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七体系

六百一十七 体系

“有些事情,我不能说,你也不必问,我并不能在天元世界中出现太久,也是时候离去了……”

林沉说完这句话,便抬了抬自己虚幻的手掌,然后方才望向了徐帘。

“还想知道些什么,那就尽量挑你认为我能回答的问題问吧,免得浪费时间。”

徐帘沉吟了少顷,也不过是呼吸之间的功夫,便询问出了一个他明明知晓答案的问題。

“所有的修者,都是有机会跳出天元世界的吧。”

林沉不禁莞尔的看了徐帘一眼,旋即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才能跳出天元世界。”徐帘问出了第二个重要的问題,这个问題他也不清楚林沉是否能回答。

毕竟林沉在顾忌着什么,或者说被什么钳制影响着,而不能回答他先前的那些问題,徐帘是一无所知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便是,林沉即便有所顾忌,对象也绝不会是天元世界的天道。

“当你……”林沉刚刚说出两个字,整个人那虚幻的身躯便不停的闪烁起來,仿佛顷刻间就会消失似的。

“天元世界的意识开始排斥我了……”林沉心底暗道一声,语速也变得稍快了一些。

“可以触摸到雪天穹之巅,那无数星辰的时候。”

触摸到雪天穹之巅的星辰,便能跳出天元世界么,徐帘在心头喃喃道,却是沒有了其他想要询问林沉的话。

他想问的,林沉必然因为某些缘故不能说,那么他现在想知道的东西,也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所以那些沒必要问出口來的东西,徐帘自然不会再去出声询问。

雪天穹之巅,沈言的心中微微一动,不过却并沒有说话。

他虽然沒有说话,但林沉反而是温和的对他笑了笑,而后说出了一句略有些莫名的话來。

“若你真能跳出这天元世界,便去银河世界走一遭吧……在地球,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地球,银河世界,沈言刚刚想要问些什么,却见林沉那虚幻的身影已经倏然化为轻烟消散开來,只留下一句他与徐帘才能听到的若有若无的声音。

“我走……诸天方动。”

天空中那被提起的夕阳,仿佛在一瞬间便回到了先前那跌进远山的位置中般。

于是天色再度黯淡了下來,清风开始吹拂,空气开始流动,天元世界的时间再次开始流逝。

换言之,林沉现身的这小片刻中,被凝滞住的天元世界,连时间都是处于静止的。

所以无论是从狭义上,还是从广义上……都等同于什么都沒有发生,什么都沒有发生一般。

仅仅有沈言与徐帘等寥寥几个人,方才清晰的觉察到先前的一切是多么真实。

“徐帘……”沈言刚刚开口想要问些什么,却发现徐帘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于是也只好暂时的放下了自己心头的那些不解。

这个时候,林知之与苏衫冷和五大家族的人方才如梦初醒……而下方皇城的修者,却是有些莫名其妙,明明自己沒有眨眼,怎么一瞬间那墨色云团就不见了。

而且苏衫冷和林知之居然还退开了那么远……这些修者也唯有感慨天空中那些大能动手之时的速度,果真不是自己所能看清的。

苏衫冷这个时候早就忘记了什么天元本陆势力的报复,他一直都在感应着自己体内那若有如无,可有真实不虚的气息,生怕一个眨眼,它就沒了影踪。

苏衫冷在这一刻,感觉压在自己心头的那些重担一下子变轻了不少。

其中有一方面是因为林沉还活着,能带给他一些安慰,毕竟苏朝真正面临危难的时候,对方应该不会袖手旁观。

另一个方面则是体内这一道不灭剑气了,抵挡足以灭掉天元世界的一击,这是什么样的概念,苏衫冷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形容,但也知晓任何的语言,都无法准确的将这一道剑气的威力用固定的言语表达出來。

五大家族的人自然是一无所知的,他们在连时间都被凝固住的天元世界里,压根就沒有先前那些事情的记忆。

或者换一种说法……天元世界的天道法则本身,也根本就无法从时间中翻出先前那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

因为先前那小半刻钟,林沉是以莫大能力硬生生的将沈言与徐帘而人拉到了天元世界之外,所以先前的事情……在天元世界,其实是沒有发生过的……

听起來很矛盾,但这样的说法去沒有错。

哪怕有人能达到跳出天元世界的地步,然后站在天元世界之外,有目的的去查探天元世界的天道中沈言与徐帘身上发生的事情……也是无法看到林沉出现的那一幕场景的。

天道本身时间沒有流动,即为时间合理。

而林沉先前等同于是将沈言与徐帘,暂时的拉到了天元世界之外……天道本身时间凝滞,所以天道自己是无法知晓这一段时间里,自己的世界里,沈言与徐帘突兀消失这么一个细节的。

变相的说,沈言与徐帘在天元世界天道的时间轴线上,是仍然存在的,并沒有突兀消失和再度出现这一段时间的记载。

也就等同于,沈言与徐帘先前所在的位置,在天道自己的记忆中是沒有发生任何变化的,也就是说这一方空间沒有变动,也即为空间合理。

时间合理,空间合理的情形之下……在天元世界里,所谓“不灭剑神林沉出现在天元世界和徐帘与沈言有过交谈”这一句话,是不成立的。

因为天道本身在天元世界时间合理,空间合理的情形下,是不会与自己的意念发生驳论的。

而“林沉出现在天元世界”本身就与天元世界的天道法则相驳论,可天道法则却又不认为在时间合理,空间合理的情形下会出现这种驳论。

于是“林沉出现在天元世界”这件事,在天元世界里,就是假的。

哪怕林知之这会儿想不通了,显摆着将这件事昭告天下,说出“刚刚不灭剑神來过了,你们这些人都不知道”这种话。

五大家族那些可以冥冥感应到天道的人,自然会从冥冥中得到提示,知晓这件事是假的。

所以林沉此举,便极有深意了。

不过也仅仅只是在天元世界,一些能感应天道的人哪怕听到了“林沉來过”这种话,也会得到天道的提示知晓“林沉沒來过”。

这便是天道法则恒定论。

譬如说可以触摸到雪天穹之巅的星辰时,就可以跳出天元世界这个法则就是如此。

哪怕你的修为已经到了可以一剑将天元大陆的天穹都捅个窟窿的程度,你也无法直接从自己刺穿的窟窿中跳出天元世界。

即便你有这样的实力,在天元世界的壁障处,也会被整个世界的天道阻拦,如果你能硬顶着天道威压冲出这个壁障或者说薄膜的话……

很抱歉,仍然跳不出天元世界。

在你冲出去的一瞬间,到达的另外一个世界的天道,就会得知……你违背了法则,钻了漏子才跳出天元世界的,然后就会直接把你排挤回去。

也许某些人会觉得,既然都能将天穹刺破了,那我直接将天元世界毁了成不成,当然可以……但在你灭掉了天元世界后,会被天元世界相牵连的无数世界的天道意志集体镇压。

三万大世界,九千万中世界,无量小世界的天道……你能抗住几个世界天道联合起來的镇压,就算全都能抗住……不好意思……

还有混沌规则,也即至高大道的存在。

所以每一个世界,无论是小世界,还是中世界,它本身的天道法则恒定论是不容许违背的。

但如果天道自己觉察到了驳论的存在,那就会明白……自己需要修复和调整了……

譬如“林沉沒有來过天元世界”这件事在天元世界的法则本身來看是无驳论的,所以必然是真的,因而它不会认为自己哪里需要修复和调整。

可如果林知之跳出了天元世界的话,在另外一个世界说出“不灭剑神林沉去过天元世界的事情”,另一个世界的天道便不会通过天道意志來表示这一件事是假的,但天道意志也不会表示这一件事是真的。

这即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天道法则可证论。

一般來说,两方世界的天道各自运转……可当林知之说出了不灭剑神到天元去过这件事后,这个世界的天道法则,就会和天元世界的天道法则交流一番。

可最后它修补自身天道法则的结果,仍然会是“林沉沒有去过天元世界”这么一个答案。

所以天道法则可证论,不是恒定的,是一直可证的。

如果林沉什么时候回到天元世界,感慨一句“上一次到天元世界來,结果被世界本源意识排斥的不一会儿就会离开”这样的话。

那么天元世界的天道法则就会知晓,上一次他來过……而自己陷入了一种只能维系本源意识排斥他到來的状态。

那么它立刻就会将“林沉沒有來过天元世界”纠正为“林沉的确來过天元世界”。

但他纠正的只是结果,至于林沉到天元世界來,是什么时候來的……因为那一段时间连天道本身都凝固着,所以林沉來天元世界的时间,仍会是一个谜。

天道法则恒定,各世界天道法则可证,天道法则可自我修补矫正……这些规则汇集在一起,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天道体系。

正因为此刻的天道法则无驳论,所以五大家族的人,自然不会知晓先前发生了什么。

不过林知之在恢复过來之后,却是微微一愣,旋即面色古怪的迟疑了半响,方才尴尬的看着远处的沈言与徐帘二人,片刻之后方才开口。

“不灭剑神让我带你们去取寒月。”

林知之对此极为郁闷,也是极为不解,耗费了半天的功夫,居然落得个这样的结果显然让他有些郁闷之极,不过最终他还是实话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