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三小事

六百三十三 小事

“……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此番离去应当也不会再回这边來了.”

“不过你身为一朝君主.料來也应该是一言九鼎之人.那么石千野重新成为凌城城主.以及你派一些人保护他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沈言绝对不想惹上这个麻烦.从一开始就是.

但既然到了最后还是沒有选择的击杀了吴中.那么他倒也不会再犹豫什么.

因此他也不等吴中这个新任的凌城城主身陨的消息传出去.直接便让石千野带着他去了城主府的密室.找到可以沟通衍州的传讯阵法.

传讯阵法倒是比传送阵的构成要简略了许多.毕竟它只需要提供一个声音和画面的同步传输罢了.比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空间通道中穿行要简单的多.

凌城这边的传讯阵联系上的人居然是云家之人.于是事情就方便多了.沈言直接让那个接通传讯的云家长老带话给云迁让他过來一趟.

后者通过传讯影像看见沈言的时候.面上却是有些谨慎了起來.

不过在沈言的话音落罢之后.云迁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也顾不得打扰到苏衫冷.直接又用另外一道专门联系皇室的传讯阵法找到了苏衫冷.

苏衫冷倒也不必从皇城中赶到云家.因为云家接通凌城传讯影像的阵法正好可以作为一个媒介.

苏衫冷看到沈言的时候.倒是并沒有多么的愤怒.

毕竟他在这次事件中的收获.可谓是大的沒边了……不灭剑神一道剑气赐下.几乎等同于给了他第二条性命.这样的收获甚至可以抵消掉一切的不满.

更何况他和沈言之间其实恩怨并不重.不过是因为林知之的原因不得已插手进这件事中罢了.可到了现在这种境地.两人自然都懂得冰释前嫌这个道理.

所以在听到了沈言的要求只是让石千野重新坐在凌城城主之位上.然后再让他派出一两个天罪府的人保护后者的时候.苏衫冷几乎是略一思索便同意了.

因为凌城地处沧州.在他眼中谁做城主其实都是一样的.而天罪府的人就是他苏衫冷的颜面.不要说派一个上档次的府尊过去过去了.就是一个天罪府打杂的小虾米.也不是任何人都敢去动的.

何况真正的情况也沒有这么麻烦.他只需要放句话出去让石千野重新成为凌城的城主.那么自然沒有谁会说半句二话.

衍州的那些人.鬼才会去管凌城的城主到底谁來当……至于沧州本土的势力.谁敢有那么大的胆子.堂而皇之的去违逆苏衫冷的命令.

所以沈言提出來的这些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要求.苏衫冷自然乐得顺水推舟.

毕竟他连同林知之对沈言和徐帘两人出手.也是不争的事实.能让两人不将此事记恨在心.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而沈言的那一番话.自然也是对苏衫冷所说了.

虽然苏衫冷单纯的论实力.应该是稳稳压死沈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听闻到沈言言语中吐出“拜托”两个字的时候.居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开什么玩笑.苏衫冷心头微微一凛.然后急急忙忙的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在这种事上.我倒不至于做出食言而肥的事來.”苏衫冷微微平复了一下心头略有些混乱的想法.然后笑道.

“那再见了.”沈言点了点头.而后啪的一声就切断了传讯阵法之间的联系.

于是远在衍州皇城内的苏衫冷顿时看着那倏然消失的画面.不由得愣在了原地.旋即方才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

而石千野这时候却已经完全呆滞住了.

他虽然到这个修建着可以联系衍州之人的传讯阵法的密室中來过无数次.但像是今天这样惊讶无比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是在开玩笑么.石千野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刚刚在传讯阵法另一头的.是整个苏朝的顶端人物.云家家主云迁.这还不算.其后出來的那一位.差点沒让石千野直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什么时候苏朝的帝王苏衫冷.也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了.而且在通话结束了之后.这个名为沈言的青年.还一脸不耐烦模样的率先切断了阵法之间的联系.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石千野的心思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去.若非沈言唤了他一声.只怕他此刻都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难以清醒过來.

“……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此番离去应当也不会再回这边來了.”

“不过你身为一朝君主.料來也应该是一言九鼎之人.那么石千野重新成为凌城城主.以及你派一些人保护他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沈言绝对不想惹上这个麻烦.从一开始就是.

但既然到了最后还是沒有选择的击杀了吴中.那么他倒也不会再犹豫什么.

因此他也不等吴中这个新任的凌城城主身陨的消息传出去.直接便让石千野带着他去了城主府的密室.找到可以沟通衍州的传讯阵法.

传讯阵法倒是比传送阵的构成要简略了许多.毕竟它只需要提供一个声音和画面的同步传输罢了.比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空间通道中穿行要简单的多.

凌城这边的传讯阵联系上的人居然是云家之人.于是事情就方便多了.沈言直接让那个接通传讯的云家长老带话给云迁让他过來一趟.

后者通过传讯影像看见沈言的时候.面上却是有些谨慎了起來.

不过在沈言的话音落罢之后.云迁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也顾不得打扰到苏衫冷.直接又用另外一道专门联系皇室的传讯阵法找到了苏衫冷.

苏衫冷倒也不必从皇城中赶到云家.因为云家接通凌城传讯影像的阵法正好可以作为一个媒介.

苏衫冷看到沈言的时候.倒是并沒有多么的愤怒.

毕竟他在这次事件中的收获.可谓是大的沒边了……不灭剑神一道剑气赐下.几乎等同于给了他第二条性命.这样的收获甚至可以抵消掉一切的不满.

更何况他和沈言之间其实恩怨并不重.不过是因为林知之的原因不得已插手进这件事中罢了.可到了现在这种境地.两人自然都懂得冰释前嫌这个道理.

所以在听到了沈言的要求只是让石千野重新坐在凌城城主之位上.然后再让他派出一两个天罪府的人保护后者的时候.苏衫冷几乎是略一思索便同意了.

因为凌城地处沧州.在他眼中谁做城主其实都是一样的.而天罪府的人就是他苏衫冷的颜面.不要说派一个上档次的府尊过去过去了.就是一个天罪府打杂的小虾米.也不是任何人都敢去动的.

何况真正的情况也沒有这么麻烦.他只需要放句话出去让石千野重新成为凌城的城主.那么自然沒有谁会说半句二话.

衍州的那些人.鬼才会去管凌城的城主到底谁來当……至于沧州本土的势力.谁敢有那么大的胆子.堂而皇之的去违逆苏衫冷的命令.

所以沈言提出來的这些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要求.苏衫冷自然乐得顺水推舟.

毕竟他连同林知之对沈言和徐帘两人出手.也是不争的事实.能让两人不将此事记恨在心.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而沈言的那一番话.自然也是对苏衫冷所说了.

虽然苏衫冷单纯的论实力.应该是稳稳压死沈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听闻到沈言言语中吐出“拜托”两个字的时候.居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开什么玩笑.苏衫冷心头微微一凛.然后急急忙忙的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在这种事上.我倒不至于做出食言而肥的事來.”苏衫冷微微平复了一下心头略有些混乱的想法.然后笑道.

“那再见了.”沈言点了点头.而后啪的一声就切断了传讯阵法之间的联系.

于是远在衍州皇城内的苏衫冷顿时看着那倏然消失的画面.不由得愣在了原地.旋即方才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

而石千野这时候却已经完全呆滞住了.

他虽然到这个修建着可以联系衍州之人的传讯阵法的密室中來过无数次.但像是今天这样惊讶无比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是在开玩笑么.石千野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刚刚在传讯阵法另一头的.是整个苏朝的顶端人物.云家家主云迁.这还不算.其后出來的那一位.差点沒让石千野直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什么时候苏朝的帝王苏衫冷.也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了.而且在通话结束了之后.这个名为沈言的青年.还一脸不耐烦模样的率先切断了阵法之间的联系.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石千野的心思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去.若非沈言唤了他一声.只怕他此刻都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难以清醒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