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二十五匪夷所思

章 节六百二十五 匪夷所思

凌城终于遥遥在望.

当然依靠沈言自己.想要准确的找准方位.简直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

不过有徐帘这个妖孽在身边.想要迷路都是极其不容易的.

“你思索问題的十三天.外加上九天.这已是整整第二十二天了.”

沈言看着轮廓渐渐清晰的凌城.缓缓说道.

其实他们两人当初本可以直接通过皇城的传送阵直接返回沧州.不过徐帘在林沉离开后就一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连去取寒月剑的时候也沒有丝毫关心的意思.

因此沈言最后拿到寒月剑记起來自己两人还身在衍州.需要用到皇城里传送阵的时候.却已经离开皇城很远了.

所以沈言也就放弃了再返回皇城.去使用皇室亦或者五大家族传送阵的意图.

最后还是在徐帘终于想完问題之后.想办法通过衍州其他城池的传送阵.传送了过來.

不过传送阵法如果不是确定了地点的话.那么自然会有所偏离……

因此才会又耗费了接近九天的时间赶路.才终于看到了凌城的影子.

沈言颇为感慨的则是这二十二天.他和徐帘两人完全就是依靠两条腿走过了这么远的距离.倒也是一件让人无奈的事情.

因为如果是从天空中取直线赶路的话.时间至少要缩短两倍不止.

但徐帘沒有提.沈言也是稍稍有一茬忘一茬的性子.走着走着……也就这么过來了.

“我们现在是继续往东魔祖设立的传送阵那里赶.还是去凌城.”徐帘听到沈言的话.考虑一下然后问道.

“去凌城做什么.”沈言疑惑道.

“我记得当时从东魔祖设立的传送阵出來的时候……我和你说过有一片山脉名为大泽.”徐帘解释道.“本來我以为大泽城早就消弭在历史中了.沒想到九天之前我们使用衍州芙蕖城传送阵的时候.我询问了一下守备统领……”

“大泽山脉那一片区域倒仍有着一座城池.是当初的大泽城破灭后.重新修建起來的城池.名字倒也相去不多.只是从大泽城改为了小泽城.”

“最初我是不知道小泽城的具体情况.所以才会绕一个大圈子去了玉树城一道.有跑去凌城才传送到了衍州.”

“不过我现在倒是知道小泽城也是拥有传送阵的.而且和凌城相通.”徐帘话音落罢.便看了沈言一眼.示意他自己拿主意.

“既然这样……那就去凌城吧.毕竟我现在尚不知苏怡当初到底有沒有听我的话回万剑宗去.现在能通过凌城的传送阵直接去到小泽城自然最好.就是不知道石千野.还会不会买我二人的账.”沈言想了想之后.方才出声道.

不过他倒是并沒有过多的担心石千野的想法.就算对方不买账……他一拳下去.任你再怎样不通情达理.也得乖乖的让路.

可沈言话音刚落.徐帘便平静的摇了摇头.从他口中说出话.倒是让前者微微一惊.

“石千野不会不买账的……他也沒有机会不买我二人的账了.”

“什么意思.”沈言道.

“你真以为苏衫冷很好说话么.玉树城有苏朝督使被杀这件事传了出去.我和你通过凌城的传送阵去衍州的事.石千野就会直接上报.不过无论他说出这个消息与否.最后都不可能再在凌城城主这个位置上待下去了.”

“最好的结果.也必然会落得个修为尽废的下场.”

徐帘即便说出这样的话來.也根本沒有半点惋惜的意味.丝毫沒有间接的因为自己害到了石千野而有所愧疚.

“修为尽废……”沈言啧啧的砸了砸舌头.然后叹了口气.“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感觉苏衫冷这个人.浑身上下都透这样一股子阴冷劲了.”

徐帘嘴角微微上扬.

“他身为苏朝君主.坐在了这个位置上.也就注定了他的心机与城府简单不下來.”

沈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不过转瞬他又想起极为奇怪的林知之來.

“苏衫冷能这样心狠手辣.或者说有着极深的城府倒并不足为奇.可那个林知之.怎么会以五十一岁的年纪.便能做出那样一副姿态來.”

沈言不由得感慨之极.

如果不是徐帘接二连三的一番话.说出林知之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在佯装的话.他根本就沒有看出來这一点.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感慨之极.

他前世的记忆.加上今生这具躯体的主人沈谪仙留下的记忆糅合在一起.也并非只是一个二十上下的青年了.

何况他前世杀伐万千.也练就了一副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本事.但让他像是徐帘……哦.不对.徐帘这种妖孽的心境.再怎样去模仿都不可能像的.

就算是让他去学林知之那样.佯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也是做不到的.

他虽然杀伐的歪魔邪道不少.终归只是杀伐罢了……该怒的时候还得怒.该生气的时候他也不会强行抑制住.

所以林知之能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态度面对他们那么久.直到最后接二连三的事情方才暴怒.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

或者换句话说.这实在不像是一个五十一岁.天赋惊人被家族之人捧在手心.而后又直接在紫禁天内深居简出的人所能拥有的正常心态.

哪怕仅仅是佯装的.也令人不得不赞叹了.

“其实这个问題很简单……”徐帘解释道.

“我当初就说过……算了.和你解释这些也沒有用.总而言之一句话.”

“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心态.和他所在的银河世界应该是脱不了干系的.”

沈言微微皱了皱眉.

“你总不会觉得.他在银河世界.已经是垂暮之年了吧.”到不是沈言猜得到林知之前世的年龄.而是单纯的论心境.后者也不像是一个有过垂暮之年经历的人.

人到垂暮.对待人生的态度和感悟.就会与之前截然不同.

敞若林知之真的有过这样的经历.那么他那佯装出來的云淡风轻倒反而半真半假了……但之后的暴怒心情.也应当是不会出现的.

将生老病死看透了.即便是简简单单的愤怒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从林沉的外表和林知之的语气來猜测.后者前世的年纪.应该超不过三十岁.”徐帘道.

“林沉至少在天元世界是三万年前的人物.即便他所在的世界与天元世界的时间差异极大.他也至少有着近百岁的年纪了.”

“而他不维持一副中年人的模样.或者说半百老者的形象……那就说明他大抵不会选择这个年纪的人到天元世界來.”

“林知之先后的语气.同样是生机勃勃的……一个而立之年.甚至于不惑之年.乃至于花甲之年以上的人.语气之间必然有所不同.”

“他在天元虽然已有五十一岁.但在银河世界的记忆.方才能对他产生最大的影响.因为回忆.是一种极重要的东西.”

沈言点了点头.旋即又问出了声來.

“既然如此.那么他在银河世界的经历.一定极其的磨练人心了.”

徐帘这个时候.方才肯定的点了点头.

“很难想象.林沉口中银河世界的地球.到底是一个怎样水深火热.勾心斗角不绝的地方……竟能让人心成长的如此迅速.林知之前世不过短短二十余年的功夫.心境便能达到这样的地步.简直是匪夷所思.”

敞若林知之听到他们对话.只怕会不屑的笑一笑.这就算匪夷所思了.开玩笑……他在地球上简直算的上最纯洁的那一批了好不好.

要是进了商场.官~场磨练个几年……练就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本事.那还不得让你将眼珠子都给瞪出來.

两人言语之间.却已是走到了凌城三十里范围之内.

來往修者虽然稀疏.大抵也能看见几个.但沈言与徐帘二人尽皆视若无睹.

ps:因为我写东西的时间很晚.所以以后更新会定时在早晨六点.这样一來那寥寥无几的几个朋友早上醒了看就可以了.这样一來还可以让小仙上传的时候弄仔细一些.以免老是出现断章.复制错误的毛病.

ps2:至于大长老和中神策以及沈言与玄天之间的纠葛.会在后面解释……沈言的精神高度不是他自我产生的.而是不得不强迫着自己去拥有这样的精神高度.从根本论.沈言做不到大长老那样的绝对博爱.就连如烟都比他要强得多.

总而言之.应该不会很狗血……至于打怪升级.貌似全书打斗的篇幅算是极少了.不过还是谢谢羲梦心扉童鞋的吐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