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三雷霆落

六百一十三 雷霆落

ps:手机上传的章节.可能会出错.o∩_∩o~

苏衫冷话音落罢.目光便落在了不远处的徐帘身上……后者好似察觉到了什么般.微一转头.刚好便与苏衫冷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于是两人的嘴角都微微上扬了少许.似在相视而笑.

在这种压抑到极点的氛围下.时间仿佛都不再流逝一般.

但即便时间流逝的再慢.可也仅仅只是片刻不到的功夫.天空中那墨色的云层.便猛的剧烈收缩起來.

雷霆落.

千钧之势.万顷之威.

林知之的瞳孔在一瞬间收缩到了极致.苏衫冷竟是直接倒转过身形.而后拂袖一挥.竟是将身后五大家族的二十余人全部给掀飞了开去.

哗..

这突然之间的变动.让下方皇城的无数修者忍不住一片哗然.

不过此刻已有不少心思灵动之人.猜测出那两道感受到不到分毫气势的雷霆只怕威力绝对不小.于是便已有了退避之意.

随着皇城内哗然一片.许多先见之明的修者已经开始挪动起自己的步伐來.不过他们的动作.在那轰然落下的雷霆中.却显得缓慢到了极点.

想一想在场的无数人.唯有苏衫冷与林知之二人反应了过來.能做出少许防备的动作外.其余人.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离开两仪震天雷笼罩的范围.

雷霆之势汹涌澎湃.几乎非人能力能挡.

林知之几乎是一瞬间.脸色就一变再变.这个时候他方才察觉自己先前的念头是多么的可笑.

因为这震天雷完全将周遭所有的天地灵气抽了个一干二净.先前那凝滞的云层根本就不是沈言想要僵持住局面.而是因为两色雷霆在吸收天地灵气的缘故.

而且苏衫冷的猜测也沒有错.这沈言果真无法控制住这两色雷霆.

不管什么招数.一旦脱离了控制.那就会生出许多的变数來.而这两色雷霆.正是如此.脱离了沈言的控制后.绝对会变得恐怖数倍不止.

林知之甚至在天空中的雷霆纠结着落下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死寂的气息.

那是真真正正的死意.便好像是在提醒着他.有极大的可能性接不下这雷霆一般.

林知之很清楚.这种感觉不过是雷霆在激~荡着他的心神.毕竟以他聚灵境的修为.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他仍然不敢赌.因为那种暗示和感觉太过强烈……林知之觉得自己抵挡那雷霆的后果.至少也会是身受重伤.

但这个时候却也容不得他纠结.那两道雷霆好似劈开了天地一般.惊艳艳的从收缩到极致的黑色云团里探出头來.只是一瞬间.便已至林知之与苏衫冷二人头顶.

果不其然.沈言和徐帘虽然也在雷霆触手可及便能攻击到的范围之内.但那雷霆却并沒有攻击他们二人的意图.

当雷霆劈落.快要及身的一瞬间.林知之感觉自己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來.

不过他仍是运转体内剑气.而后硬生生的将其凝聚到极限.将自己笼罩在了其中.

而苏衫冷却是周身金色剑芒透体而出.硬生生的扯出数百丈的一方屏障……好似要将天空中落下的雷霆彻底抵消掉一样.

因为下方无数修者是苏朝的百姓.他若是如林知之一般.势必会导致雷霆在攻击到他们二人后.仍会径直的朝下方落去.

苏衫冷身为苏朝君主.自然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他才会做出这样一个.如同找死般的举动.

要知道.他们可不是沈言.也沒有那不可思议的龙象金身诀.

因此想要抵抗雷霆.唯一的办法便是依靠体内真气.如同林知之那般.将体内真气凝聚起來.以此來抵抗雷霆.

可如同苏衫冷这样将体内剑气完全扩散开來.至少覆盖了数百丈范围的举动……无疑是在找死.

这样的情形.就等同于他自己的防御降低到了一个极限.雷霆劈开那薄如蝉翼的淡金色的光幕后.便会直接落在他那毫无防备的身体上.

找死.白痴.无论是谁.看到苏衫冷此时的举动.都会在心底生出这样一个念头來.

但下方皇城的无数修者.却仿佛是看着神袛一般注视着天空中那个修长的身影.

皇城内的无数修者.在苏衫冷拂袖掀飞五大家族之人.而后独自一人撑起这漫天光幕后.便已经察觉出了些什么.此刻无数修者的眸子里.不由得同时掠过一抹担忧.

因为天空中那个想要替他们拦下雷霆的人.是苏朝君主.苏衫冷.也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帝王.重苍生百姓的皇帝.

沈言的眼底也泛起一丝莫名之色.不过他却不会去怜悯或者担忧苏衫冷……到了聚灵境这样的地步.对方怎样去做.那就是对方自己所走的道.

更遑论.他就算想要插手.也根本管不到……因为那落下的雷霆.已经接触到了那淡金色的剑幕.更遑论沈言也根本无法控制这两仪震天雷.

苏衫冷话音落罢.目光便落在了不远处的徐帘身上……后者好似察觉到了什么般.微一转头.刚好便与苏衫冷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于是两人的嘴角都微微上扬了少许.似在相视而笑.

在这种压抑到极点的氛围下.时间仿佛都不再流逝一般.

但即便时间流逝的再慢.可也仅仅只是片刻不到的功夫.天空中那墨色的云层.便猛的剧烈收缩起來.

雷霆落.

千钧之势.万顷之威.

林知之的瞳孔在一瞬间收缩到了极致.苏衫冷竟是直接倒转过身形.而后拂袖一挥.竟是将身后五大家族的二十余人全部给掀飞了开去.

哗..

这突然之间的变动.让下方皇城的无数修者忍不住一片哗然.

不过此刻已有不少心思灵动之人.猜测出那两道感受到不到分毫气势的雷霆只怕威力绝对不小.于是便已有了退避之意.

随着皇城内哗然一片.许多先见之明的修者已经开始挪动起自己的步伐來.不过他们的动作.在那轰然落下的雷霆中.却显得缓慢到了极点.

想一想在场的无数人.唯有苏衫冷与林知之二人反应了过來.能做出少许防备的动作外.其余人.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离开两仪震天雷笼罩的范围.

雷霆之势汹涌澎湃.几乎非人能力能挡.

林知之几乎是一瞬间.脸色就一变再变.这个时候他方才察觉自己先前的念头是多么的可笑.

因为这震天雷完全将周遭所有的天地灵气抽了个一干二净.先前那凝滞的云层根本就不是沈言想要僵持住局面.而是因为两色雷霆在吸收天地灵气的缘故.

而且苏衫冷的猜测也沒有错.这沈言果真无法控制住这两色雷霆.

不管什么招数.一旦脱离了控制.那就会生出许多的变数來.而这两色雷霆.正是如此.脱离了沈言的控制后.绝对会变得恐怖数倍不止.

林知之甚至在天空中的雷霆纠结着落下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死寂的气息.

那是真真正正的死意.便好像是在提醒着他.有极大的可能性接不下这雷霆一般.

林知之很清楚.这种感觉不过是雷霆在激~荡着他的心神.毕竟以他聚灵境的修为.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他仍然不敢赌.因为那种暗示和感觉太过强烈……林知之觉得自己抵挡那雷霆的后果.至少也会是身受重伤.

但这个时候却也容不得他纠结.那两道雷霆好似劈开了天地一般.惊艳艳的从收缩到极致的黑色云团里探出头來.只是一瞬间.便已至林知之与苏衫冷二人头顶.

果不其然.沈言和徐帘虽然也在雷霆触手可及便能攻击到的范围之内.但那雷霆却并沒有攻击他们二人的意图.

当雷霆劈落.快要及身的一瞬间.林知之感觉自己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來.

不过他仍是运转体内剑气.而后硬生生的将其凝聚到极限.将自己笼罩在了其中.

而苏衫冷却是周身金色剑芒透体而出.硬生生的扯出数百丈的一方屏障……好似要将天空中落下的雷霆彻底抵消掉一样.

因为下方无数修者是苏朝的百姓.他若是如林知之一般.势必会导致雷霆在攻击到他们二人后.仍会径直的朝下方落去.

苏衫冷身为苏朝君主.自然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他才会做出这样一个.如同找死般的举动.

要知道.他们可不是沈言.也沒有那不可思议的龙象金身诀.

因此想要抵抗雷霆.唯一的办法便是依靠体内真气.如同林知之那般.将体内真气凝聚起來.以此來抵抗雷霆.

可如同苏衫冷这样将体内剑气完全扩散开來.至少覆盖了数百丈范围的举动……无疑是在找死.

这样的情形.就等同于他自己的防御降低到了一个极限.雷霆劈开那薄如蝉翼的淡金色的光幕后.便会直接落在他那毫无防备的身体上.

找死.白痴.无论是谁.看到苏衫冷此时的举动.都会在心底生出这样一个念头來.

但下方皇城的无数修者.却仿佛是看着神袛一般注视着天空中那个修长的身影.

皇城内的无数修者.在苏衫冷拂袖掀飞五大家族之人.而后独自一人撑起这漫天光幕后.便已经察觉出了些什么.此刻无数修者的眸子里.不由得同时掠过一抹担忧.

因为天空中那个想要替他们拦下雷霆的人.是苏朝君主.苏衫冷.也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帝王.重苍生百姓的皇帝.

沈言的眼底也泛起一丝莫名之色.不过他却不会去怜悯或者担忧苏衫冷……到了聚灵境这样的地步.对方怎样去做.那就是对方自己所走的道.

更遑论.他就算想要插手.也根本管不到……因为那落下的雷霆.已经接触到了那淡金色的剑幕.更遑论沈言也根本无法控制这两仪震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