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二十六绝望的石千野

章 节六百二十六 绝望的石千野

石千野几乎已经绝望了.

苏衫冷的命令通过近臣传到他耳中的时候.石千野曾一度的沒有相信.

毕竟他乃是堂堂凌城城主.坐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上.怎可能说废就废.

不过任他如何想不明白.苏衫冷下了这样的命令便是下了.也许因为一时之间的气氛.让这个惩罚变重了无数.可君无戏言.石千野也唯有认命.

哪怕苏衫冷是要废了他的修为.剥夺了他的城主之位.石千野还得恭恭敬敬的谢陛下不杀之恩.苏朝延绵三万载.皇室的威严绝不容任何人藐视.

即便石千野心怀不满.明面上也绝不敢表露分毫.否则天罪府的人.绝不介意在他流露出那一丝不满后顺手一巴掌拍死他.

天罪府的人.绝对不会说跟你商量商量.

一言不对.杀.一丝不满.杀.出言不敬.杀.

杀杀杀.

在这样丝毫不讲情面的天子近臣面前.石千野除了在最初刚听到这个消息之时因为难以置信而询问了一番后……便再沒敢说出半个字來.

生怕一个不对.就不单单是修为尽废这么简单的事了.说不得连性命都难保.甚至于还会祸及家人.

……待得那天罪府之人废掉了他的修为.当着众多人的面.宣布他被革职后.他还恭敬无比的朝着衍州的方向扣了个头.高呼了一声谢陛下不杀之恩.

但令石千野所料未及的却是副城主吴中.

凌城有一正二副两位城主.不过在管理层面上略有不同.副城主吴中主管城防.以及维护秩序等等……所以他手中有兵权.旁人自然是争他不过.

而吴中也算是石千野一手提拔起來的.但他这一次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瞎了眼.

吴中在得到了城主之位后.起初还一派兢兢业业的做派.

但就在短短的时间之后.他的性子便彻底來了个大变样.按石千野的猜测.应当是吴中明白了他的的确确是被废了修为.而不是演一出考验未來城主的戏.所以才会顷刻间原形毕露.

当然吴中的性格大变即便会让石千野暗叹.可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城主.同样沒有曾经力压前者的修为了.

但吴中现在心中所抱着的念头.却令石千野不知所措.

原來对方早就对他的夫人.曾经小泽城何家的小姐何嫣垂涎已久.终于是在这个时候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甚至于吴中还丧心病狂的让他将何嫣.以及他们二人生下的两个女儿一同送到城主府去……白痴都知晓这个杂碎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石千野沒有办法反抗.但也绝不想妥协.

能拖这么长的时间.还是因为当初吴中心有顾忌.沒敢流露出自己心中真实念头的缘故.

但到了此刻.他石千野城主之位被革.修为被废的消息.吴中早就知之深详.所以已经彻底的和他撕破了脸皮.

就在半个时辰前吴中便让人给他捎了消息.要是下午还看不到何嫣与石樱.石蓝三人出现在城主府的话.就杀了整个石家上下数十口人.

石千野不是不想跑.不过且不说他能不能逃出去……就算他能一走了之.石家那么多人.岂非都要白白送了性命.

申时顷刻便至.天色也渐渐变得昏暗下來.

石千野仍然坐在屋内.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当他的眉头几乎都快要凝成一团的时候.紧闭的房门突然发出了一声“吱呀”的轻响.旋即便有人走了进來.

“夫人……”石千野应声抬起头來.看到來人之后.顿时轻声道.

望着与自己相差近乎三十岁的何嫣.石千野的心头也是不由得一阵火热.

虽然已经生下了两个女儿.但凹凸有致的身材却丝毫沒有走样.一袭水蓝色的衫裙并不显华贵.但却难掩何嫣身上那妩媚动人的少妇气息.以及曾为何家千金的气质.

这样一个尤物.也怪不得吴中对其垂涎已久.

“相公莫累着了.”

何嫣的唇角微动.软言细语道.这声音却是凭空给人一种满是柔情的感觉.

她似乎并沒有因为吴中的狼子野心而过多的担忧.

“我倒是宁肯累一些.也免得……哎.”石千野摇了摇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相公.不如就让我去见吴中吧.”何嫣的眸子里泛起一丝犹豫.不过最终她还是出声说道.

“这不可能.”石千野摇了摇头.

“我想了很久……吴中不达到目的必然誓不罢休.而且同时说出让樱儿.蓝儿去城主府的话.也无非是想令你方寸大乱.”

有邪一旦说出口.也便沒有了那么多的估计.

何嫣的声音依旧软软的.但却多出了一种决绝的意味.

“与其让他勃然大怒.将樱儿和蓝儿也带走.倒不如我一人去城主府……”

“等樱儿和蓝儿乔装出了凌城.我便……”

何嫣的话同样沒有说完.她便什么.无非不过寻死一路罢了.

“这不是办法.”石千野根本沒有考虑什么.直接便道.

他怎么可能让何嫣狼入虎口.更何况……吴中此人根本就不是对何嫣有什么情意.完全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夙愿罢了.

石千野几乎可以肯定.吴中多次见到高贵妩媚的何嫣.心中哪可能沒有半点想法.只不过以前沒有机会得逞……现在这旋压在心底的欲~望终于全部的爆发了出來.

“那相公你……还有什么锦囊妙计.”

何嫣的眸子里泛过一抹凄凉.但面上却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石千野瞬间词穷.

要知道.以此刻吴中的凌城城主的地位.即便是真的做出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來……哪怕是了何嫣和石家的无数人.整个凌城也沒有人会为他们出头.

因为石千野被宣布革职的时候.凌城能说的上话的人几乎都在场.他们都知晓前者是陛下亲自下令革职的.即便关系再好.谁又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帮他.

而小泽城的何家.也不可能为一个外嫁了近二十年的女人出头.更遑论即便出头……何家也绝无分毫胜算.

所以与其逼急了吴中让他直接强~暴了何嫣.倒不如自己识相点乖乖送上门去……石千野心中这个念头一冒出來.瞬间让自己心中一颤.

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夫人一个人去城主府……爬上那个贼子吴中的床.肆意的被对方凌~辱.

“既然你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就按我先前说的那样……”何嫣吸了口气道.

“就当是为了樱儿和蓝儿.”

石千野刚想说些什么.但却被这最后一句话彻底的堵死了心中所有的其他念头.

石樱.十七岁.石蓝.十五岁.敞若毁在了吴中手里.那么他这一辈子.只怕都不会原谅自己.

于是石千野的嘴唇微微嗫嚅了一下.终究是沒有说出半个字來.

就在屋中归于沉默的时候.石千野和何嫣的目光同时一颤.然后猛的冲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