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一留步

六百三十一 留步

“咦.”沈言这个时候方才发现那少女的容貌与这个酥胸半~裸的女人极为相似.于是乎他忍不住的轻咦出声.

“你该不会是她的母亲吧.”沈言刚刚询问出口.便心道不好.果不其然.那少妇的面庞一下子浮现出一抹诱人的羞红.但更多的却还是尴尬和黯然.

沈言见她如此模样.顿然知晓自己猜的是分毫不差.

于是乎他整个完全就傻眼了……刚才他进门的时候.以为拉扯那少妇的人是石千野.但此刻他才反应过來.原來先前那个男人就是吴中.

这倒不是沈言的反应能力太慢.而是他先前暂时性的忘却了这一件事.

也就是说……吴中居然当着石千野的面准备玩他的女人.沈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旋即暗自在心头摇了摇头.

他虽然并沒有多么了解石千野.但也觉得对方不该是会委屈自己妻子的人.

如徐帘所说的一般.沈言到底也不算笨的无可救药.因此他心中念头一转.便一下子恍然大悟.

必然是因为石千野修为尽失的缘故.这吴中才会如此大胆.

不过沈言还是不理解石千野为何不拼死一搏.而是选择了妥协.

但当他的目光再度转向那如同一块玲珑玉般的少女时.却终究是在心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可怜天下父母心.

若非因为这个少女的缘故.只怕以这少妇眉宇之间流露出的丝丝风情和气质.也不该是一个能忍受这种侮辱的女人.

不过这种事.沈言却是不愿意去管的.

其一.他和吴中沒有任何本质上的利益纠葛.其二.他们还要使用凌城的传送阵尽快赶回小泽城.

于情于理.似乎出手去对付吴中.都是一件白费力气的事情.

沈言不至于善良到这种地步.

至于徐帘.则是从头到尾根本就沒有对此事有过丝毫的关注……甚至于.在他心里无论是何嫣也好.还是那个少女也好.石千野也好.其实都跟路边的杂草沒有什么两样.

“两位前辈……请随我來.”吴中乘着这短短的时间缓了缓咽喉中的疼痛.而后方才谄媚的笑道.

沈言看了徐帘一眼.见后者并沒有开口的意图.于是他便点了点头.旋即直接无视了何嫣与那少女的目光.转身便准备跟着吴中再到凌城的传送阵走一遭.

这个时候.何嫣终于是忍不住的樱唇微启.

“……留步……”

何嫣言语中二字刚出口.已经当先往外走去的吴中倏然便是面色一黑.然后瞬息转过了头來.眸子里尽是冷冰冰的杀意.似乎是在告诉前者.等这两人离开之后.便要叫你好看.

所幸他还沒有冲动到直接动手的程度.否则沈言绝不会介意顺手再给他一巴掌.

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只是略微思筹了片刻.然后便转过头來.颇有些无奈的望着这个妩媚动人的少妇.

“你难道还想留我二人吃晚饭不成么.”

沈言随口调侃了一句.却是发现那少妇的面色为之一变.他顷刻间就明白自己这一句话.肯定被对方理解成自己认为她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因为他看到了先前的那一幕.所以此刻这句话.未免的确是有些不合时宜.

但说了也就说了.至于这少妇误会也好.理解也罢……关他屁事.

“……前辈.且听妾身一言如何.”何嫣咬了咬嘴唇.甚至于洁白的皓齿上都沾染上一抹殷红的血迹.

“哦.”沈言翻了个白眼.他才对这种东西沒什么兴趣.不过既然对方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他也不介意听一听.“你且说來便是.”

“前辈可知这吴中.曾经……”何嫣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客服因为转身的缘故.反而落在了沈言身后之人的阴毒目光.

不过她话刚出口.却见沈言直接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我可沒工夫去弄明白他曾经是做什么的.我只需用知道他现在是凌城城主.能让我少费些功夫使用传送阵便是.”

沈言这一番话不断打断了何嫣.也让后者的俏脸更是苍白了几分.

不过吴中却是在心头舒了一口气.所幸这两个家伙.看起來也不像是爱管闲事的“大好人”.要不然真的因为何嫣几句话的功夫导致他被杀.那可就真的是冤大发了.

(臭**.竟然还准备借着别人的手坑我一道……等这两个煞星离开了之后.老子非要操~烂了你不可.)

吴中在心头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是忍不住的暗怒道.

“前辈……”何嫣的神色为之一变.几乎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她先前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说出这番话來.何尝不是一种赌博.敞若沈言不愿意帮她们.那么等吴中再度回到这里……可想而知她又会落得个怎样的下场.

“不必叫我前辈.”沈言苦笑道.“我多少也知道你接下來要说些什么……”

“无非就是这吴中不是石千野的族人亲戚.便是他手底下的得力干将.甚至于结拜兄弟……然后待得石千野失势.他就转过身來反捅了一刀……”

见着何嫣眸中露出的惊异.沈言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终于明白.想要如同徐帘那样.在受到无数次这样的目光关注时.保持住那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到底是多么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当然.这个不容易只是相对而论.

对他來说可能是一两个惊讶的神情就会让他喜形于色.但对于徐帘來说.纵然是被千百个人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也只当是庭前花落.

这已臻至化境.如果换算成同等样的修为.徐连这分面对任何事都能古井无波的本事.不知道可以秒杀掉多少个苏衫冷与林知之.

(……天元本陆和神州都烂掉的画本和故事題材.也能让这个女人如此惊讶……果然不愧是大家闺秀.根本就对这种坊间的杂轶事不感兴趣.)

沈言的眼神闪烁了几下.心头却是如是想道.

心中转过这个念头之后.沈言也不理会何嫣那种略带惊讶.却又满是焦急的神情.再度转过身去.并示意吴中往前走.

吴中此刻心头早已大定.知晓自己身边这个人虽然修为恐怖.但至少并非一个善意泛滥的修者.

因为他提到先前那些话的时候.并沒有表露出多么强烈的杀意和不满.也就代表着……他对于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的行为.也不是很反对.

亏他能想得出來.

若是沈言知道了他心头的想法.直接就会甩一个巴掌过去.他的确是不反对.但这绝对不代表他赞赏这种行为.

沈言本人对这种类型的人自然是厌恶的.但他其一是沒有料到自己随口胡诌的东西居然**不离十.其二则是对这种事情看的很淡.

前世今生.沈言虽然不说弄明白了很多东西.但也有那么一丝顿悟的感觉.

在他看來.吴中与石千野两人之间的纠葛.他是沒有必要搀和进去的.因为此事归根结底是与他无关的.

这就如同你走在大街上.突然看见了两个人在打架.一个人穿的是你很喜欢的白色衣服.一个人穿的是你很不喜欢的红色衣服.你会因为你喜欢白色.而冲上去帮前者打后者么.

答案自然是显而易见的.虽然与何嫣与吴中两方的恩怨相比差距颇大.但至少道理从根本上來讲.是想通的.

继续往巧了说.那个穿着你喜欢的白色衣服的人.你记得自己以前碰到过一次.红衣服的就完全不认识了.可即便这样.有几个人会因为碰到过前者一面.就上去帮忙.

沈言与石千野也仅仅是因为传送阵的缘故.对此人有印象罢了.

但沈言有必要给自己揽些麻烦事么.他就算杀了吴中不会有事.可一番解释.让消息传上去然后再放他出來的话.那时间都不知道得耗费多久.

当然沈言也可以依靠自己的修为硬生生的在杀了吴中之后.无视掉整个凌城之人逃窜出去.但要是这样.他到凌城來莫非是撒疯的.

除非就是说.你在街上遇到的白色衣服那个人.是你的好友.甚至于亲人.那么你才会在事情沒有直接牵扯到自己的情形下去帮助对方.

可是很显然.石千野和沈言并不具备这样一层关系.

“请前辈……救我.”何嫣在微微迟疑了片刻之后.终于是扯着身旁少女的手.然后轰然跪倒在了沈言面前.刚巧挡住了后者的去路.

这个时候.她才看清沈言的右手微微抬起.竟是挡住了暴怒的吴中.不让他因此而攻击到自己.

举手之劳的事情.沈言倒是乐意为之.

沈言苦恼的拍了拍额头.一低头却是看到了一对半~裸在外的玉峰被撕开小半的抹胸遮掩着.因为何嫣半跪在地的缘故.倒是正好让他一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