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八离去

六百一十八 离去

林沉既然再走的时候给林知之留下这样一句话來,也就代表着后者无论心中是怎样的念头,也都不会再因为寒月之事为难沈言二人。

哪怕此刻那恐怖的两色雷霆已经消散,但有林沉的一句话在……却比什么样的底牌都要让人安心。

以至于沈言直到从紫禁天再一次走出來,也还仍然是一副茫然无比的模样。

先前还誓死不休的样子,怎么就少顷功夫,就变成了这样?

他手中捧着拳头大小的一块石头,然后在皇城外呆愣了半响,方才目瞪口呆的看着徐帘。

“这就完了?”他本來倒是想去找找看云家人,看看是否能因为云拾霜的死,而对天元本陆那边的云家分支做出一些补偿。

但转念一想,云家之人铁定不会在这件事上给自己颜面……虽然因为不灭剑神的缘故,自己和林知之的冲突不得不消弭于无形。

可这并不代表,九州大陆这些家伙,就会对他和和气气。

跑过去同对方理论,不过是自讨沒趣罢了。而现在他手中也沒有了引动九转雷霆的天地元气,因此铁定是无法和对方一整个家族去面对面对抗的。

于是沈言最终还是选择了取走寒月冰魄后便直接离去,至于云拾霜的死……虽然在于云迁等热,但沈言觉得如果自己早些时候來,也许便能保住她的性命。

所以沈言本身是有一点点愧疚的,因此他觉得自己日后少不了要照拂云家一二。

“寒月冰魄到手,自然完了。”徐帘点了点头,“否则你还想怎么样?非得要和那些家伙打个两败俱伤,说些什么下次一决生死之类的话,然后一边吐着血一边拿着寒月冰魄回天元本陆么?”

沈言拍了拍额头,有些无语的拍了拍头。

“话说回來,我倒是真沒想到,寒月冰魄居然是藏在了那‘寒月’剑里……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在那巨剑地步凿开一些裂痕的而话,我只怕会直接毁掉了它!”

顿了顿之后,沈言方才有些感慨的道。他本以为寒月剑就是寒月冰魄铸造的,所以便打算直接砸碎了之后装进东魔祖留下的戒指里带走,再想办法将这寒月剑提炼一番!

“这本就是极其简单的一件事……”徐帘却是平静道,“你还记得我先前说过,林知之之所以对寒月如此在意的两个理由么?”

沈言点了点头,这一点记忆力他还是有的。

“先前的一切自然就表明了影响林知之的那个人,就是不灭剑神林沉。”

“不灭剑神林沉不在天元世界,那么这一切就只能看林知之有沒有将对方的话谨记了!”

徐帘言及此处,却是微微扬了扬嘴角。

“显然林知之‘不小心’忘记了这件事,因此才会在我们提出索要寒月的目的时雷霆震怒!”“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不灭剑神提醒的,而寒月剑又是他仍在天元的那个时代所铸!所以不灭剑神铸造这寒月剑的目的,就有些令人捉摸不透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不灭剑神应该知晓关键的东西在于寒月冰魄,而不是这柄寒月剑,否则他何必要将这寒月剑铸造的如此庞大?”

“此举就是为了给紫禁天的人一个暗示,这柄巨大的剑是精神象征……不容任何人去冒犯,要将其保护好的错觉。若不然他以寒月冰魄铸造一柄三尺青锋,岂非更好?”

徐帘平复了一下呼吸,而后继续道。

“而他同样知道寒月冰魄‘是要被人取走’这些讯息的……所以不会无脑到将一小块寒月冰魄散入那么大的一柄巨剑中!”

“因此寒月冰魄虽然在寒月剑里,但显然是另外的一个整体,只不过被寒月剑包裹住了而已。莫不然你真当谁有本事,可以从那么巨大的寒月剑中,将寒月冰魄完好无损的提炼出來?”

徐帘话说到这个份上,沈言自然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寒月冰魄会藏在寒月剑中,而不是和其他的东西铸造成了一柄巨剑。

见沈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再收起了拳头大小,升腾着淡淡冷雾的寒月冰魄后,徐帘终于是转身往前走去。

“我们去哪儿?”沈言无奈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却唯有苦笑着跟了上去。徐帘做出这样不给面子的扭头便走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回东魔祖神魂被你吞噬掉的地方……然后启动传送阵法返回天元本陆。”徐帘平静的解释了一句,却是连看都沒看沈言一眼.

“那个阵法难道可以使用很久?”沈言略有些惊讶,他本來对这些东西是不怎么清楚的,不过从苏衫冷等人的态度中,倒也明白天元大陆和九州大陆來往,是怎样困难的一件事情。

“很久?”徐帘扯了扯嘴角,“除非你的阵道修为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否则这种念头还是省省罢。”

“如果像单单是衍州之内各大城池通行的传送阵,那么布置好阵法,然后用一些宝物作为阵基沟通天地灵气维系着阵法的话,自然可以常久使用。”

“可像是天元本陆与九州大陆这样恐怖的距离,沒有任何人可以将阵法长久的维持住。”

“除非用无以计数的大量灵晶不间断的投入阵法,不停的汲取着天地灵气,才能将阵法控制住。”徐帘话说到这个地方,眼底却是泛起一丝好奇之色。

“就是不知道九州大陆,有哪一个势力,能将这样远距离传送的阵法维持一个月以上。”

“是不是消耗太大的缘故?”沈言倒是卖了个聪明,徐帘倒也沒有其他的反应,只是为了表示他回答是正确的而点了点头。

“那种情况下所消耗的灵晶是无可估量的……”

“所以东魔祖留下的那阵法,其实算是以自身的力量硬生生的将空间距离压缩到了一个极限……然后以阵法的力量将他们链接起來。”

“这种链接,是天元本陆的天地灵气和九州大陆的灵气互相维系的……最初东魔祖是以九州大陆那一边为入口,而天元大陆这一面为出口!”

“所以两方大陆的天地灵气只需要维系住天元本陆那里的入口,直到有人触动了阵法,才会短暂的开启天元大陆的出口。”

徐帘说到这里,却见沈言仍然是一副茫然的模样,倒也沒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甚至连声音也沒有任何变化。

他本就不是一个会被情绪左右的人,这样的人,或许才能真正做一个不会被外界因素打扰的智者吧。

“总而言之,就是说我们从天元本陆的入口进來之后,那边的入口便会关闭,只保留出口,我们从九州大陆的出口出來之后,九州大陆的出口也同样会关闭。”

“当我们这一次从九州大陆传送回去后,九州大陆这一边的入口会关闭,从天元本陆的出口出去后,阵法沒有了天地灵气的涌入,自然就会彻底奔溃!”

“东魔祖不知耗尽了多少心力,才布置出了这样一条后路……不过当我们回去天元本陆后,这阵法,也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徐帘说完后,沈言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

“那如果以后想要到九州大陆來的话呢?”沈言皱了皱眉后,询问了一个在徐帘看來,根本就无关紧要的问題。

不过两人到九州大陆取得寒月冰魄之事已经办成,所以徐帘在‘笑了笑’之后,也仍然出言解释了一番。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大长老替你撑开一个短暂的虚空通道!”

沈言苦笑了一下,大长老的状态似乎看起來有些不好……而且只有丹境强者才能勉强撑开的虚空通道,就是不用脑子去想也可以猜测出到底会有多大的消耗。

“你的意思是沒有其他的办法了么?”苦笑着摇了摇头后,沈言一边跟着徐帘往前走,一边随口又问道,他对此自然也是不抱任何希望了。

“当然有。”徐帘脚步微微一滞,转过头來,用一种“你是白痴么”的目光打量了沈言一眼,方才继续往前走。

“干嘛那么看我……”沈言撇了撇嘴,忍不住的嘀咕道,“你不是说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其他的办法就是……横渡死亡之海!!!”

沈言脸颊之上掠起一丝干涩,旋即敛去……不过他也只当徐帘这句话根本沒有说过。和这个方法比起來,让大长老出手撑起虚空通道,果然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

徐帘也沒有理会沈言这会儿到底是个什么心情,他只是将两人先前的谈话当成了路途之上的闲谈,所以根本就沒有丝毫关心的意思。

“对了……”

也不知道维持这样的沉默往前走了多长的时间,总之硕大的皇城再也看不到一丝影子后,沈言方才记起自己早就在不灭剑神林沉还在的时候,就想要询问出來的问題。

“刚刚你和不灭剑神在打什么哑谜呢?我怎么一句话都沒有听明白?”

徐帘平静的步伐又是略微一滞,他所幸也就转过了身來,察觉到了沈言面上的好奇之色后,便沉吟了起來。

“……”徐帘片刻之后,抬起头來看了看沈言,却是欲言又止。

“你可别学那个林沉说什么不能说不能说的话來……总而言之你说出來,也好让我弄个明白!只要不是一说出來我们两人就会烟消云散这么严重的话,那么无论是其他的什么后果,也总比我一无所知要好。”

沈言说话之间虽然有些戏谑的意味,不过面上的神色,却也是极为凝重。

“……有些东西不说,你背后那不知有无的存在便绝不知晓,当然他们也必然是猜测到了一些事情……”

“你说的倒也不错,至少在这样的情形下,我的确该舍弃掉这些顾忌,反正即便说了出來,也仅仅是会令你背后可能的存在知晓,烟消云散倒也不会!”

徐帘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看早已是繁星点点的夜空,虽然除了星辰外,他便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可他仍然看的极为用心。

沈言悄然打量了一下徐帘的面色,顷刻间便彻底安下了心來,后者的面上……

一如既往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