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四不必担心

六百三十四 不必担心

当沈言将脚踏进传送阵的时候.突兀间看到了远处的石樱怔怔的看着他.俏脸之上满是感激之色.

这倒是让沈言在颇觉无奈的同时.却又沒由來的在心底泛起一丝欣慰來.毕竟无论如何.帮助别人似乎也的确能让人的心情为之轻松不少.

石樱的眸子里虽然满溢着感激之色.但沈言却明白……这仅仅是一时之态罢了.

就算石樱的性子比较看重恩情.会将这件事记在心里很久.但敞若过上三年五载.沈言若是有事情找到了她帮忙.那时候帮还是不帮就又是两说了.

哪怕是再退一步.三年五载或许石樱仍然可以记着这份恩情.那再过上十年呢.二十年呢.甚至于一百年呢.

只怕到了那种地步.再怎样将恩情看的无比之重的人.都难免记不起來曾经恩人的模样了.

这种事在前世.沈言见到的太多了.

所以修炼界的强者出手帮助弱者.绝不可能是为了图谋对方的回报.要么是因为正好心情舒畅.顺手救下了对方.要不然就是看其顺眼这样的理由.

沈言自然不会因为心情舒畅而救下石千野等人.不过那吴中自己结结实实的撞了上來.也由不得他不做一次好人了.

直到沈言的身形消失在传送阵里的时候.他还仍然在思索着一个问題.觉得自己在吴中身上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简直就是白痴行径.

不过他心底的想法.其他人自然无从得知.

至于石千野.从头到尾都沒有清醒过來.他本來以为沈言等人带着他去传送阵所在的地方会耗费一番功夫.沒想到刚刚出了城主府的密室沒多久.苏衫冷的命令便直接传了下來.

就这么谈话之间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他就再度坐上了城主的位置.无论任谁想起來.都觉得有些太不可思议了点.

而石千野既然再度成为了凌城城主.那么使用传送阵的事情.自然也就出奇的顺利.

虽然因为小型传送阵长期不使用的缘故.导致灵石的灵气含量不够……不过在沈言随手甩出几颗上品灵石后.在将看守传送阵的修者以及石千野的眼珠子都给惊出來的同时.也轻而易举的启动了这个小型的传送阵法.

小泽城外的一处山坳之中.随着半空中一阵细微的波纹荡漾开來.沈言和徐帘便直接出现在了此处.

所幸沈言在落地的同时顺手扶了徐帘一把.才导致后者沒有狼狈的摔倒在地.

而沈言在两人站稳之后.方才打量了四周一番.周围三面环山.不过高低沒有定势.最高处也不过是六七丈的山壁罢了.低处也就三四丈的模样.

“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小泽城和凌城相通的传送阵.难道就是设立在此处么.”沈言在看清了四周的环境之后.却是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语了起來.

“衍州与凌城距离太远……所以传送阵之间是相互联通着的.而凌城的传送阵法只需要辨明衍州的传送阵气息.在这一个时刻中哪一个传送阵构筑的空间通道最为稳定.就会将其内的修者传送到那个传送阵去.”徐帘开口解释道.

“所以我们当时才会出现在柳家的传送阵法之内.这也正是因为衍州大半可以进行州与州之间沟通的传送阵法.都可以感应到凌城传送阵的缘故.”

“而小泽城与凌城之间的距离有多远.想必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它和衍州之间的差距.”徐帘缓缓说道.

“如果在这样短距离的城池中必须一一构建出大量相对应的传送阵法.毫无疑问要耗费的人力物力都是极其恐怖的.”

“因此凌城的传送阵虽说可以通往小泽城.其实不过是在小泽城开辟了一个空间通道的出口罢了……”

“两个相对应的阵法之间都是由空间通道來进行传送的.这样也会更加的稳定.相比之下.单纯的只使用一个传送阵法.再在另一端直接开辟出一个笼统范围的空间通道出口.是沒有那么稳定的.”

见到沈言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样.徐帘却好似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般.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能安全到达这里.倒不是因为运气的缘故.”

“因为小泽城和凌城之间的距离太近.所以即便是构筑的空间通道出口不稳定.但也绝非轻而易举就会奔溃的.”当沈言将脚踏进传送阵的时候.突兀间看到了远处的石樱怔怔的看着他.俏脸之上满是感激之色.

这倒是让沈言在颇觉无奈的同时.却又沒由來的在心底泛起一丝欣慰來.毕竟无论如何.帮助别人似乎也的确能让人的心情为之轻松不少.

石樱的眸子里虽然满溢着感激之色.但沈言却明白……这仅仅是一时之态罢了.

就算石樱的性子比较看重恩情.会将这件事记在心里很久.但敞若过上三年五载.沈言若是有事情找到了她帮忙.那时候帮还是不帮就又是两说了.

哪怕是再退一步.三年五载或许石樱仍然可以记着这份恩情.那再过上十年呢.二十年呢.甚至于一百年呢.

只怕到了那种地步.再怎样将恩情看的无比之重的人.都难免记不起來曾经恩人的模样了.

这种事在前世.沈言见到的太多了.

所以修炼界的强者出手帮助弱者.绝不可能是为了图谋对方的回报.要么是因为正好心情舒畅.顺手救下了对方.要不然就是看其顺眼这样的理由.

沈言自然不会因为心情舒畅而救下石千野等人.不过那吴中自己结结实实的撞了上來.也由不得他不做一次好人了.

直到沈言的身形消失在传送阵里的时候.他还仍然在思索着一个问題.觉得自己在吴中身上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简直就是白痴行径.

不过他心底的想法.其他人自然无从得知.

至于石千野.从头到尾都沒有清醒过來.他本來以为沈言等人带着他去传送阵所在的地方会耗费一番功夫.沒想到刚刚出了城主府的密室沒多久.苏衫冷的命令便直接传了下來.

就这么谈话之间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他就再度坐上了城主的位置.无论任谁想起來.都觉得有些太不可思议了点.

而石千野既然再度成为了凌城城主.那么使用传送阵的事情.自然也就出奇的顺利.

虽然因为小型传送阵长期不使用的缘故.导致灵石的灵气含量不够……不过在沈言随手甩出几颗上品灵石后.在将看守传送阵的修者以及石千野的眼珠子都给惊出來的同时.也轻而易举的启动了这个小型的传送阵法.

小泽城外的一处山坳之中.随着半空中一阵细微的波纹荡漾开來.沈言和徐帘便直接出现在了此处.

所幸沈言在落地的同时顺手扶了徐帘一把.才导致后者沒有狼狈的摔倒在地.

而沈言在两人站稳之后.方才打量了四周一番.周围三面环山

.不过高低沒有定势.最高处也不过是六七丈的山壁罢了.低处也就三四丈的模样.

“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小泽城和凌城相通的传送阵.难道就是设立在此处么.”沈言在看清了四周的环境之后.却是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语了起來.

“衍州与凌城距离太远……所以传送阵之间是相互联通着的.而凌城的传送阵法只需要辨明衍州的传送阵气息.在这一个时刻中哪一个传送阵构筑的空间通道最为稳定.就会将其内的修者传送到那个传送阵去.”徐帘开口解释道.

“所以我们当时才会出现在柳家的传送阵法之内.这也正是因为衍州大半可以进行州与州之间沟通的传送阵法.都可以感应到凌城传送阵的缘故.”

“而小泽城与凌城之间的距离有多远.想必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它和衍州之间的差距.”徐帘缓缓说道.

“如果在这样短距离的城池中必须一一构建出大量相对应的传送阵法.毫无疑问要耗费的人力物力都是极其恐怖的.”

“因此凌城的传送阵虽说可以通往小泽城.其实不过是在小泽城开辟了一个空间通道的出口罢了……”

“两个相对应的阵法之间都是由空间通道來进行传送的.这样也会更加的稳定.相比之下.单纯的只使用一个传送阵法.再在另一端直接开辟出一个笼统范围的空间通道出口.是沒有那么稳定的.”

见到沈言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样.徐帘却好似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般.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能安全到达这里.倒不是因为运气的缘故.”

“因为小泽城和凌城之间的距离太近.所以即便是构筑的空间通道出口不稳定.但也绝非轻而易举就会奔溃的.”“两个相对应的阵法之间都是由空间通道來进行传送的.这样也会更加的稳定.相比之下.单纯的只使用一个传送阵法.再在另一端直接开辟出一个笼统范围的空间通道出口.是沒有那么稳定的.”

见到沈言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样.徐帘却好似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般.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能安全到达这里.倒不是因为运气的缘故.”

“因为小泽城和凌城之间的距离太近.所以即便是构筑的空间通道出口不稳定.但也绝非轻而易举就会奔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