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二十二细细思虑

六百二十二 细细思虑

“皇朝气运更是牵扯大宋社稷,苍生之福祸……到底该如何抉择……”大长老嘴角满是苦涩,连连三声长叹,“难,难,难啊!”

大长老终究还是沒有很快的做出一个决定。

因为雪天穹上的印痕虽然在极快速变得黯淡,但至少还能坚持一段时日。

做出这样一个两难,甚至三难四难都不足以形容的决定,对于任何人來说,都是一件值得千思百虑的事情。

这与优柔寡断无关,关乎整个大宋朝社稷,与迫在眉睫的雪天穹异动……若是武断的做出任何决定,都是对天下苍生的不负责任。

也许很多修者都会觉得……天下苍生?不不不,这太遥远了,只要自己混得好就行,谁会去为这样的事操~心?

大长老镇压雪天穹是为苍生了吧?可天道却因为雪天穹的异动不能阻,便认定了大长老逆天而行……这样一來,更无人会去为此事头疼。

或许唯有大长老这样在其他人看來不够精明的“傻子”,亦或者是身处其中,不得不心忧的皇室赵家外,谁又会因为雪天穹的异动,而产生什么心系天下的伟大理想?

人大抵都是有私心的。

也许大长老同样有,但他的私心,却在苍生之后。

“皇朝气运不能毁……”

大长老深深叹了口气,却是在思绪翻涌了无数次后,将清虚印放回了怀中,而后步履蹒跚的转身离去。

“总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是。”

两全其美的法子或许有,或许沒有。而大长老唯有细细斟酌,再细细斟酌……也许直到雪天穹山体上那无数的印痕彻底消弭于无形时,他才能真正的做出决定。

而在大长老慢慢往万剑宗行去之时,念月小峰之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人。

苏怡对她并不算熟悉,沈如烟更是对其一无所知。

这个人正是早先离去的蝶依,她此刻正难以置信的站在念月小峰上,呆呆的望着苏怡与沈如烟二人。

“他怎么能去九州大陆?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去九州大陆?”蝶依面上的神色有些僵硬,樱唇也是在不断的嗫动着。

“……他什么时候回來?”喃喃了片刻之后,蝶依方才定了定神,而后询问道。

沈如烟一脸的落寂和疲惫之色,听到蝶依的询问,只是摇了摇头,并沒有回话。

反倒是那穿着一袭红裙,如烈火般明媚的苏怡樱唇微动,轻轻说道。

“也许明天……也许一个月……也许一年……”

“也许……一辈子都回不來了……”苏怡说到此处,沈如烟早就不知道颤抖了多少次,美目中的凄楚,足以让人心中渗然,不能自已。

“不会……”蝶依听到她说出一辈子都回不來这样的话,又看到这个一袭红裙的女子眼中流露出來的淡淡失落,以及另外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那种伤心欲绝的模样,顿时开口安慰道。

“沈言不可能回不來……只要他办完了九州的事,自然就会回万剑宗的。”

蝶依的话听起來,总有种让苏怡和沈如烟感觉是在刻意安慰她们的意思。

但沈如烟却仍是一脸的希冀之色,竟是忍不住的问出声來。

“蝶依姐姐……你说的,是真的么?小弟他……”

“沈言他是你的弟弟?”蝶依面色微微一滞,旋即有些欣然,“你肯定认为我是在安慰你了……不过我倒是并沒有撒谎!”

这句话出口,连带着面色一直清清冷冷的苏怡都是忍不住神色一动。

“我之所以知晓他还活着,也是有原因的。”蝶依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展开,约莫半个巴掌大小的白色纸张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他身上有惜诵残页……我这张则连残页都算不上……”见沈如烟和苏怡都是满面的疑惑之色,蝶依便解释了起來。

“不过我手中的这东西和沈言身上的惜诵残页倒是互有感应……”

“你们看……”蝶依伸出另外一只手的手指,点了点手中白纸。

直到观摩了半响,他手中的白色之上方才闪烁了一抹淡淡的毫光。

“这毫光每半刻钟便会闪烁一次,虽然很淡……但却能让我知晓沈言仍然还活着!”

“而这毫光闪动的方位,也正好和九州大陆的方位不谋而合!所以你们俩倒是不必担心他回不來了……”

蝶依话音刚落,苏怡原本看起來极为红润的面庞便是掠过了一抹惨白之色,旋即她露出了一抹轻松至极的笑意,而后整个人便直接瘫软在了地上,竟是晕厥了过去。

“苏怡姐姐!”沈如烟急忙蹲下身來,然后将苏怡半抱在怀中,旋即伸出手微微探了探她的鼻息,感觉到那虽然微弱,但却仍然存在的呼吸,她才松了口气。

不过沈如烟仍是有些不放心的用纤手按在了苏怡那挺拔的酥胸上,心跳声至少比微弱的呼吸,让她更为安心了些。

蝶依本來可以在苏怡跌倒的一瞬间抱住她的,不过她却是一愣神的功夫,便已经來不及了。

见到苏怡晕了过去,而后沈如烟一脸焦急的将她半抱了起來,蝶依便蹲下身來,伸手抓住了苏怡的皓腕,片刻之后方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并无大碍,只是心中愁事太重,压得她喘不过气來……今天听到我的话,一下子放下心來便晕厥了过去!”

沈如烟听到她的话,才撇开了最后的担忧。

“也怨不得苏怡姐姐晕倒……”

“我虽然担心小弟,但我也相信他不会抛下我不管的!但苏怡姐姐这近一个月以來,根本就沒有合过眼!”

“我叫她休息,她也只是用修炼两字來推搪。我虽然不知道修炼之人要不要睡觉,但也能从其他的地方看出些端倪來!”

沈如烟放下心头的担忧后,便开始柔柔的出声说道。

也不知她是在说给蝶依听,亦或者只是单纯的为了发泄两句。

“哦?”蝶依虽然知晓沈如烟这些话,也许并非完全是说给自己听得,但也忍不住的露出了一抹好奇之色。

“以前苏怡姐姐站在念月小峰上,呆上好久都面不改色……”

“但最近些天來,她虽然强行抑制着,但有时我也能看见她的身躯都会忍不住的颤抖。”

“要不是实在坚持不住,像她这样的修炼之人,又怎么会把这些许的寒冷放在眼里……”

“有些时候她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也不知道想起了些什么……就会莫名其妙的露出羞愤之色,却又会忍不住的笑出声來……虽然她不说,可我也猜得出她是想到了谁……”

沈如烟说到这里,声音却是变小了不少,似乎还有着一丝淡淡的迷惘。

“她今天听说你是來找沈言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惨白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红润了起來……就好像一个月前那样好看……”

蝶依也不说话,就这么细细的听着沈如烟说着这些琐碎的事情。

听到这里,她的面色却是微微一变,然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想來她是觉得自己不能给沈言丢脸……所以才不愿意以那样一副憔悴的模样來见我!”

“至于你说她脸色突然又变得红润起來,应该是将这些天维系自己身体的那一丝真气也彻底的消耗在了这上面,所以真气耗尽,又加上心情波动太大,才会突然晕厥了过去!”

沈如烟并沒有询问什么,她只是伸出手去,抚摸了一下苏怡那张惨白,但却美到极致的俏脸。

“苏怡姐姐这样……其实也很美呢……”

苏怡此刻的模样,虽然憔悴,但却充斥着一种病态的美!尤其是那惨白的脸色,与那鲜艳的唇色相映衬,更是显得妖艳之极!

“你光说她了……还沒说说你自己呢,我看你也不是修者,为什么会跑來万剑宗等沈言呢?”蝶依心中沒由來的有些酸楚,主动岔开了话題道。

“我啊?”沈如烟抬起头來,她的脸色其实也很苍白……但比苏怡却要好了不知多少。

而这一切却是因为苏怡将一枚通体晶莹的红玉送给了她的缘故,否则单凭借沈如烟的体质,又怎么可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只是仅仅感觉到了虚弱而已。

“……这就要从头说起了!”沈如烟歪着头想了想,然后才柔柔的说道。

“沒事,你慢慢说吧……反正左右无事,我且听着!”蝶依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非只是想知道答案。

“事情还得从我被家族里的人悄悄关起來说起……”

“自从小弟那一晚离开之后,我天天都在想他……不过左想右想,他却是许久都沒有回过家……”

蝶依本以为沈如烟只是讲一讲自己的事情,沒想到还牵扯到了沈言,所以她却是慢慢对后者所说的这些事情感兴趣了起來。

“……我在朔云城还差一点……最后让一个胖胖的修者悄悄的把我给放走了……”

“和酒仙爷爷走散以后,我走啊走走啊走……沒注意就遇到了狼群……不过最后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吓倒我的坏家伙竟然沒有吃我……”

“我骑着小白跑了好久,就到万剑宗來了,那个时候楚青衫长老和好多人都在山门处不知道在做什么……”

沈如烟顿了顿,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才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就是这样了……不过楚青衫长老也不知道小弟到底什么时候回來,只是叫我不要担心,就在万剑宗等一等,说不定小弟很快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