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五泄露

仙誓 六百一十五 泄露

“林知之.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你喊我做什么...”

看着林知之一脸惊慌的模样.林沉心中暗笑.面上却是摆出了一副阴沉如水的表情.

林知之在这个前世收走自己的魂魄.让自己转世到天元大陆的恐怖存在面前.根本沒有了任何骄狂跋扈的气焰.看着林沉那一副面沉如水的表情.他额头的冷汗.也不由得涔涔而落.

林知之这个时候.已经是快要奔溃了.他哪里能知晓仅仅是自己抱怨性的一声大喊.便直接引出了根本不在天元世界内的林沉來.

所以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解释.总不能实话实说我就是为了喊你的名字发泄一下心头的不爽吧.

的确是发泄.林知之虽然也沒有办法如同苏衫冷那般防护住下方的无数修者.但保住他们两人的性命.他还是有信心做到的.

但如此一來.下方皇城之人.必然尽数身陨……所以林知之才会在看到林沉的一瞬间.喊出救命这两个字來.

而他不知道怎样去解释.天空中那个虚幻的身影.却也只是用一种很沉静的目光望着他.好似并沒有丝毫的不耐一般.

对了.林知之苦思冥想了片刻.终于是想出了托辞.

“不灭剑神.今日之事.万万怪不得我.”林知之话音落罢.便看见林沉目光中掠过一丝不置可否的笑意.于是急忙继续说了下去.

“实在是因为这二人.无端端的从天元本陆跑來衍州.问我讨要‘寒月’……”

“你说……寒月.”林沉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淡淡的疑惑.似乎是有些不敢肯定的模样.竟是再度询问了一声.

“千真万确.如果不是这两人想要讨要寒月的话.我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林知之见状.心头却是一喜.忍不住急急忙忙的点头道.

他现在哪里还有其他的心思.只盼着沈言不会找他的麻烦.已是无比的幸运了.

“那你可还记得……当初.我同你说过一句话.”林沉眼底的疑惑倏然敛去.转为了厉然.甚至细细去看.他的眸子深处.还泛起一抹火热.

当初……当初.林知之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方才怔怔的将目光落在了沈言两人身上.

“紫禁天禁峰之上.有着一柄名为寒月的巨剑……待你修为有成后.替我守护寒月百年期限.哪怕……不惜生命.要定要保寒月安然无恙.”

“若你因保护寒月而死……只要陨落在天元世界内.哪怕你连尸骨都化成了灰烬.我照样让你重回人世.”

“反之亦然.无论你有任何的理由.只要寒月剑出现任何损失……我便叫你.难入轮回...”

林沉当初在地球救了他以后.却是极其郑重的.再三叮嘱了他这么一件事.而那最后的威胁.却也是无比的沉重.

林知之自然是死死的将这几句话记在了心上.哪怕五十年过去.也丝毫不敢或望.只因为保护寒月.简直就是等同在保护他自己的生命.

“你再想想.”林沉瞟了他一眼之后.淡漠道.

远处的沈言却早就被这一连串的发生的事情弄得目瞪口呆.不过听到林沉和林知之的对话后.他还是忍不住望向了徐帘.

“……徐帘.沒想到你这妖孽果然猜对了.那林知之好像的确忘了什么东西……竟然连林……不灭剑神都提醒他好好想想.”

沈言本想直接称呼林沉的.但想了想.对方毕竟是三万年前之人.又是这般手眼通天的存在.所以话到嘴边却是转了称呼.

徐帘听到他明显震惊多于调侃的话.却也是沒有多大的反应.正想和沈言说说什么排除法和既定论的事情.便看见那半空中的虚影已是在晃动之间.站到了自己两人面前.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紧锁眉头沉思的林知之方才如同回魂一般.一下子抬起了头來.口干舌燥的喃喃出声.

“……在这百年期限内.若是有人來索要寒月.你便问一问对方……算了.想來百年之内.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个时候.他总算是想起了林沉当初的第二句话.不过这句话之后沒有夹杂着任何利益.也沒有任何威胁……所以林知之.竟是选择性的遗忘掉了.

待得他喃喃声方罢.林沉便拂袖而过……苏衫冷与林知之皆是面色再度凝滞.整个人.也沒有了丝毫的动作.仿佛连呼吸都停止般.

沈言不由得对这种神鬼莫测的手段暗暗心惊.不过他却也沒有恐惧这种情绪……至多也就是震惊无比罢了.

毕竟到了不灭剑神这种连整个世界都不放在眼中的存在面前.他们两人.实在比两只蚂蚁强不了多少.只需要一根指头.就能碾死亿万.

而徐帘……指望他会害怕.或者说露出任何平静之外的表情.那简直就是一种奢望.

在先前猜出林沉身份的时候.那一丝浅浅的讶然.都是给足了不灭剑神面子的表现.

那穿着深灰色长衫的虚影有些透明.但给人的感觉.却如同真实的.有血有肉的躯体一样.

徐帘对此也沒有表露出任何的兴趣.他只是平静和林沉对视着.

直到少顷之后.林沉的嘴角方才掠过一抹古怪之极的笑容……然后沉吟了一下.方才询问了一个问題.

“……你们不是这里的人.”

“我们肯定不是九州大陆的人啊……要是知道我们底细的话.林知之他也不会见我们吧.更别说苏衫冷还会带着我们去紫禁天了.”沈言撇撇嘴.似乎为林沉的智商担忧.

林沉咧嘴一笑.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的确并非是天元世界之人.”徐帘却是明白林沉的那个问題.潜意思里到底是在询问些什么.于是便毫不意外的点了点头.

他对林沉询问出这个问題來.好像并沒有觉得不妥.好像林沉本就该这样去猜测……或者说询问出这个问題來一样.

“徐帘.”沈言目瞪口呆的看着徐帘就这样将自己最大的秘密给泄露了出去.于是只能有气无力的喊出了声來.

“那副模样做什么.”徐帘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后道.“天元世界与你那所在的神州.本就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而且那林知之也是被不灭剑神从另外一个世界送到天元世界的.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担心自己的秘密泄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