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一疑惑

六百一十一 疑惑

“我……”林知之的声音猛的提高了起來,但任谁都能看见他的双手在不断的颤抖着,这声音似乎在凝滞的天空中显得有些嘹亮,于是天空中的墨色云层,小幅度的翻滚了一下……

“……草……”

见此,林知之口中的最后一个字,直接就变成了喃喃自语,语气也从谩骂变成了花草的草。.

林知之为何会如此惊惧,那是因为他从天空中的两色雷霆中察觉到了一种独特的韵律。

那种独特的韵律唯有聚天地之灵的修者方才能察觉,不巧他正是聚灵之境,因而他几乎能从这两色的雷霆中嗅到一种杀伐之意。

一道雷霆落下,生死悬于一线,两雷同时落下,纵千万人,亦可轰杀。

这种气息有些沒來由的紧,可林知之却沒有丝毫怀疑……因为即便沈言和徐帘会骗他,会误导他,可天地法则所散露出來的凛然杀意,又怎会有假。

而这也正是顺天修炼与不顺意天意两种修炼者之间的差距……若是换做大长老在此,哪怕他的修为连上境都不到。

但也绝不会因为这雷霆,而硬生生的压下自己想要做的事,想要杀的人。

因为在大长老的字典里,沒有顺从这两个字,而他所修的,亦是唯心唯我唯剑唯苍生之道,如此一來,又怎会受天道钳制。

但林知之不是大长老,所以当他察觉到这两道雷霆一旦同时落在了他身上,至少都能让他伤势惨重的时候,却是根本沒有了先前的那番气势。

林知之虽然想杀了沈言二人不错,但却不敢用自己受伤,甚至于小概率的受重伤,乃至于极小概率直接身陨的代价來來杀掉对方两人。

虽然身陨的概率极小,重伤的概率也很小……但他却不敢去赌,毕竟只要稍有差池,就是后悔莫及的下场。

要是知晓了两道雷霆劈下來,他百分之百的只回受一点轻伤,那么林知之自然会直接冲上前去,不管不顾的杀掉沈言二人再说。

正因为不知道自己被两道气息极其恐怖的雷霆正面劈中的后果到底如何,所以林知之才会踌躇犹豫。

未知才会恐惧。

雷霆落下的后果谁也不清楚,这同样是未知的,所以必然也是令人恐惧的。

至少皇城下方的无数修者,虽感受不到那一黑一白两道雷霆的恐怖威压,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大咧咧的认为那墨色云层中的雷霆,就单单只是摆设。

说句不好听的话,只看先前那墨色云层翻滚起來的威势,就足以让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心头惊骇欲绝了。

(……是我料错了么,还是说……)

徐帘的眸子微不可查的眯了眯,他的目光在林知之与苏衫冷等人之间打量了一转,面上的神色却是沒有分毫变化。

在徐帘自己看來,任何事情都不能以百分之百的概率去猜测,这也是他为什么凡事都只说有八成概率的原因。

在他口中说出九成这个概率的时候,几乎已经等同于百分之百了,除了既定论外,九成这个概率已经是徐帘排除掉了一切可能的意外后,得到的答案。

而他对于同紫禁天索要寒月一事的后果,也已经是猜到了的,而这个可能性也真正达到了九成这个极高的概率……

可现在的情形却是,所有的一切都同他所想的背道而驰,无论是从一开始听到“寒月”二字便直接动手的林知之,亦或者在苏衫冷将他们带出來后。

事情发展到了这样几乎等同于水火不容的地步,都几乎让徐帘快要否定掉自己先前的猜测了。

(……按道理说,林知之在紫禁天内动手已经是极不符合常理了,)

(到了现在这种地步……看上去已经根本沒有了和解的可能性,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能在这种情形下改变林知之的决定呢,)

徐帘双手背负身后,右手却是不知何时,紧紧的将三枚铜钱握在了手中。

(那么在大胆的猜测一下……林知之如果改变决定的话,原因只会是两点,)

徐帘眼底深处的光芒剧烈的闪烁了起來,但是单单从外表上去看,却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端倪。

在有心隐藏的情况下,沒有人能看出徐帘心底真正到底在想些什么。

让一个人改变自己既定的观念,原因会是哪两点。

其实很简单,譬如说你明天要何人打架,然后这件事让你的家人知道了,他们强迫你留在家中……那这样的情况下,很可能明天这场架就打不起來了。

这便是其中的一点,原因在于某个和林知之关系密切,甚至于能影响他决定的人。

第二点,则是你的家人知道了你明天要去打架,然后警告了你一番,但是并沒有强行将你留在家中。

然后你第二天正要去惹是生非的时候,却突然的想起了家里人的叮嘱和警告,而你自己又比较孝顺的话,自然就会打消自己要去打架的念头。

所以第二个原因,仍然在于某个人的身上,不过这两个原因本质上却有些不同。

前者是强行对你做出限制,后者则是因为信任而只是简单的嘱咐你一番。

(……想要强行对林知之做出限制,那个人的实力只会比他更强,不过这一点倒是可以摒弃,只怕主要的原因,还集中在第二点上,)

徐帘如同抽丝剥茧一般,事情的原因在他的分析之下,变得脉络清晰起來。

其实分析,说白了就是摒弃掉不可能令这件事发生的因素,留下可能令这件事发生的因素。

留下的可能因素里,几率最大的那一个,便极有可能是正确的答案。

当你知晓的讯息越多,可以确定摒弃掉的因素自然也会更多,那么留下的可能性就会越少,正确的几率也就会越大,反之亦然。

所以为什么说,无论是布局,还是分析一件事,信息都是最主要的东西……沒有之一。

(也即是说,某个人对林知之嘱咐过一些什么……是关于寒月的么,)

徐帘的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样说來的话……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林知之知晓我们來讨要寒月剑这件事的解决办法了,换言之……)

(林知之所暂时忘却的东西,只怕便是某个人对他的嘱咐,)

(而那个人不采取限制他这种方式的缘故,只可能是不在近前……)

先前已经说过,事情会变成这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人,一个是那个人的嘱咐。

譬如说知道你明天要去打架,那么采取限制你行为的可能性,绝对比嘱咐你一番不了了之的可能性更大。

而这件事里,因素只有两点。

摒弃掉可能性小的,那只能说明,嘱咐林知之某些话的那个人,采取限制他举动的方法,才是最为正确的。

但凡事都有例外。

假如你的家人虽然知晓了你明天会去打架,但他们却并不在家……那么通过其他的联系方式,警告和嘱咐你一番,也便成了唯一的选择。

所以徐帘才会分析出可以对林知之产生影响的那个人,应当并不在近前。

否则他们索要寒月剑时,见到的人便不会是林知之,而是那个极有可能能限制后者举动的人。

徐帘念及此处,心中的疑惑终是稍稍消散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