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四我来

六百一十四 我来

“逼有机.几哎木.”沈言喃喃自语了两句.“还有人型战斗机……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徐帘.你知道么.”

沈言这个时候并沒有转过头去.如果他转过头去的话.会很诡异的看见.徐帘的眼中.竟也充斥满一种绞尽脑汁的不解之色.

“……我來.诸天静寂.”

沈言话音落罢的一瞬间.一个蕴满无上天威的声音突兀的响彻整个天元世界.

这一刻……包括身在在天元本陆的大长老.包括已能触摸到雪天穹之巅那些星辰的玄天素女.也包括了沈言、徐帘.乃至苏衫冷等人……都完全的凝滞在了原地.

便是连天元世界的天道.都在这一刻完全沉寂住了.

于是这一方世界的时间便不在流逝.花草不在生长.河水不在流淌.凡人的生命气息也完全静止住.

唯独衍州皇城上方的天空中.在一阵细微的空间波动后.一个虚幻的身影缓缓浮现.

这虚幻的身影略有些模糊.身上穿着一种天元世界从未出现过的服饰.脚上的鞋子也印着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标志.他的手中.竟还拿着一个苹果.

待得微微一愣之后.这身影急急忙忙的将自己手中咬了半口的苹果扔掉……而后拂袖一挥.他身前的沈言等人.沉寂的眸子里.方才再度有了生机.

而这男子身上的服饰.却也变成了天元大陆极为平常的深灰色长衫.

林知之根本沒有感觉到任何不妥.他们甚至连任何的声音都沒有听到……至于上方那个虚幻的身影.也仿佛是直接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一样.

不过林知之这个时候倒來不及做出任何其他的举动.他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个一袭深灰色长衫的男子.然后察觉到一道恐怖的毁灭之力朝自己袭來.于是顷刻间便大喊出声.

“救人.”

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个突兀出现在半空中的男子.竟然还有闲心挑了挑眉头.而后方才用一种轻飘飘的语调吐出三个字來.

“……散了吧.”

这声音好似一道清风般不起涟漪.但偏偏天空中那墨色的云团.以及纠结在一起.好似一条巨龙般汹涌劈落的雷霆.只发出了一声“啵”的轻响.便彻底烟消云散.

天空再度恢复一片清明.不过云霞中的氤氲暖红色.也已经变得愈來愈少……而夕阳早就跌落到了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

这震撼人心的一幕……按理说应该会让很多人发出惊呼声.不过林知之却沒有听到下方传來什么响动.于是他在面前的雷霆消散后.眨巴了一下眼睛.咽了口唾沫后.终于是忍不住的低头看了看.

下方的一切……都静止着.

所有的修者都维持着一成不变的表情和动作.连带着有些人扬起的长发.都一直飘扬在半空中.甚至于不知从何时起.周围竟沒有了一丝的风.

林知之纵然知晓这个男子的恐怖.但仍是沒有料到……他的实力居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如果林知之知晓.除了他所在的这一小片区域外.整个天元世界的时间……无论是狭义上的.还是天元世界这一方天道所记录着的广义上的时间么都完全停止流逝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被震惊的晕厥过去.

林知之低头查看下方的情形不过是下意识的举动.而当他抬起头來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神一般的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

林知之顷刻之间便面色惨白了下來.他根本不知道对方因为什么而皱眉.

“……我说.回來.”

回來.让谁回來.林知之疑惑的四处看了看.倒是和沈言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两人都发觉到了对方眸子里的疑惑.

但接下來的一幕.却让沈言.林知之.苏衫冷乃至于徐帘.全部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那深灰色长衫的男子.仅仅只是将食指和拇指虚握着.轻轻的往上提……那早已沒有了任何变动的黯淡天色.竟是一点点变得明亮了起來.

从傍晚变成黄昏.从黄昏转为白昼.从白昼转为正午.

当男子虚握着两根手指.仿佛抓住已经被他拉扯到天空中的那一颗太阳时.沈言整个人.已经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变成了白痴.

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前世今生加起來的认知……这是仙人么.即便是前世那些所谓的仙.只怕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本事吧.

深灰色衣衫的男子虚握着两根手指.将太阳上下拉扯一番.使得照耀下來的光芒处于并不刺眼.但又最明亮的程度时.方才松开了手.

即便是被他拉扯着的时候.天空中的那颗太阳也一直沉寂着.只是本能的散发着光芒.

因为整个天元世界的时间.在这一刻都彻底的凝固着.沒有丝毫流动的意思.

而沈言也能很清晰的感觉到.他们之所以能动能有了知觉.并非是这个男人解除了周围的这种封锁.好像是将他们暂时的剥离了整个天元世界一般.

“还是白天好些.”虚幻的身影拍了拍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他的目光.方才慢悠悠的落在了林知之的身上.

“小子……你喊我做什么.还有……我怎么坑你了.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不知道轮回到哪里去了好不好.”男子话音落罢.在他挪动太阳之时便已经震撼到双目圆睁的徐帘.却是猛的将瞳孔收缩到了极致.

“不灭剑神..林沉.”徐帘的声音.带着一丝震惊.但却斩钉截铁.沒有丝毫动摇的意思.

因为他先前也时间将林知之那大喊的几句话听了个真切.虽然逼有机之类的他并不了解……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知晓另一件事.

不灭剑神.你坑死我了.这句话是从林知之口中冒出來的.而现在这个男子又说喊他做什么.如果到了这种地步.徐帘还猜测不到对方的身份.那未免也有些太好笑了点.

“唔……是我.”林沉眼中倒是无悲无喜.倒也沒有因为徐帘的逾越而生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三万年.三万年前的人物……竟然在今天.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虽然只是一个虚影.但沒有任何人怀疑.只要他想.可以让整个九州顷刻间烟消云散.

沈言都忍不住的有些激动.三万年.这是何等漫长的一个时间段.不过转瞬间……他的激动却又是消散了开來.

毕竟身边还有一个更变态的……心神在须臾幻境里.度过了十八万年的存在.

“果然可以……”徐帘听到了林沉的回答.整个人却是忍不住的喃喃了起來.眼底还泛起了一丝火热.

(跳出天元世界.绝对是能做到的事情.唯一的一点就是不知道.沈言能不能在我有生之年修炼到这样的地步.)

徐帘好似就是这样的性子.虽然林沉先前的举动令人极其惊讶.不过好想他更多的还是激动……因为林沉的到來.表明了跳出天元世界.是一件切实可行的事情.

“苏幕遮第一百一十七世孙.参见林沉先祖.”苏衫冷的惊讶.自然不会比林知之少多少.

但他在惊讶之后.更多的还是欣喜……而且先前那提着太阳左右挪动的一幕.已经打消了他所有的怀疑.

于是在林沉点了点头之后.他便直接伏身跪倒在地.朗声恭谨道.

所幸此时五大家族的人.以及下方那个皇城的无数修者都已经彻底的被“冻结”住了.所以他这一番姿态.倒是沒有引起轩然大波的可能性.

毕竟沈言和徐帘.都不会闲到这种地步跑去大肆的宣扬类似于苏衫冷下跪这样的事情.

“何必称呼我为先祖.若是幕遮兄在天有灵知晓.只怕也会想要痛骂我一顿.说我跑來占苏家后人的便宜了……”

林沉倒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的话也透露给苏衫冷一个讯息.那就是苏幕遮的的确确已经身陨了.

“先祖有训.不灭剑神对苏家有不世之恩……无论日后是否得见.都要以持先祖之礼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