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二十四十三天

六百二十四 十三天

第十三天.

沈言抬头看了一眼渐渐熹微的天色.在心头暗自喃喃了一声.

十三天走走停停.一路一來倒是沒有遇到什么麻烦事.即便有时需要跨越深山野岭.在沈言的右拳之下.大抵也沒有任何妖兽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去.

不达上境.终是蝼蚁.

这十三天的时间.沈言对这八个字的领悟.更深了一层.

无论是路过衍州等地的城池遇到的那些來來去去的修者.亦或是这些天來轰杀掉的无数妖兽.都在真真切切的提醒着他.

沈言心中.不由得更是敬畏.

前世他不过渡劫期.便仰仗着断天刀的异禀.而所向无敌于神州.倒也沒有机会去见识本质上比他更强的存在.

因此他当初才会信誓旦旦的想着终有一天要杀上凌霄宝殿去找玉霄天帝算账.可现在这样不切实际的念头.却已然被他深深的压在了心底.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那个能力.

所谓非上境是蝼蚁.但沈言却并沒有因为自己步入了上境而变得傲慢……无论是大长老.亦或是林沉……更甚者单单苏衫冷与林知之二人的联手.都逼得他与徐帘二人束手无策.

他沒有资格狂妄.

无知者才会狂妄.

纵至上境.仍是蝼蚁.

十三天的时间.沈言不单单将不达上境为蝼蚁这句话理解的更为真切.也同样领悟了另外一句话.

上境不是终点.也同样不是中点.他不能一剑覆雪云.更不能凝滞住整个天元世界的时间.也不能蒙蔽天道……

连丹境的影子都抓不住.何谈跳出天元世界.何谈去找玉霄天帝算账.

虽然因为徐帘的缘故.十三天的时间都是在步行.但沈言却并沒有丝毫不耐的意思.虽然耗费了一些时间.但他得到的也许更多.

但有一个很简单的问題让他不得不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之极.

徐帘这厮十三天沒有说一句话.沒有一天停止过思索.沒有一天不皱着他的眉头.

沈言有些抓狂.

可偏偏他又不知道徐帘到底是在思索些什么.因此自然也不能无所顾忌去打扰.

这十三天來他能得到不少心境上的升华和领悟.也和徐帘这种完全将一切视为空气般的态度有着不少的关系.

今天仍是如此.徐帘好像额头长眼了一般跟在沈言身侧.同样的一言不发.

两人顺着绵延的山路走出去约莫数百里路.这才突然顿住脚步.准确的说.是在徐帘顿住脚步后.沈言方才有所感应的止住了步伐.

并不是说沈言的意识已经灵敏到了此等程度.只不过徐帘这十三天來的行动模式简直规范的如同一颗圆石般沒有任何棱角.

所以徐帘的步伐顿住的瞬间.沈言顷刻间就反应过來……而他的面上也终于是露出了一抹轻松之意.

毕竟这些天徐帘的神色实在有些太压抑了些.弄得他也同样心事重重.

不过看徐帘此刻的模样.虽然脸色略有些苍白.可似乎并无大碍.于是乎沈言也就放下了心來.

“……也许……”

还不待沈言询问什么.徐帘便张开了口缓缓出声道.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这十三天他无论是进食还是饮水.都已经缩减到了普通人五分之一的程度.

相当于十三天的时间.只有不到三天他是喝了水的.

可想而知徐帘此刻到底有多么口干舌燥.沈言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运转真气.直接将天地之间的水属元素凝聚到了一起.而后聚成雾气.倏尔成水团.再凝成冰.

一块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晶莹冰块被沈言递给了徐帘.后者也丝毫不客气.直接张开干涸的嘴唇大口的咬了下去.

只听得冰层碎裂的咯吱声.徐帘便大口大口的吞咽起这些冰块.直到吞进腹内大半之后.他才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也许我弄明白了.”徐帘舔完嘴角的冰屑之后.方才平静道.

“嗯.明白什么.”沈言一怔.然后有些莫名的问道.

“林沉來天元世界的原因.还有惜诵残页的大致作用……以及一些旁枝末节的东西.”徐帘吸了口气.缓缓说道.

“林沉來天元世界原因你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他來天元世界的这件事即便跟我无关.也必定和我所在的这场棋局有关.你这会又想到什么了.”

沈言倒是对惜诵残页的兴趣比对林沉的兴趣大的多.不过他现在最为好奇的还是徐帘到底弄明白了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居然能让他整整思索上十三天之久.

“不.”徐帘听到他的话.竟是直接摇了摇头.“他來天元世界.必然和你有关.”

“你就这么肯定.我跟林沉一点关系都沒有……就算是承这个故事的天元之局.也跟早已跳出天元的他扯不上联系吧.”

沈言惊诧道.倒不是他突然变聪明了.只不过十三天前徐帘言语中透露出來的.的确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也就是说林沉來天元世界.可能与他有关.但更可能是因为承局之事不得已为之.

那这样一來.也就表明林沉到天元.本身就是棋局中应有的局势.那自然和他自己沒有直接的关系.

但徐帘此刻的话.却是完全推翻了自己最初的观点.

“他因为你而到天元世界來的几率……足有九成.”徐帘并沒有说出什么我肯定之类的话.只是平静的说出足有九成四个字來.

于是乎沈言纵有满心疑虑和不解.也唯有将所有的疑惑暂时抛到了脑后.

九成.这个几率从徐帘的口中说出來……令他不得不信.至少到目前为止.徐帘在他看來.距离无所不知也就差了那么一两筹而已.

如果说在相信徐帘的猜测和相信自己的猜测之间选一个的话.沈言毫无疑问的会选择去相信徐帘.至于他的猜测……

他有个屁的猜测.

“好吧……这些头疼的问題交给你就是了.”沈言耸了耸肩之后.岔开了话題.“不过你刚才说惜诵残页的大致作用.又是什么意思.”

徐帘的眸子微微一凝.

nbsp;“这个问題……只是猜测.我还需要弄清楚一些东西.才能解释给你听……”

“什么猜测.”沈言刚刚问出声來.却看到徐帘眸中的凝重之色.于是乎直接便改口道.“算了算了.不说就不说.我也沒有很想要知道.”

徐帘眼中的凝重之色微微敛去.然后玩味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讶异沈言的好奇之心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那旁枝末节又指的是什么.”沈言虽然被徐帘的目光看的有些讪讪.但仍是忍不住的询问道.

“沒什么.”徐帘摇了摇头.看起來似乎并不像做出过多的解释.

“等我见到大长老之后.若能弄清楚某些东西……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看见沈言似乎还想要再问些什么.徐帘只好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沈言微微一滞.旋即无奈的拍了拍额头.

“好吧好吧……我不问总成了吧.”

“不过我倒是好奇一件事……”

徐帘一瞪眼.其实只是他的眉头微微一挑罢了.不过在沈言看來.却颇有些不怒自威的意味.于是乎姑且算作是瞪眼吧.

徐帘这“一瞪眼”好像是在说“不是说你不问了么”.但沈言却装作一副视若无睹的模样.等着他的回话.

沈言其实实在是有些闲的慌.好不容易能说上两句话.自然就想问什么就都问了出來.

况且他这会儿说自己好奇的事情.也的确让他挺想要知道答案的.

“什么事.”见自己“瞪眼”对沈言毫无作用.徐帘也唯有道.

“……你这是三天來都在思索些什么.不要告诉我就是林沉來天元世界的原因.惜诵残页的大致作用.以及一些琐碎的小事.让你愁眉苦脸了十三天.”

沈言抿了抿嘴.然后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说道.

“要知道这是十三天.这可是整整十三天.”

“旁枝末节并不代表就是琐碎小事.只不过相比于林沉來天元世界的原因.以及惜诵残页的大致作用两点.要稍稍次要一些罢了.”徐帘解释了一句之后.沉吟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

“其实你弄错了我这十三天來的思维方式……”

“什么思维方式.你想个东西难不成还要想想.这该怎么想那该怎么想.”沈言一副诧异的模样.当然一部分是因为好奇.一部分就纯粹的是想要恶心徐帘了.

“不是这个意思……”徐帘摇了摇头.无论沈言是一种什么样的语气.他自始自终都沒有流露出半点不耐烦或者说尴尬的神色.

“林沉來天元世界的原因……以及惜诵残页的大致作用……虽然听起來像是两个很简单的问題.”

“不过在讯息不足的情况之下.我在脑海中构筑了一千条时间轴线.而后分别以一倍到一千倍的时间流速來进行运转……想象着林沉在这个一千条时间轴线中所要做的事.以及到天元世界來的可能性.”

“结果通过这样的方法.我得到了林沉到天元世界來是既定的.一千条时间轴线无论怎样偏离.都不能影响这个既定的结果……在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之后.我又以……”

徐帘侃侃而谈到底说了些什么沈言只是听懂了一部分.不过他倒是明白了一件事.

徐帘这妖孽居然在脑海中虚构出了至少一千个场景來进行计算和分析……怪不得会整整用去十三天的时间.敞若是换做了他.只怕还沒有将一百条时间线所造成的不同画面想象出來.脑海就会彻底奔溃吧.

这样的分析得出的结果也许不是百分之百准确的.但至少在类比之下.无论怎样去想象.都导致了出现了一千个想通的结果.这其间隐藏着的东西……可就值得玩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