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五将至

仙誓 六百三十五 将至

两人就在这样一问一答之间.从黄昏走进了夜幕……也离东魔祖神魂陨落的所在之处越來越近.

“好像离那儿不远了.”沈言的方向感和环境辨识度绝对低的可以.即便想要记起來去过一两次的地方.也得细细打量好久才敢肯定.于是他在环顾了一下四周后.虽然感觉周围的环境似曾相似.却也不敢肯定.

“二十余里.”相反徐帘则完全就是一个人形地图.只要他到过一次的地方.就断然不会有将那一处地形和周围环境遗忘的道理.

不过似乎这也是极为正常的一件事情.若是沒有如此恐怖的辨识力和记忆力.即便他在须臾幻境中让思维度过了十八万年那么久.但记得还沒有忘得快.那么也得不到多少有用的记忆.

二十余里路程.而且还是在夜幕之中.对于寻常人來说.算得上一段极为遥远的距离了.

但有沈言这个人形野兽和徐帘走在一起.夜幕之中对于常人.乃至于普通修者來说极为危险的敌人.譬如夜间出沒的狼群和妖兽.就根本算不得什么要事了.

甚至于沈言根本就不存在真气耗尽这一说.在龙象金身的恐怖力量下……即便是一百只.一千只低等级的妖兽围攻.他也仅仅只需要不停的抬手出拳罢了.

这对于普通修者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他们的真气敞若耗尽.那自然只会剩下一个被围攻至死的结果.

除非就是修为极高.动用了大范围杀伤的招数.

不过若真的有瞬间灭杀夜间那嗅到一丝血腥味都会浪潮般涌來的狼群.低级妖兽群的能力.也不至于这么狼狈的选择步行了.

也唯有沈言与徐帘两人.在后者不同意前者带着他飞行的情况下.选择一步步的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了.

路途之中沈言倒是察觉了不少修炼者的气息.想來绝大多数都是在夜里扎营.但却运气不好被希冀的修者了.

但是虽然感应到了这些人的气息.沈言也沒有上去帮忙的打算.

在权衡利弊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无聊的想法.其一是因为太过麻烦.其二则是遇见这种情况.本身就是修炼界的法则之一.

前世沈言在丛林中.高山上.峡谷里浴血奋战的时候.可沒有谁路过好心出手救下他.

再退一步.敞若救到了某些眼高手低.觉得他本事高一些.身上带着的法宝也会好一些.仗着自己人多就像冲上來夺宝的家伙.那才叫做郁闷之极.

这种事情……虽然可笑了点.但却实实在在的上演过不少次.

沈言前世见到的这种局面也有很多.最终都是杀人夺宝的那一方沒有死在妖兽的围攻中.反而因为自己的贪心死在了恩人手里.

也有过一些倒霉蛋.因为击杀妖兽群的消耗.再加上想要杀人夺宝的那一方修者人多势众.不得不在斩杀对方大半人之后饮恨当场……那才叫做悲剧无极限.

虽然以沈言的上境修为根本不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毕竟他即便不动用自己本身的真气來催动什么类似于龙象逆息的恐怖招数.但蕴藏着雷霆之力的一拳硬生生的砸下去.不到周天境的修者全都得跪.

境界上的碾压就是如此鲜明而又剧烈.

想想当初不过是出现在了那云蓝灵等人的面前想要问点问題.就被别人认为是自己虎视眈眈.若不是沈言懒得理会那两个嘴贱的家伙……早就一人一巴掌送他们入轮回了.

而徐帘虽然除了回答他的问題之外沒有说过任何话.但沈言却也能从他一直不停歇在赶路这一点上看出來.他也是极其想要快些赶到东魔祖神魂消弭的那个山洞里.

虽然可能性极其小.但事实上某些事情真的说不准……即便沒有人会去挖掘那个坍塌的山洞.但如果东魔祖构建的那个传送阵存在的时间是有限的呢.

敞若他们赶过去那传送阵已经消散.而且就差了那么一个时辰……甚至于几步路的话.那才真的叫做得不偿失.

出手帮助别人.也要看自己是不是心情舒畅.以及身上沒有其他要紧事的时候.

因为如果你心情低落.伤心难过之极的时候.难不成还强撑着精神去帮别人.再比如你刚好有着什么要紧的事.迟上半刻也许就人命关天的话.你还会有闲心去帮助别人.

而沈言心头的这个理由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未必就沒有丁点儿的可能性.

敞若真的撞上了传送阵因为东魔祖留下的能量耗尽而消散.那可就真的是哭都來不及了.

东魔祖费尽千辛万苦才打通的这传送阵.不过是一來一去罢了.一旦能量耗尽.阵法也就等同于彻底坍塌.根本不会存在像是凌城、皇城里的那些传送阵一样.能量耗尽了扔几颗灵石进去就好了.

两人就在这样一问一答之间.从黄昏走进了夜幕……也离东魔祖神魂陨落的所在之处越來越近.

“好像离那儿不远了.”沈言的方向感和环境辨识度绝对低的可以.即便想要记起來去过一两次的地方.也得细细打量好久才敢肯定.于是他在环顾了一下四周后.虽然感觉周围的环境似曾相似.却也不敢肯定.

“二十余里.”相反徐帘则完全就是一个人形地图.只要他到过一次的地方.就断然不会有将那一处地形和周围环境遗忘的道理.

不过似乎这也是极为正常的一件事情.若是沒有如此恐怖的辨识力和记忆力.即便他在须臾幻境中让思维度过了十八万年那么久.但记得还沒有忘得快.那么也得不到多少有用的记忆.

二十余里路程.而且还是在夜幕之中.对于寻常人來说.算得上一段极为遥远的距离了.

但有沈言这个人形野兽和徐帘走在一起.夜幕之中对于常人.乃至于普通修者來说极为危险的敌人.譬如夜间出沒的狼群和妖兽.就根本算不得什么要事了.

甚至于沈言根本就不存在真气耗尽这一说.在龙象金身的恐怖力量下……即便是一百只.一千只低等级的妖兽围攻.他也仅仅只需要不停的抬手出拳罢了.

这对于普通修者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他们的真气敞若耗尽.那自然只会剩下一个被围攻至死的结果.

除非就是修为极高.动用了大范围杀伤的招数.

不过若真的有瞬间灭杀夜间那嗅到一丝血腥味都会浪潮般涌來的狼群.低级妖兽群的能力.也不至于这么狼狈的选择步行了.

也唯有沈言与徐帘两人.在后者不同意前者带着他飞行的情况下.选择一步步的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了.

路途之中沈言倒是察觉了不少修炼者的气息.想來绝大多数都是在夜里扎营.但却运气不好被希冀的修者了.

但是虽然感应到了这些人的气息.沈言也沒有上去帮忙的打算.

在权衡利弊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无聊的想法.其一是因为太过麻烦.其二则是遇见这种情况.本身就是修炼界的法则之一.

前世沈言在丛林中.高山上.峡谷里浴血奋战的时候.可沒有谁路过好心出手救下他.

再退一步.敞若救到了某些眼高手低.觉得他本事高一些.身上带着的法宝也会好一些.仗着自己人多就像冲上來夺宝的家伙.那才叫做郁闷之极.

这种事情……虽然可笑了点.但却实实在在的上演过不少次.

沈言前世见到的这种局面也有很多.最终都是杀人夺宝的那一方沒有死在妖兽的围攻中.反而因为自己的贪心死在了恩人手里.

也有过一些倒霉蛋.因为击杀妖兽群的消耗.再加上想要杀人夺宝的那一方修者人多势众.不得不在斩杀对方大半人之后饮恨当场……那才叫做悲剧无极限.

虽然以沈言的上境修为根本不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毕竟他即便不动用自己本身的真气來催动什么类似于龙象逆息的恐怖招数.但蕴藏着雷霆之力的一拳硬生生的砸下去.不到周天境的修者全都得跪.

境界上的碾压就是如此鲜明而又剧烈.

想想当初不过是出现在了那云蓝灵等人的面前想要问点问題.就被别人认为是自己虎视眈眈.若不是沈言懒得理会那两个嘴贱的家伙……早就一人一巴掌送他们入轮回了.

而徐帘虽然除了回答他的问題之外沒有说过任何话.但沈言却也能从他一直不停歇在赶路这一点上看出來.他也是极其想要快些赶到东魔祖神魂消弭的那个山洞里.

虽然可能性极其小.但事实上某些事情真的说不准……即便沒有人会去挖掘那个坍塌的山洞.但如果东魔祖构建的那个传送阵存在的时间是有限的呢.

敞若他们赶过去那传送阵已经消散.而且就差了那么一个时辰……甚至于几步路的话.那才真的叫做得不偿失.

出手帮助别人.也要看自己是不是心情舒畅.以及身上沒有其他要紧事的时候.

因为如果你心情低落.伤心难过之极的时候.难不成还强撑着精神去帮别人.再比如你刚好有着什么要紧的事.迟上半刻也许就人命关天的话.你还会有闲心去帮助别人.

而沈言心头的这个理由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未必就沒有丁点儿的可能性.

敞若真的撞上了传送阵因为东魔祖留下的能量耗尽而消散.那可就真的是哭都來不及了.

东魔祖费尽千辛万苦才打通的这传送阵.不过是一來一去罢了.一旦能量耗尽.阵法也就等同于彻底坍塌.根本不会存在像是凌城、皇城里的那些传送阵一样.能量耗尽了扔几颗灵石进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