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一拳

章 节六百三十 一拳

沈言倒是沒有管顾这二人的啜泣声.他只是极其莫名其妙的看着一脸傲然无比.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模样的吴中.

";这厮……精神不正常吧.";沈言从未见过一个人的表情可以达到这样目空一切的地步.乃至于他忍不住的转过头去询问了徐帘一声.

吴中的面色顿然一变.瞬息从目空一切转为了勃然大怒.

";哪里來的无知小贼.竟敢如此胡言乱语.";吴中的言语中倒是带上了一抹暴怒的意味.但沈言却好似沒有感觉到一般.

甚至于他还沒有等吴中将这番话说完.就直接将对方给打断了.

";行了.你就别管我们两人是从哪里來的了.";沈言摆了摆手.";既然现在的凌城城主是你.那就麻烦你.带我们去传送阵吧.";

";我们需要借用凌城的传送阵去小泽城.所以请你行个方便……";

沈言的一番话在他自己看來.却也是说的极其礼貌了.毕竟其中也用了麻烦和请等字眼.不过在吴中看起來.这分明就是对他的挑衅.

";借用凌城的传送阵.去小泽城.";吴中本來被人打断自己的话颇为震怒.但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听沈言如此道.

";方便.";吴中话音一转.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我自然方便.反正这凌城的传送阵.数天半月也启动不了几回.我自然什么时候都方便开启它.";

";但……";

";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这两个杂碎行方便.不但坏我好事.还敢口出狂言.我纵然是给一头畜生行个方便.也绝不会在你们的身上浪费半点功夫.";

吴中冷冷笑道.

";乘本城主现在还沒有改变主意……乘早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以免最后连死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

沈言又愣了.他此刻已经完全是不明所以了.

这个家伙从哪个旮旯里跳出來的货.简直不能算是奇葩了.还是一枝千年难得一见的大奇葩.而且根本就不能让人用言语去评论.

";我……";

";你什么你.";吴中斜着眼看了看沈言.不屑道.

";你……";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又道.

";我什么我.";吴中冷笑道.";你要是还不准备离开的话.就不要想着走出这个院子了.";

";我去你~妈~了个逼啊.";沈言怒声道.然后一拳砸出.

拳如雷霆动.一拳如同雷鸣电掣一般.让吴中根本连看都沒有看清.更遑论去抵挡了.

轰.

一声巨响.竟是硬生生的在沈言的右拳和吴中下巴接触的地方响起.而后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來.

咔嚓

紧接着这巨响传出來的.则是骨头断裂的脆响.吴中根本连惨叫都沒有來的及发出.便被一股无可抵挡的巨力.直接将体内还未凝聚到一起想要抵挡这一拳的真气给震散了.

凝聚出來抵挡攻击的真气都已经被震散.吴中自然也沒有任何的办法.再在短时间内控制住自己的身躯.

于是他便随着这股巨大的力量.被硬生生的轰飞了数丈远.最后方才重重的跌落在院落之中.顷刻便是一阵漫天的尘土飞扬了起來.

直到良久后尘土消散之后.吴中整个人方才忍不住的剧烈咳嗽了起來……但他的下巴骨已经完全碎裂.根本就无法合拢.

因此咳嗽的时候.完全就是大张着嘴巴.咳出的尽是大口大口的鲜血和咽喉内的碎肉.

一拳.吴中重伤.

这便是难如登天的上境之威.只因踏入.便一步登天.

";什么玩意儿.";沈言翻了翻白眼.然后甩掉自己右拳之上的鲜血.再用真气直接将其蒸干.于是他身上连丝毫的痕迹都沒有了.好似刚才对吴中出拳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而石千野此时早已是目瞪口呆了.他的心情在今日之内.可谓是经历了无数次的大起大落.

犹如此刻.他根本无法想象沈言怎么会突兀的因为几句话的原因就动手.他怎么敢.是的.他根本沒有料到沈言竟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动手.

";让你行个方便还叽歪……";沈言不屑道.";给我滚过來.";

沈言右拳虚握.扯动天地灵气.一把便将仍在地上不断挣扎的吴中给抓到了自己身前.然后方才从指间射出一道水蓝色的真气沒入了后者的身体之内.

吴中咽喉的痛苦终于是被这一道真气给压制了下去.其实他的伤势根本不重……只需要被沈言一拳震散的那些真气缓慢的恢复.就能替自己疗伤了.

";你……";吴中颤抖着道.他虽然是一个狼心狗肺毫无人性的家伙.但识时务的本事却绝对不缺.

他先前之所以会让沈言两人安然离去.也正是因为他察觉到了两人也许并不好惹.

不过他根本沒有料到沈言会动手.因此才会那么狂妄.在他看來.既然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一句精神有问題.自然就不可能再让对方借用凌城的传送阵了[,!]

他估计错了沈言的胆量.同样也估计错了对方的实力.

这根本就不是并不好惹.简直就是毫无胜算.人与蚂蚁.狡兔与狮虎的差距好不好.

不过很可惜.在这个对比中.他吴中却是那蝼蚁.却是那狡兔.

一拳而已.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沒有.就被弄成了这幅模样.甚至于吴中毫不怀疑沈言如果真的动用全部的力量.只怕这一拳就能让他饮恨当场.

尝到了苦头.吴中自然就不敢再如同先前那般毫无顾忌了.甚至于在看清楚了双方实力的对比之后.连带着声音都变小了不少.

如同石千野还是凌城城主时.他表现出來的模样一般.

但比那还要更加的谦卑和小心翼翼.因为他以前在石千野面前犯了错.只会挨骂.挨一顿到肉的板子……可现在若是惹得自己面前的这个煞星不高兴.对方只怕也根本不会顾及杀了他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这种亡命之徒.决然是不少的.无数刀口舔血的修者……真的被逼迫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也是对会爆发的.

但问題是……他逼迫沈言了么.沒有吧.他沒逼.他~妈沒逼.他夫人沒逼.他近些天來前后接上门的十二房小妾也沒逼……

可这个煞星就这么给他了一拳.直接将他的下巴骨都给打碎了.

天知道对方到底胆子有多大.亡命之徒还会被金钱和女人收买……但跟一个疯子去讲道理.吴中想想都不寒而栗.

他此刻无比的憎恨自己.为什么要开口去惹这两个看起來都不是好人的修者.早知道先前领着他们去传送阵.岂非什么事都沒有了.

亏得他因为惦记何嫣的身~体急不可耐的想要翻身上马而让两人滚蛋.谁曾想局势顷刻间就來了个.

吴中是一个毫无人性的家伙不假.但关乎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他早就将自己心里的念头转到了如何让自己活命之上.

所以在沈言露出一副余怒未消的表情时.吴中终于是扯动喉头说出了一个你字.

但他却看见用灵气将自己提在空中的那个恶魔在露出了一丝冷笑.

";你什么你.";沈言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戏谑和讥讽.

吴中差一点沒有一屁股滚到地上去.因为沈言此刻的声音太肃然了些……让他沒由來的感觉到了一阵杀气.

";我……";吴中急急忙忙的想要道歉.并且表示自己愿意带两人前去凌城的传送阵.

";我什么我.";沈言又是冷笑一声.

";给你面子你不要.非得让我给你拳头.你一下就变得安分了.";不过沈言终究还是沒有无聊的再在这个问題上纠缠下去.讽刺的扬了扬嘴角后.方才一把松开手.离他足有三尺距离的吴中.直接便再度跌落在了地上.

";现在.你想好了沒.要不要带我们两人去传送阵.";沈言缓缓问道.

吴中虽然感觉自己的咽喉在沈言收回了那一道真气后.再度变得无比疼痛起來.但他竟然是硬生生的忍着这疼痛.急急忙忙的做出了回答.

";我……喔……喔……";因为下巴骨碎掉的缘故.吴中的声音听起來完全就是一个语调.

吓得他连忙闭上了嘴.连连点起头來.生怕动作慢了一点.沈言便又是一拳砸了下來.

";看你的样子.是同意了.";沈言倒也沒有为难他.随手再度送过一缕真气.勉强固定住了那些碎裂的下巴骨.令吴中得以重新开口说话.

至于帮对方将碎裂的下巴骨再度恢复好.虽然对于沈言來说.也不过是一刻钟不到的功夫.利用真气就能办到的事情.但他有必要去帮这个家伙么.

";我当然同意.能替两位前辈办事.是我吴中的荣幸.";吴中的声音虽然还有些不真切.但沈言却也听了个清楚.

甚至于.对方言语中浓浓的那股子谄媚.隔着老远都能清晰的嗅到.

";行了.我也不为难你.我们二人只是要去小泽城罢了……你替我们打开凌城的传送阵便是.";沈言摆了摆手.无心再和这个家伙交谈下去.

旋即他便转过头去.朝着徐帘扬了扬眉头.

";白痴.";徐帘看了他一眼.却是根本连神色都沒有丝毫变化.语气也一如既往般平静的吐出两个字來.

沈言瞬间极其冤枉的想要说出";我怎么白痴了";这样一句毫无营养的话.但刚准备开口.却发现先前站在门前那个俏生生的少女.以及她身旁的少妇.都用一种灼灼的目光望着他.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尴尬的道.

ps:我晕.粘贴了些什么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