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二十一剑心

章 节六百二十一 剑心

大长老与玄天在林沉的离开天元世界的一刹那.方才重新掌控住了自己的身体.

但他们同样沒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因为天元世界的时间.本就不曾流逝过.

自己查吧……玄天此刻心中盘旋着的.仍是大长老先前所说的话.而她也沒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

“……果然是慕容雪.”玄天第二次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來.绝美的眸子里.也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笑意美则美矣.但未免总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而大长老却并沒有开口.他的神色有些古怪.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怎么了.”玄天微微一愣.她从未看见过慕容雪露出这样的神色來.而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却好似是同许久未见的老朋友打招呼一般.先前那不寒而栗的冷意.倏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很……奇怪啊.”大长老的眸中的疑惑之色更甚.听到玄天的询问.他却是如此喃喃自语出声.

“奇怪什么.”玄天又问道.她言语之间的温柔.若是让他人听见.绝想不出就在前一瞬.这个女人差一点便杀掉了大长老.

“虽然我并不能肯定这是不是错觉……”大长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旋即缓缓道.

“我的通明剑心在我毫无所知的情形下.悄然运转了一刻钟.”通明剑心.便是至上之道.剑心通明.则诸邪辟易.

大长老即便是丹境的修为.也不可能察觉到整个天元世界的变化……因为当天元世界的时间被凝滞住的时候.他也是同样处于凝滞之中的.

但通明剑形却不会被凝滞住.

因为它是由心而起.由命魂而生……澄明如镜.

凝滞时间.是蒙蔽了天元世界.也等同于蒙蔽了整个天元世界的修者.

但大长老的剑心却澄明如镜.自然不会被蒙蔽.也不会凝滞.因为当通明剑心不再流转的那一刻.也即是大长老身陨魂消之时.

通明剑心起于心.但源却在命.

即使林沉能凝滞住整个天元世界的表象.哪怕连每一个修者的五脏六腑在那一刻钟内都不再生长.但他却不能让命运静止住.

当然.若是剑心不够澄明.自然也同样会被蒙蔽.可大长老从魂灵至剑心.可曾沾染半分污浊.不曾也.

所以大长老无法感觉到自己生命流逝了一刻钟.也无法察觉到时间流逝了一刻钟……可通明剑心所透露出來的讯息.却是真真切切的.

“一刻钟.”玄天那对不染凡尘俗色的美目中.也是略过一抹惊疑.

一刻钟的时间.敞若真的如同大长老所说的一般.他们二人都一无所知.那么在先前的那一刻中里.有人想要杀掉他们的话.不知会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

凭心而论.若是将沈言换做大长老.他必然不会将通明剑心的变化告诉玄天.

但对于大长老來说. 既然玄天问了.他也就说了.说的很沒有道理.好似他已经忘记了先前那个绝美的女人还想要取了他的性命一般.

而搁在玄天的角度.这种毫无证据.仅仅凭借大长老的一句话.她自然应该将其无视.

但玄天却偏偏深信不疑.好像这个名为慕容雪的男子既然如此说了.便绝不会有欺骗她的道理一般.

于是玄天的眸中刚刚泛起一丝惊疑之时.她便微微闭上了双眸.似乎在感应着天地间冥冥存在着的某系东西.

“真的是……很奇怪呢……”玄天只用了少顷的时间.便再度睁开了双眼.她的声音.竟好似在撒娇一般.黏黏糯糯的.让人骨酥魂软.

“哦.”大长老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疑色.好似在问.你为什么又觉得奇怪呢.

“我同天元世界分管雪天穹周遭九千万里的天道沟通了一下……它并沒有任何关于你所说的那一刻钟的记载.”玄天也沒有要隐藏这些东西的意图.

而这样一來.自然也就奇怪到极点了.

换做天元世界寻常的上境修者.在沟通了天道之后.得到这样的讯息.只怕再如何相信大长老.也会认定他先前所说的不过是假话罢了.

但玄天却仍然深信不疑.因为她……可以跳出天元世界.自然知晓这样的事情.无非是有大能者瞒掉了天道.达到了某些不能让人察觉的目的.

“那便无关紧要了.”大长老听闻她如此言语.点了点头后.方才嘶哑着声音说道.

“既然能蒙蔽天道.而又能让你也察觉不到.想來也是不可思议的大能者.这样一來.那一刻钟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还是不知道的好.”

大长老明白.面对连天道都能蒙蔽的存在.有时候知道太多的东西.未必就是一件好事.所以他只是微微笑了笑.却是沒有了要弄个究竟的心思.

只不过因为他此刻的脸色.已是苍白到了极致.所以这一丝笑容.无论怎样看.都蕴着一种满满的怆然之意.

“这可不像是你慕容雪的作风……”玄天再略微愣了愣之后.方才撩了撩耳边的青丝.而后柔柔道.可她的目光.却灼热无比的紧盯着大长老那深邃如渊的苍老双眸.

“子非我.焉能知我.”大长老竟是沒有丝毫退避.缓缓的说道.

“子非我.安知我不能知子之乐.”玄天不由得抿嘴而笑.黯淡的雪天穹之巅.好似披上了一层皎洁的光辉.

“人都会变.”大长老动了动嘴唇.终是盯着玄天唇角的那一抹笑意看了许久.方才缓缓叹息道.

“我倒不觉得你变了.”玄天缓缓走上前.然后伸出那如凝脂般的玉手.小心翼翼的拍落大长老肩头以及身上的白雪.

于是那一袭被雪染白的青衣.再度露出了原本的颜色.

“你看……”玄天做完这些.带着一丝嫣然笑意的眸子微微一亮.旋即退开一步.拍了拍手.好似小女孩般的雀跃道.

“……”大长老看着她那一如往昔的模样.却是从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声音.但最终却沒有说出任何话來.

章 节六百二十一 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