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五对弈

六百一十五 对弈

沈言刚刚想到这里.心头便更是肯定.

(怪不得.怪不得叫做惜诵残页……这并非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它的的确确就是《惜诵》的一张残页而已.)

不过这个时候.他却也沒有开口去询问林沉这些东西.

因为这前前后后的许多东西联系在一起.连沈言自己都觉察到了有些不对劲……似乎冥冥之中自己所要经历的一切都是布置好的般.

徐帘所说的一切.也并非初听见时那样的难以置信的.

柳霓裳和自己.大长老.以及中神策之间的联系……以及断天刀魂的不可思议.蝶依面对惜诵残页时的态度……

一切的一切都有些令人不可思议.但如果将这些抽丝剥茧般的一点点联系起來.便的的确确让人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被隐藏起來了一样.

不过对于沈言來说.渐渐地认同牵扯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的确如同徐帘所说的一般复杂……并不代表着他就能管中窥豹.将隐藏起來的事情看个一清二楚.

对比武力的话.一百个徐帘加起來也就是战斗力“5”的渣渣.

但对比妖孽程度的话.一千个他加起來.都会被徐帘从头到尾.算计的死死的.只怕连挣扎的机会都不会有.

沈言心中这般念头他不说.自然也便无人知晓.

而且徐帘和林沉两人的心思.这会儿也的确不在他的身上.

林沉在喃喃自语完那句话之后.便在原地沉吟了起來……而徐帘似乎也在思筹着什么.于是乎一时间又变得安静了下來.

不过小片刻之后.林沉似乎终于想通了什么般的抬起头來.这个时候.徐帘也正好抬起了自己的头.两人的目光瞬间撞在了一起.

但并沒有人所想象的那种冲突感.林沉的眸子里反而露出了一抹笑意.这笑意很真诚.

即便知晓对方是个活了三万年的“老怪物”.可能心性比自己要沉着稳健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沈言也很确切的感觉到了这笑容里的真诚意味.

虽然现在似乎局势有些让人紧张.但沈言却觉得自己和徐帘或许应该相信这个不灭剑神.不为其他的什么.只因为对方眸子里的那一抹温和的.真诚的笑意.

当然.如果这种真诚是林沉佯装出來的话.那沈言也唯有自认了.

不过他所幸沒有直接开口说出什么话來.也沒有任何其他的举动.只当沒有看见林沉眼中的那一丝笑意.

因为他总算还记得.对于做出什么决定.徐帘会比他更清楚.

徐帘有沒有一对能直视人心的眸子沈言不知道.但他却明白……这个妖孽做出的任何决定.都只看几率.

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几率.就是他的选择.

不用去琢磨人心.只需要洞察全局……自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给自己带來利益.还是损耗.

只看几率.不看人心.

自然不会被扰的愁眉苦脸.因为洞察全局也许难.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也许更难……可总比看清世间最叵测的人心这件事.要简单的多.

徐帘和林沉互相对视了片刻之后.却并非后者先开口.反而是徐帘平静的声音先响了起來.

“你是天元世界的人.”

沈言听到这个问題.却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换成是他.却是绝对不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題來了.但他却知晓.徐帘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去询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題.

之所以觉得莫名其妙.仅仅是因为他对于某些东西.看的还不够透彻和清晰而已.

“是.”林沉刚刚消散的笑意.又是因为嘴角微微上扬而浮现了出來.“也不是.”

徐帘好似对这个代表的意思很明白.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否则他也不会询问出先前那看似莫名其妙的话來.

但沈言不明白啊.他现在完全就如同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般.

不过所不同的是.他根本不是懵懂无知.而是郁闷无奈到了极点.

这俩家伙在说些什么.打什么哑谜.这两个念头此刻便成了盘旋在沈言脑海之内的唯一想法.而且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这倒是并不怪他.毕竟徐帘和林沉这两个人之间的哑谜.也打的有些太夸张了点.

“……寒月剑.我们可以取走.”徐帘问了第二个问題.

这句话的意思沈言自然是听明白了.一瞬间他也有些紧张了起來……因为先前林知之回忆时的喃喃自语.已经表明了林沉对于寒月的看重.在他看來.徐帘在这样的情况下询问这个问題.简直是有些胡闹.

不过预想的情形根本就沒有发生.林沉莫说是暴怒的前兆了.即便是连一丝惊讶都沒有.反而是沉静的点了点头.

“既然我來了.那寒月剑.你们自然便可以带走.”

这一次林沉的回答却并非是先前那种.是也不是的哑谜了……可沈言越听就越糊涂.明明是他让林知之保护寒月剑.怎么这会儿又如此大方的拱手相送了.

徐帘在这种时刻.内心紧张与否倒不消提.但他也不可能说一句话.就给沈言解释一句.因此也便只当沒有看见后者眼中的那些疑惑.

“你來天元世界.想要做些什么.”徐帘听到林沉的回答只是点了点头.也沒有丝毫奇怪的样子.皱着眉迟疑了一下.方才询问出声.

话音落罢.沈言便感觉林沉那虚幻的身影略微一滞.旋即他那虚幻.但又能让人看的极为真切的面庞上.就露出了一丝极为古怪的神色.

在这丝古怪之色露出來之后.林沉迟疑了一下后.却是摇了摇头.不过看起來并非是什么也不想做的意思.

“这个倒是不能说.”

至于为什么不能说.林沉沒说.徐帘也沒有问.他在听到这个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的回答后.心头略微叹了口气.便将问題的范围缩小了许多.

“那你來天元世界.可是为了沈言.亦或者说我二人而來.”徐帘的这个问題.却是让一旁的沈言一下子集中起精神來.

毕竟他身上牵扯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本來按理说秘密这种东西.他自己应该都不大知晓……可是在徐帘当初的分析之下.沈言也只能尽可能的谨慎行事.以免就莫名其妙的落入了什么陷进之内.

毕竟在徐帘的分析中.他背后最终“对弈”的.或许并非一个人.或者说是单纯的一方势力.而是一正一邪两方.

甚至于这局棋.并非是一子接着一子.无定势的围棋.而是已经摆好了车马炮.规定了马走斜日象飞田这种路数的象棋.

虽然同样是对弈.但后者已经是摆好了“局”的.只需要出手.而且不能用车去干马的事.也不像真正的战场般.知不敌后.将帅还能下令让兵卒撤退.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沈言自然是越想越沒有底气……所以他更想知晓这背后到底隐藏了些什么事.

如果能从林沉这里知晓一些东西.似乎也不错.

毕竟无论正与邪.对方打着什么目的.沈言也根本猜不到.所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谁知道在两方的对弈中.自己到底处在什么位置上.

可惜林沉并沒有说出什么沈言希望知晓的“秘密”來.他这一次却是连犹豫都沒有.直接便摇了摇头.

“这个.也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