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二十八生路

仙誓 章 节六百二十八 生路

她最担心的情况,终于还是发生了。

何嫣本以为吴中的目标是她一个人,但没料到他竟怀着一网打尽的主意。

且不说这种念头到底是不是因为石千野先前的一番话,无论怎样,现在的情形已经注定了他们再没有半点退路。

吴中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当初石千野的提拔之恩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心上,想要跟这种心理扭曲的人打人情牌?那只能是弄巧成拙。

“吴中!”石千野看着石樱惊慌失措的神情,不知道深吸了多少口气,方才稳住自己心头那无边的怒火,但声音却是剧烈的颤抖着。

“你还记得……当初是谁一把一把的将你从最底层的后勤官员拉到了这样一个位置上?”

石千野终究还是打起了人情牌,他相信只要一个人不是丧心病狂到无可救药的程度,都会被这番话勾起心头那些回忆。

只要吴中的思绪一偏,说不定事情便有了转机。

但石千野终究没有料到自己这唯一看走眼的一次,到底养大了一头怎样的白眼狼。

“……是城主你么?”吴中微微一愣之后,却是状若癫狂的大笑了起来。

“当初让我一人跟着商队前往沧州城,整整两年零七个月的时间,我多少次同死亡擦肩而过!这一切……难道不是拜城主你所赐?”

“我从后勤官被你提拔到了后勤军备统领的位置上,稍有不顺心的地方,你不但怒骂我,还暂时震碎了我的真气让城主府的护卫打了我无数个板子,这一切……又是拜谁所赐?”

“我不需要你那些假仁假义的举动,没有你石千野,我吴中照样能混的很好!”吴中说到此处,笑声却是微微一顿。

“现在你成了一个废人,而我却坐上了凌城之主的宝座,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石千野,就是我吴中前行路上的绊脚石……你早应该死上一万次!”

石千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仿佛被这一番话给弄呆了一般。

这吴中已经不能称之为丧心病狂了,根本就是是非不分,已经没有丝毫人性了。

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怨怼,去没有想一想若非跟着商队来往沧州城这么长的一段路上,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和磨难,又怎会有现在的风光?

若非关切之深,石千野又怎会因为一点点的小差错便怒骂出声?那么多的人,为什么堂堂城主偏偏就打骂你一个?

但石千野终究没有说出这些话来,因为吴中根本是只以自己为中心存在的一个人。

曾经有着石千野压在他的上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吴中才会显得一派平和!

到了今天,整个凌城已经再无人能压在他的头上!即便有可以钳制住他的人,也都天高皇帝远,管都管不到!

至于沈言和徐帘那种跑进衍州,杀了督查使闹进皇帝耳中的事,几乎不可能发生第二次。

所以吴中不需要担心什么,他只需要将权柄闹闹的捏在自己手中……然后享受大好人生便是。无论是金钱,女人,动动手指,就会顷刻间将他淹没!

“吴中……即便你不念着曾经的旧情……”石千野的嘴角嗫嚅了几下,瞬间苍老了无数,“也总该念在我此刻已是修为尽废的份上,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

吴中整个人蓦然呆滞在原地,旋即他直接伸出手指着石千野,然后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弯了腰,笑出了满脸的泪水。

“……你说什么?让我……高抬贵手……放你们一马?”

“哈哈哈哈……石老狗,你可曾想过自己也有今天!!!”吴中笑到最后,声音却是蓦然变得阴寒之极。

而他面上的泪水却没有消散,却是没由来的让人感觉到怪异。

“你也有。求我吴中的一天!”吴中虚掌一拍,言语之间,石千野整个人已经是被这巨大的压力压的轰然跪倒在地。

“既然是求我高抬贵手,那就应该有求我的样子!你那样一副表情,说不定我一紧张,失手杀了某些人,那可就太遗憾了!”

“相公……”何嫣惊呼一声,刚想要弯身去扶,但却在吴中挥手直接,被硬生生的弹开了十数步。

石千野的面色何其之苦涩,那深深掩藏起来的怒火几乎瞬息间就要爆发!但听到吴中的话,他那将要爆炸的思绪一下子便再度冷静了下来,最终仍是剧烈的颤抖着,而后缓缓的给后者磕了一个头。

“吴城主,我……”

吴中哈哈大笑一番,凝气成鞭,“啪”的一鞭抽在了石千野的脸庞上,顷刻间就是一道深深的血痕。

“我什么我?你只不过是一个贱民!”

“……吴城主,贱民石千野无意冲撞,还望您能高台贵手,给我们一条生路!”石千野整个人的气势顷刻间坍塌,再不复丝毫威严。

他此刻,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垂暮老人罢了。

这并非是懦弱,若只有自己孤身一人,石千野宁肯以死相拼。

但他背后,还有着他被革职后解散开,分散到凌城各处的石家人……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所以石千野别无选择。

有时候,将侮辱凌驾于尊严之上。

也是一种担当。

“给你们一条生路?”吴中装作一副思索的样子,半响之后终于是恍然大悟。

“你这贱民的意思,就是以后像猪狗一样的活着对吗?”

“本城主这样宽宏大量的人,这生路自然会给!等我在你的脸上刻下猪狗二字,再打断了你的腿,以后你就在这凌城之内乞讨吧,本城主自会吩咐下去,让人替你准备上好的。”

“猪食!”吴中的眼里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兴奋,他终于不用再保持着自己曾经那样卑躬屈膝战战兢兢的模样了。

“相公……”何嫣的嘴唇微动,却是强行按捺住自己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但她的眸子里,却已满是晶莹。她知道石千野能做出现在的举动,对曾经骄傲的他来说,到底有多么的不容易!

何嫣在这一瞬间想到了一死了之。

但她顷刻之间,就按捺住了自己的念头……因为她还有石樱,还有石兰。

更何况若是此刻一死了之,那石千野忍受的这样一番屈辱,岂非通通白费了?

这样一来,对石千野好不容易粉碎掉自己的尊严做出这样的事来说,怕是连死都不会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