏的雷鸣声响彻天地……天空中那不断翻滚的墨色云层.也是更为剧烈的涌动了起來.一浪高过一浪.

滋啦..

无尽的雷声轰鸣了半响之后.那深邃如墨的云层中.方才闪过一条巨大的白色电弧.似乎将这黑暗的天空都彻底的劈成了两截一样.

先有闪电.后闻雷鸣.这是众所周知的自然现象.但现在的情形却是诡异到了极点.竟正好是颠倒了过來.

那电弧是从无尽的云霄深处引來.而雷声却是直接在墨色云层中炸响……正因如此.才会出现先有雷声轰鸣.后有电弧闪现的诡异情形发生.

不过正因为这情形诡异到了极点.所以才更令人心中忐忑.

而沈言却是有些呆滞……因为在这白色的巨大电弧闪现的瞬间.他的视线竟然出现了短时间的恍惚.

要知道.他的肉~体因为修炼龙象金身诀的缘故.简直强悍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即便是林知之.若不动用体内真气.单纯和他以肉~体碰撞的话.就算一百个.也只不过是沈言多出几拳的事情罢了.

虽然看起來肉~体的力量和真气相错极大.但却可以单纯的举一个例子來说明.

假如林知之不依靠真气将手放在森寒刺骨的冰水之中能坚持一刻钟.那沈言便可以坚持一个时辰.甚至是数天数夜.

林知之不动用真气.将手伸进铁匠的熔炉中.在通红的铁水里搅一搅.顷刻间就会废掉.

沈言却只会感觉到疼痛.铁水能烫伤他的皮肉.但却绝烫不伤他的筋骨……这就是龙象金身的恐怖之处.

而拥有这样恐怖的肉~体.他的双眸自然不会弱到哪里去.即便不动用真气.看清数十丈外的情形.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即便是在午时直视天空中刺眼的太阳.沈言也根本不会察觉到什么刺痛和酸涩之感.

可他此刻不过是沒有來得及闭上眼睛.看了那白色的电弧一眼而已.竟然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了起來.

那这道闪电电弧中蕴藏着的光芒和炽热.又达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

沈言足足在原地闭着眸子.等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方才感觉眼里的那种炽热和胀痛感消散了开來.这个时候.他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眸.

但他此刻.却已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倒不是苏衫冷和林知之等人如何……他尚且受不得那种恐怖的刺目感.來不及用真气护住眼睛的其他人.又哪里会好过.

不过看起來似乎这一道电弧……似乎并沒有太过针对下方皇城之人.因为沈言并沒有听到下方的修者传來任何惊惶无措的声音.

如果下方那些修者也承受了和他同样的刺目感.那么只怕直接就会瞎掉.

來不及用真气护住眼睛的同时.又不是上境强者的话……绝不可能在那么刺目的光芒下安然无恙.

他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先前那漫天的黑色云层虽然仍是遮蔽着天空中的一切光芒.但这云层中却纠结着两道颜色分明的雷霆.

一黑一白.

白色的雷霆外密布着浅蓝色的电弧.而黑色的雷霆.却仿佛融入了墨色的云层中一样.可偏偏沈言一眼看过去.就是能察觉到那是一道雷霆.

这雷霆虽只两道.一黑一白.但细细看來.又好像是无数道细微的雷霆纠结在一起汇聚而成似的.却又不分彼此.

沈言愣在原地.根本不敢有任何其他的举动.因为黑色云团中的两色雷霆.此刻根本沒有任何宣泄下來的意图.好似凝滞住了般.

他可不想自己刚刚动用真气.便被当头落下的一道雷霆给劈个正着.

心中胡乱的思索着这些东西.沈言的目光却是缓缓的扫向了徐帘……后者好似刚刚睁开眼來一般.目光正好与他撞在一起.

“徐帘……你……”沈言震惊的道.

“怎么了.”徐帘刚询问出声.旋即便恍然.“你是指我为何能如此恢复过來的缘故么.”

“先前我看那黑色云层翻滚的太快.料來是你引动了云霄深处的雷霆.而后和两仪阴阳气汇聚在了一起.”

“所以我就率先闭上眼了……如此看來.苏衫冷他们这般模样.应该便是不小心看见了阳雷闪现.刺伤了双眸吧.”

徐帘话音至此.好像是沒有让沈言回答的意思.直接转头看向了云层中那如同静止不动般的两道雷霆.

“……你倒是谨慎.”沈言略微一愣.然后笑道.“不过苏衫冷和林知之他们.可就沒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等他们反应过來的时候.怕是已经迟了.”

“放屁.”林知之的眼睛一下子睁了來开.他的双眸一片通红.明显是被电弧刺伤.

不过听到沈言这般幸灾乐祸的话语.他却是根本忍不住让自己继续调息下去.虽然一时不慎让双眼受伤.但对于他这种聚灵境的强者來说.这都是些小问題.

“……”沈言纳闷的看了这个双目通红.愤怒到无以复加的家伙.却是有些无言以对.

貌似自己这会儿沒招惹他吧.沈言心头暗自嘀咕了一声.

他却是忘记了.先前他同徐帘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知将林知之激怒了多少次……这会儿天空中的阴阳雷霆.似乎更像是他用來戏耍对方的一样.

试问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林知之若是还能心平气和下去.连沈言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

“活该.”于是乎沈言翻了翻白眼.而后不屑的哼了一声.针锋相对的回敬了过去.

“你说什么...”林知之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般.勃然大怒道.他的眸子里隐见有流光闪动.却是在利用真气疏通眼内的筋络.

“我说你……活该啊.”沈言心头还对于这个家伙让自己重伤有些愤慨不已.因而根本就沒有丝毫客气的冷声道.

不过龙象金身诀的恢复能力.外加上断天刀魂保护他的神魂沒有受伤……所以这些许肉~体的伤势.竟然在两方僵持不下的这一段时间里.恢复了个三三五五.

至少从外表上看起來.沈言的脸色.已经沒有先前那般苍白无力了.

“你找死.”林知之深深吸了口气.却是说出了一句有些乏力的威胁话语來.

他此刻也知晓.如果这一次再不能将沈言或者徐帘中的任何一人斩于剑下.只怕他这个半步剑道圣者.就会成为衍州后一百年茶余饭后最大的笑谈.

“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沈言撇撇嘴.头顶那凝滞住的黑色云层和两色雷霆.让他感觉到极为的安心.

他有一种感觉.这两道雷霆已经不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被两仪阴阳气引來后.也许仅仅能保证不会轰杀他自己.

但此刻沈言却敢肯定.谁先出手.必然会引得云层里那两道看似凝滞住的雷霆轰然落下.

至于尝一尝这滋味的人他不知道会不会是林知之.但总而言之不会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