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一十九归途

六百一十九 归途

沈言悄然打量了一下徐帘的面色.顷刻间便彻底安下了心來.后者的面上……

一如既往的平静.

徐帘面上的表情.绝大多数时候.都处于这样的平静之中.虽然不知道是心理的原因抑或其他.沈言只要看见这样的表情.便沒由來得一阵心安.

“你应该记得很清楚.我询问林沉了一些什么话.”徐帘许久后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声音平缓的说道.

“就那么几个问題……自然是记得一清二楚.”沈言点了点头.

“我问他是否天元世界之人……”徐帘嘴角微微上扬.“他的回答.你还记得么.”

“是……也不是.”沈言对他们两人这样相互打哑谜的做法.表示相当的不满意.

“他口中的是.即是回答这个问題的表象……他是天元世界的人.三万年前的那个林沉.”徐帘似是沒有听到沈言言语中流露出來情绪.直接便解释道.

“而他口中的不是.便是回答我潜藏在这个问題之下的另一个问題……”

“另一个问題.”沈言好奇道.

“潜藏着的问題仍然等同于询问他是不是天元世界之人……”徐帘说道.

“你可别和我说这种半清不楚的话……”沈言的思维刚刚一动.他便直接摇了摇头道.

开玩笑.徐帘一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东西.又何必让自己绞尽脑汁.

“这潜藏着的另一重问題.就是询问他真正的來历了.”徐帘解释道.“也即是询问他本身便是六道轮回降生到天元世界的林沉.亦或者又是其他的來历.而他对此的回答是……”

“不是.”沈言眸中光芒一闪而逝.然后说道.

“不错.”徐帘点了点头.“他能成为不灭剑神林沉.和六道轮回本身的轮回无关.”

“既然与六道轮回无关.那么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天元大陆.”沈言有些不能理解.

“和你现在的情形差不多……命魂因为某些奇怪的原因.飘进了其他的世界……”

“夺舍.”沈言的眸子微微一冷.这倒是与神州修真界里的夺舍之说极为相像.

“夺舍.”徐帘反问了一句.

“我所在的那个世界.当修士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将魂魄寄宿进体内凝聚出來的核心里面.那个核心就被称之为元婴.而夺舍……”

沈言心里终于是狠狠的舒了一口郁郁之气.暗道还有你徐帘不知道的东西.于是便眉飞色舞的解释了起來.

不过他只开口说出了这么几句话而已.徐帘的眉头便微微一皱.旋即便打断了他的话.

“我大概知晓了.”

“所谓夺舍……即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修士不小心在**损毁之后.将寄宿着魂魄的核心脱离出去.然后强行灭掉某个低阶修士的魂魄.借此占据对方的躯体吧.”

沈言半晌无言.最后只得无奈点头.不过转瞬间他被打击到的神态有消弭于无形了.他觉得如果不是他解释了那么两句的话.徐帘也不一定能猜到后面这些东西.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强行去掠夺别人的身躯.一定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吧.”徐帘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道.

“……夺舍成功的几率很小.哪怕是去占据一个凡人的躯体.也是一件危险之极的事情.一旦失败就是魂飞魄散的后果.而且每一个修者.只能施展一次这样的招数.”

“所以一般不到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是绝不会有人去夺舍别人肉~身的.”沈言思索了一会儿.将前世修真界最大众化的说法拿了出來.

“……林沉不是夺舍.”徐帘听他这样解释了之后.也便理解了个通透.

“正如同你一样……如果将你们俩來到天元大陆的方法换成一个词的话.那就是..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沈言微微一怔.

“不错……这也相当于变相的一种夺舍.不过比起夺舍來.安全了无数倍.也温和了无数倍.”徐帘点点头道.

“借尸还魂的先决条件必然是有一具尸体……而且还是七魄未散时的一具尸体.”

“七魄.”沈言的神色略有些古怪.他隐隐约约有些不寒而栗.“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体内的七魄.就是原本‘沈谪仙’的七魄.”

“这样來说是沒错.不过却有些以偏概全了.”徐帘顿了顿.方才继续道.

“身陨之后.一般都会用魂飞魄散四个字來形容.”

“天魂是天道恒在法则.地魂则隶属于六道轮回.所谓的魂飞魄散.便是天魂离体.沟通天道法则留下这个人已经身陨的信息.”

“之后便是地魂入六道轮回……六道轮回掌控亿万世界.所以他只会分辨地魂中沾染的善恶因果……”

“譬如有一个人作恶多端.并非单纯指杀人放火这些事.而是无数自己本心的谴责怨念汇聚出來的恶的因果.地魂就会被六道轮回定性为恶.”

“那么六道轮回便会直接让天道释放出先前那一道天魂……不过此时的天魂.将自己一生的所见所闻提供给天道弥补空缺后.就已经被天道彻底的净化掉了.”

“天魂是纯净的.地魂却是恶……如果这恶已经到了连畜生道都无法让其投胎转世的程度.那么六道轮回便会直接打散地魂.天道便将纯净的天魂收敛.而后将命魂送进地狱道内.受到无尽的折磨.”

“天地二魂常在外.也即是说.天地二魂对于六道轮回來说是能完全掌控住的.”

“而命魂则为根本.有了命数.也便有了命运.如此一來才能转世轮回……”

“七魄则是肉~体的根本.一般來说……是转世投胎后.因三魂产生的衍生物.”

“七魄一生都在变化.小时气魄力魄瘦弱.力气变小.随着命魂成长.七魄便会跟着成长.气力也就会开始变大.”

“直到了极限后.便会一点点的衰弱.青年到中年.中年再到老年……七魄衰弱到极点后.三魂就会离体.待得过上一时半刻.七魄彻底消散后.也就代表着真正的身陨了.”

徐帘言及此处.看了茫然无比的沈言一眼.方才暗叹一声.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又等于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了.

“总而言之.你的命魂掌握了这具身体……那些本该消散的七魄就被再度凝聚住了.所以只要命魂是你.那你便是沈言.”

沈言停了半响.都是一言不发.到了此时.终于是撇了撇嘴.

“你直说不就得了.非得要绕那么大一个圈子.也不嫌累的慌.”

徐帘倒是不以为然.

不过这时候沈言又好奇的询问了一句.

“话说回來.你不是说过六道轮回维系着无数世界的运转么.为什么你还能知晓这些东西.”

“我在须臾幻境中.看到过一位大能的手札记载.”徐帘解释道.

“我真嘴贱.居然明知故问.”沈言一阵错愕.旋即嘀咕道.

“好了……先不说六道轮回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徐帘好似沒有听到他的嘀咕般.平静的面庞沒有丝毫变化.敞若换一个人.只怕这会儿已经因为沈言的嘀咕声而忍不住笑起來了.

“继续说说林沉……他对我第一个问題的回答就说明了他也是借尸还魂.在三万年他借林沉的身躯重获新生.他也如同你一般.來自于另外一个世界.”

沈言听他说完这句话.倒是沒有什么其他举动.

毕竟他也是來自于另外一个世界.林沉即便也是这样.似乎也沒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地方.

“而我问的第二个问題.寒月剑我们能不能拿走.”徐帘顿了顿之后.方才说道.

“林沉的回答是‘既然我來了.那寒月剑.你们自然可以取走’.”徐帘止住话音.而后看向了沈言.“想到了些什么.”

沈言立刻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有你这么个活脑袋在跟前.他才沒心思去思考这种费时又费力.还想不出个结果來的问題.

“很简单.他來了.”

“所以我们取走寒月剑了.”

“你这不是废话么……”沈言无奈的耸了耸肩.无奈道.

“换言之.他似乎已经料到了有人会需要寒月冰魄……在三万年前.”徐帘倒也不恼.不过却是在说出三万年前几个字的时候.语气略微变得重了一点.

“你在开玩笑么.”沈言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三万年前.就算是天元世界的天道.只怕都不会知晓三万年后会发生些什么吧.

“我沒有开玩笑.只是你想当然罢了.”徐帘摇了摇头.

“最早的时候我便说过.你的背后有可能存在一正一反两方未知的势力.”

“他们的局.是早已经布下的.而那个时候.他们知道你会经历些什么吗.”徐帘说到这里.稍微停了停.给沈言提供了些许的思索时间.

“你的意思是……林沉很可能与那未知的存在有关系.”沈言思索了片刻.眸子里也是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凝重.

“……联系必然是有的.只不过.很可能不灭剑神也和我们一样.都是身为棋子罢了.”徐帘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