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六吼声

六百三十六 吼声

“那我们赶紧回万剑宗等见到大长老是不是一切事情都会明了了”以沈言的耳力自然是将徐帘的喃喃自语听了个真切于是他甚至顾不上体内那熊熊燃烧的战~欲~望直接便打算无视了远处那散发着极其恐怖气息的妖兽

“也许明了也许不明了”徐帘摇了摇头似乎在打着哑谜不过看他平静的脸色却又让沈言清楚的感觉到他是在很认真的回答着自己的问題

那么很显然也许这个谜底连徐帘都料不出准确率超过五成的一个答案來

“算了……等你问过了师尊之后直接告诉我结果就好我实在无法跟上你的思维节奏”沈言本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旋即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都说了这个秘密有关于我那么想來这个问題的答案应该也与我托不了关系”

“至于那只妖兽……无论是否上境……”沈言顿了顿方才再度压下那因为远处突兀的一声吼叫涌上來的战斗欲~望“我都是沒必要去管的”

“总而言之那妖兽无论只是气势厉害也罢亦或者是实实在在的上境……这个问題还是交给九州的修者们去头疼吧”

“我现在已经不想耽误一丝一毫的时间了”

沈言的话并沒有引起徐帘哪怕丝毫情绪上的波动似乎他永远都只有这么一种表情般

徐帘虽然无法根据自己说了解到的东西百分百的推算出一切來但他却根本就沒有分毫担心亦或者感兴趣的神色流露出來

这倒不是说徐帘突然转了性子对某些让自己并无把握的事情兴趣缺缺了只能从侧面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秘密背后隐藏着的一切虽然徐帘并不成完全洞悉但他却绝不是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

徐帘就是如此一个人对自己根本无法推测出分毫讯息的未知事件报以极度狂热的心态但敞若一件事有了丝毫的已知的讯息那就无法让他的神色出现任何变化了

徐帘的字典里信息知果论同既定论是一样的东西

也即是说一件事如果从因果上注定了最终的结局那么这件事中途无论经历了多少次的转折最终的结果却是既定的像是这样的事情根本无需要去推算中途可能出现的变化只需要知晓大概的结局便足以因为既定论事件也就代表着发展过程中的无序沒有任何可以洞悉到任何一个层次的变化

不过敞若结果既定的话那么中途的发展再如何无序也就根本不影响判断了

至于信息知果若是让寻常人看來徐帘的这个结论未必太狂妄了些……

因为这个结论的意思便是只要你让我知晓了有关这件事某个方面的讯息那么凭借着这一部分的讯息便可以推断出结果

此即为信息知果

只要有讯息沒有任何推断不出的结果如果推断不出要么是信息错误要么便是你的水平不够

若是一个普通人也许在将一件事的讯息知道了百分之六七十左右方才能下定结论这件事的结果会是如何如何

但对于徐帘这一点却是不存在的

他只需要知晓千分之一甚至于哪怕是一个字便能抽丝剥茧的知道这千分之一信息所衍生出去的一切东西

这一点在沈言见识了徐帘可以在脑海中模拟林沉來到天元世界的一千种可能性而不混乱时候便更是得到了确认

沈言的话自然正和徐帘之意他本來就沒有去查探那妖兽一个究竟的打算

于是乎在沈言的话音落罢之后徐帘直接便收回了自己望向远处传來那怒吼方向的平淡目光而后继续顺着先前的路线往前走去

他们此时只需要再往前走一段路程转一个弯到了山谷之后直接就能看见东魔祖曾经设立阵法但现在却已经坍塌掉的山洞

在夜幕笼罩下周围的环境不但幽静阴冷而且更显荒凉

这个荒凉倒不是指周围沒有任何动植物的存在好似沙漠那样……而是沒有一丁点儿人烟味

整个沧州放在九州大陆上乃至于天元世界根本只是偏居一隅的小地方罢了

但实实在在的用一个人的脚步去丈量那所要耗费的时间只怕足以让任何人奔溃

正因为这庞大到无比的整个沧州所以至少有七成以上的地带属于沒有大型城镇的地段

这样一來虽有无数的修者日复以夜的在整个沧州整个九州乃至整个天元世界历练……但那些地方并沒有因为他们的到來变得繁华热闹

待得修炼者们一走顷刻之间那些地方又会被无数的野兽和妖兽占据

想要让一个地方不在荒凉的唯一办法便是联合无数修者出手将方圆千百里的妖兽肃清而后建立城镇

亦或者直接是某一个地域的官~方力量出面肃清一大片可以供人类繁衍生息居住的地方

不过这样的地方是从妖兽手中抢夺來的以至于本就不是固若金汤的顶多便是有强者在其中驻守罢了或许在一次庞大的妖兽潮下就会再度付诸一炬

所以无论是凌城也好还是九州其他的重要城池每一座城池的历史都是足以让人侧目仰望的唯有用无数的时间去和妖兽战斗方才能守住这样一座城池

甚至于即便是连大泽城那样的之城池在大泽山脉里妖兽的围攻之下都在任何人措手不及下直接化为了断壁残垣此后历尽多年方才重新更名为小泽城重建……

可想而知沈言眼中所看到的乃至于心底所想到的这些荒凉的地界想要做出改变绝对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

不但需要绝强的武力还需要无数的时间

沈言其实只不过在心头闪过这些念头罢了倒还不至于想要做出什么肃清方圆千百里范围内的妖兽修建城池这种事情來

即便能将城池顺利的修建起來但如果要守护一个城池数百年让它能立于沧州沈言单单是想一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到了”徐帘平平静静的两个字直接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沈言给惊醒了过來

他连忙环顾了一下四周或者说他看了看四周只不过是一个下意识的行为

不过正前方那个被他弄坍塌的山洞堆砌出來的那一大堆泥石碎块沈言还是能辨别出來的

徐帘的眸子蓦然一凝而后猛的投向了右侧

“这个声音……如果这妖兽沒有动用秘法的话那么它应当是在三十里开外四十里以内”

沈言微微一愣却是有些不解的看向了他

先前压下了那种战斗的欲~望这会儿即便在听到这种狂暴的吼声他心底却也沒有先前那么冲动了

“你怎么知道”

徐帘吸了口气然后语速极快的解释了几句

“声音的传播速度是有一个大概值的如果他沒有动用什么秘法的话……很容易就能依靠这个大概值推断出那只妖兽离我们所在地方的距离”

沈言倒是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他仍然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就算这只妖兽在三十里开外的地方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沈言询问这个问題的时候还忍不住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示意自己的确不明白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这个时候又是一声狂暴的吼声传來徐帘的眉头再度皱在了一起

“如果我说……通过这声音强度的细微变化我能推断出他正在朝这个方向赶來呢”徐帘的目光在言语之间直接落在了那早已坍塌成一堆碎石的山洞上

沈言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一下子就反映了过來

“你的意思是如果这妖兽冲过來极有可能不小心从外部将传送阵给破坏掉”沈言这个时候方才感觉到了一丝急切

毕竟他当初弄塌这山洞的时候为了不想这些碎石碰到东魔祖的棺~材便特意将这些碎石全部震的虚落在了这山洞的各处

倒是根本沒有破坏那传送阵的可能性

但那妖兽可就不一定了……能发出这么狂猛吼声的妖兽必然在体形和力量上都是让人望而生畏的

虽然也有可能这妖兽的体形很小但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却也是会小很多的

所以一旦让一头体形巨大的妖兽冲了过來在那坍塌的山洞上践踏一番里面的传送阵还能不能使用就绝对是两说了

毕竟传送阵虽然也极其坚固但面对一个极有可能属于上境存在的妖兽那所谓的坚固一词不过也就是一个笑话罢了

“你认为呢”徐帘看了他一眼然后平静道

虽然他言语平静不过整个人却是直接往那一堆碎石块处跑了过去

“我们要不要先去杀掉那个妖兽然后……”沈言刚要说些什么却见徐帘已经直接跑了出去他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也顾不上将自己的话说完

所幸徐帘也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这个妖孽却是极其肯定的摇了摇头

“那妖兽还是留给九州之人头疼吧它虽然是在朝这个方向移~动不过速度却并非很快大概还需要半刻钟左右的时间方才能出现在这里这些时间足够你我启动传送阵然后离开了”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权衡了一下利弊也是不再去思索阻拦妖兽的事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便开始用巧劲将面前那些碎裂的石块震往四处这山洞坍塌的时候声势也有些骇人可想而知这一堆碎石的数量并不少

不过好歹沈言龙象金身带來的力量太恐怖倒还不在意这些许的差别……半刻钟的时间足够他将这乱成一团的地方整理出一条通往传送阵的通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