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二为难

六百三十二 为难

但这少女的眼神.却是让他为难了起來.

沈言觉得她此刻这种柔柔弱弱的模样.有些像是曾经被关在沈家制衣阁内的沈如烟.

他心中还沒有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出手.便听见石千野的声音传了过來.

“虽然我知晓这个请求.会让你二人为难.不过若有可能.还请你出手救下我的两个女儿.”石千野的声音虽然虚弱嘶哑.但却斩钉截铁.

“此番恩情.我石千野沒齿难忘.不提今生.來世必结草衔环以报.”

沈言这时候方才将自己略有些出神的目光从石樱的身上收了回來.而后看向了石千野.

“敞若你二人必死无疑.我救下她们又能如何.莫非还教我日后替你们夫妇照顾自己的女儿不成么.”

“若想让你二人不死.无非便是杀掉吴中.”沈言的话让吴中微微一颤.好歹算是忍住了自己拔腿便跑的念头.

“但你真的知晓.我杀了吴中会有多麻烦么.”沈言的话音落罢.石千野便是彻底愣在了原地.他果真是沒有想过这个问題.

“这……”石千野终是词穷.他虽然并不在知晓这两个人杀掉了苏朝的督查使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从衍州跑了回來.但想必也绝非一件简简单单的事.

说不得这背后就付出了无数的天材地宝.或者便是扯出了自己背后极具分量的势力向苏朝做出了一部分的妥协.

除了这两个原因以外.石千野觉得再也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总不可能是因为苏衫冷怂了.这两个人方才安然无恙的吧.

吴中却是神色一动.

他此刻总算是想起了自己此刻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昔了.凌城城主的身份.也是足以让这个煞星心生顾忌的.

不得不说.吴中这种念头.从某种程度上來说是极其正确的.

毕竟凌城城主.也算是皇室之臣.真的被杀.虽算不上一件天大的事.但也算不上一件小事.

凌城城主只不过是一城之主.和那苏朝的督查使根本就是天差地远的两个存在.

但吴中却并不知晓沈言两人曾经做出过这样的事情來.甚至于最开始后者两人和石千野的对话他都沒有听清.

否则他就能从那些交谈中.知晓害得石千野变成现在这样下场的罪魁祸首.便是他面前的这两个人.

这样一來.以吴中见风使舵的性子.自然会更显得毕恭毕敬.谄媚有加.

可惜他根本不知晓这最极其重要的一件事.因此在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身份是凌城城主.能让这个煞星忌惮的时候.他的腰杆居然是莫名其妙的挺直了许多.

“石千野.你他~妈以为你是谁.还想让人杀我.”吴中吐了口唾沫吐在地上.一脸鄙夷的望着石千野道.

沈言虽然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却并沒有多说什么.

吴中想要做些什么.他自然是顾不到的.他虽然因为先前那个少女的眼神.有了那么些微想要帮忙的念头.可也不是很重.

因此吴中此刻的言语虽然有些张扬跋扈.不过沈言却并不以为然.

“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吴中先前若是看见了沈言皱眉的动作.哪怕是有天大的怒气.他恐怕也能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不过此时他却以为自己因为凌城城主这个身份而有了仰仗.因此竟然是越说越起劲了.

“我身为凌城的城主.你觉得他会为了你而得罪我.”吴中冷冰冰的道.

得罪.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讥讽笑意.无论吴中的修为还是地位.实在不足以让他去“得罪”.

但吴中却又是自以为然的会错了意.沈言的笑容本來是对他言语的讥讽.可是却被前者认为是对他这些话的认同.

“虽然我借给他传送阵用.但这并不代表我吴中就是怕了他们.”吴中找回了自己的自信.却是连言语之间都眉飞色舞起來.

沈言的面色微微一怔.然后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徐帘.似乎想要听听他对于吴中此刻的行为有什么评价.

徐帘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丝毫沒有因为吴中而受到丝毫的影响.仿佛后者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小丑罢了.

“石千野.不要以为他的修为比我高.就可以让你脱离苦海.”

吴中阴测测的看着石千野道.

“因为你们两人的行为……我不但要**何~嫣这个**.还有你的两个女儿.还会在自己享受完了之后.让城主府的护卫和仆人.一个挨一个的让她们尝一尝不同男人的滋味.”

吴中的言语到了此处.已经变得有些畸形起來.

沈言忍不住的看了一眼何嫣和她身边那个少女的面色.却是从前者的面上看到了死灰般的黯然.从后者的面上.却是只看见了恐惧.

但这少女的眼神.却是让他为难了起來.

沈言觉得她此刻这种柔柔弱弱的模样.有些像是曾经被关在沈家制衣阁内的沈如烟.

他心中还沒有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出手.便听见石千野的声音传了过來.

“虽然我知晓这个请求.会让你二人为难.不过若有可能.还请你出手救下我的两个女儿.”石千野的声音虽然虚弱嘶哑.但却斩钉截铁.

“此番恩情.我石千野沒齿难忘.不提今生.來世必结草衔环以报.”

沈言这时候方才将自己略有些出神的目光从石樱的身上收了回來.而后看向了石千野.

“敞若你二人必死无疑.我救下她们又能如何.莫非还教我日后替你们夫妇照顾自己的女儿不成么.”

“若想让你二人不死.无非便是杀掉吴中.”沈言的话让吴中微微一颤.好歹算是忍住了自己拔腿便跑的念头.

“但你真的知晓.我杀了吴中会有多麻烦么.”沈言的话音落罢.石千野便是彻底愣在了原地.他果真是沒有想过这个问題.

“这……”石千野终是词穷.他虽然并不在知晓这两个人杀掉了苏朝的督查使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从衍州跑了回來.但想必也绝非一件简简单单的事.

说不得这背后就付出了无数的天材地宝.或者便是扯出了自己背后极具分量的势力向苏朝做出了一部分的妥协.

除了这两个原因以外.石千野觉得再也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总不可能是因为苏衫冷怂了.这两个人方才安然无恙的吧.

吴中却是神色一动.

他此刻总算是想起了自己此刻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昔了.凌城城主的身份.也是足以让这个煞星心生顾忌的.

不得不说.吴中这种念头.从某种程度上來说是极其正确的.

毕竟凌城城主.也算是皇室之臣.真的被杀.虽算不上一件天大的事.但也算不上一件小事.

凌城城主只不过是一城之主.和那苏朝的督查使根本就是天差地远的两个存在.

但吴中却并不知晓沈言两人曾经做出过这样的事情來.甚至于最开始后者两人和石千野的对话他都沒有听清.

否则他就能从那些交谈中.知晓害得石千野变成现在这样下场的罪魁祸首.便是他面前的这两个人.

这样一來.以吴中见风使舵的性子.自然会更显得毕恭毕敬.谄媚有加.

可惜他根本不知晓这最极其重要的一件事.因此在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身份是凌城城主.能让这个煞星忌惮的时候.他的腰杆居然是莫名其妙的挺直了许多.

“石千野.你他~妈以为你是谁.还想让人杀我.”吴中吐了口唾沫吐在地上.一脸鄙夷的望着石千野道.

沈言虽然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却并沒有多说什么.

吴中想要做些什么.他自然是顾不到的.他虽然因为先前那个少女的眼神.有了那么些微想要帮忙的念头.可也不是很重.

因此吴中此刻的言语虽然有些张扬跋扈.不过沈言却并不以为然.

“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吴中先前若是看见了沈言皱眉的动作.哪怕是有天大的怒气.他恐怕也能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不过此时他却以为自己因为凌城城主这个身份而有了仰仗.因此竟然是越说越起劲了.

“我身为凌城的城主.你觉得他会为了你而得罪我.”吴中冷冰冰的道.

得罪.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讥讽笑意.无论吴中的修为还是地位.实在不足以让他去“得罪”.

但吴中却又是自以为然的会错了意.沈言的笑容本來是对他言语的讥讽.可是却被前者认为是对他这些话的认同.

“虽然我借给他传送阵用.但这并不代表我吴中就是怕了他们.”吴中找回了自己的自信.却是连言语之间都眉飞色舞起來.

沈言的面色微微一怔.然后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徐帘.似乎想要听听他对于吴中此刻的行为有什么评价.

徐帘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丝毫沒有因为吴中而受到丝毫的影响.仿佛后者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小丑罢了.

“石千野.不要以为他的修为比我高.就可以让你脱离苦海.”

吴中阴测测的看着石千野道.

“因为你们两人的行为……我不但要**何~嫣这个**.还有你的两个女儿.还会在自己享受完了之后.让城主府的护卫和仆人.一个挨一个的让她们尝一尝不同男人的滋味.”

吴中的言语到了此处.已经变得有些畸形起來.

沈言忍不住的看了一眼何嫣和她身边那个少女的面色.却是从前者的面上看到了死灰般的黯然.从后者的面上.却是只看见了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