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二十九变化

六百二十九 变化

“……石千野那厮不是城主么.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來.对了徐帘.你有沒有感觉到.我们问那个修者石千野住在哪的时候.他看我们的眼神很奇怪啊.”

“石千野……石千野……你在……”眼见徐帘不答话.沈言也唯有扯着嗓子喊了起來.不过当他刚刚推开只有一丝缝隙的院门之时.却是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我了个擦……这什么情况.”

沈言完全被震惊到了.以至于他呆呆的站在门口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忍不住道.

相反徐帘倒是平静多了.甚至于他看到酥胸半露的何嫣之时.还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好像对方侮辱了他的视线一般.

沈言虽然对情爱一事并不多么看重.不过前世也见过无数女人赤~**身子的模样.

那其中有想要和他结成道侣的正道女修.也有在他剑下宽衣解带的魔道女修.

不过沈言前世一心沉浸在了大乘之道上.对这种许多修士乐此不彼的事情.并沒有多么的感兴趣.

所以他虽然震惊.那也完全是因为沒有料到石千野的口味会如此之重.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院子里干起这种事來.

好歹你也关上院门好不好.沈言已经是无力吐槽了.

但他也沒有功夫去管石千野在哪里玩女人.所以眨巴了一下眼睛之后.也就将视线挪开了.

越过那酥胸半露的女人.他倒是看见对方身后的房屋门前还怯生生的站着一个十七八岁.但却已是身形曼妙的少女.

“石……千野.你也未免太夸张了点吧.她是你女儿吧.当着你自己女儿都敢这么干.我实在是太佩服你这厮了.”

不过当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那俏脸略有些苍白和惊惧.甚至于还萦绕着一层奔溃之色的少女.沈言顿然结结巴巴的道.

他却是从这少女的眉间.察觉到了和曾经领着他们去凌城传送阵的石千野有几分相信.而前者的年龄刚好也能对上.

饶是沈言已至上境.也不能自已的在心中暗叹一声石千野这厮简直是万人之楷模.

“白痴.”徐帘却是冷冰冰的抛出两个字來.旋即转过了身.却是往右侧走去.

“我怎么白……”沈言微微一愣.正要反驳.却发现徐帘面前不远处.正有着一人不断的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爬起來.

“你是……”沈言的眼中掠过一丝惊异.旋即身形一晃.瞬间便将对方从地上搀扶了起來.

当他看清此人的面目之时.却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是石千野.”沈言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难以置信.因为石千野的面庞委实太过苍老了一些.若非轮廓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中年男子分毫不差.沈言都根本无法相信后者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石千野在林沉和徐帘二人进门之时.便已经察觉到了.他心中却是苦涩凄凉到了极点.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沒想到吴中此人还沒有离去.这两个通过凌城传送阵衍州的修者.又走了进來.

石千野明白对方肯定是在衍州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但既然能逃脱……那么他将对方行踪上报的消息.铁定也是无法隐瞒住的.

他早就猜到了这种可能性.但却是觉得对方可能沒有任何机会再从衍州走出來了.沒想到.这两人偏偏就是毫发无损的再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看模样.这两人还不是那种气度非凡的修者……否则也不会因为他不得已上报这个消息.便不辞辛苦再度找到他了.

除了是想要报复他.石千野想不到任何的其他理由.

“……谢谢.”但沉吟了许久之后.石千野还是嘶哑着声音道了一声谢.

毕竟对方本來就沒有必要将他从地上搀扶起來.甚至还可以冷血的踩上几脚.

“……虽说我们也算是间接的害你成了这副模样……不过当初若是你紧咬牙关不承认此事.苏衫冷估计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下太多的功夫.”

沈言怔了怔之后.却是笑了笑道.他并非是一个正义感泛滥的人.石千野会变成这幅模样.铁定是应了徐帘对方被苏衫冷下令废去修为之言.

不过虽然间接的和他们二人或多或少的有着那么一点牵连.但沈言可不会因为这样.就觉得自己亏欠了对方什么.

毕竟石千野上报这个消息是他自己选择的.沒有紧咬牙关死不承认也是他自己对于苏衫冷的态度估计不准确.所以归根结底.倒也怪不到沈言的身上來.

因为苏衫冷废掉石千野的修为或许和他与徐帘有些许关系.不过他也沒有逼着苏衫冷去废掉石千野的修为吧.

“你们找我……是为了.”石千野在微微一怔之后.却是听懂了沈言言语之间的意思.

虽然他对后者口中称呼苏衫冷之时沒有分毫的敬畏之情.甚至于还带着一丝讥讽的语气感到有些讶异.可以沒有过多的往心里去.

曾经他对苏衫冷绝对是敬畏有加.哪怕是在他被废掉修为的那一刻以前仍然是这样.

但当自己的修为被废.城主之位被收回后.被吴中欺压至此.他心中的敬畏也就渐渐变得淡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曾经他以为是整个苏朝最英明.也最强大的男人一句话而改变的.

石千野不恨苏衫冷已是觉得自己或许是犯了错的缘故.若是还对他心存尊敬.那也未免太贱了些.

至于畏惧……到了这种地步.若非因为石樱的缘故.以及何嫣那种宁肯自己受尽折磨也要让两个女儿活下來的态度.他只怕早就和吴中拼个死活了.

从曾经万人之上.落到了现在的地步……可谓石千野此刻已是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他对苏衫冷.倒也沒有了曾经那样的惧怕.

石千野的心绪变化权且不说.他倒是从沈言的话中猜测出了两人來此.可能并非为了找他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