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七袭来

六百三十七 袭来

“呼哈”沈言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身躯微微下沉一拳轰出竟是打出了恐怖的拳风将下方最后剩下的那些碎石块全部吹散开來

“大功告成”沈言拍了拍手然后转过头來看着徐帘道

徐帘并沒有开口似乎是在等着什么少顷之后便又是一声巨吼传來

“那妖兽已经离我们不到五里路程了……”徐帘话音刚落便看见沈言的目光已经投向了他身后眸子里的神色早已满是凝重

“我已经看见它了”沈言倒吸了一口凉气“足有二十余丈高身躯的宽度至少也在五丈以上四爪如刀深深扎入了地下通体黝黑双瞳是血色头顶之上在额头上方一点点的位置还生长着一丈余长如同尖刺一般的东西”

“徐帘……这是什么妖兽我感觉到……它的气息绝对不会比我弱”沈言这个时候已经无法收回自己的目光了

因为那体形巨大的恐怖妖兽的血色双瞳就在他言语之间隔着四五里地的距离便直接与他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如此恐怖的视野和敏锐感知这妖兽绝对是天生的猎杀者

沈言话音刚落徐帘的眼神只是微微闪烁了一下便直接给出了答案

“……如果你的描述沒有出错的话这是荒兽……猎刃嗜血者”

“……怪不得这妖兽会拥有这么恐怖的几乎让我都感觉到窒息的肉~体气息……”沈言这个时候方才凝重道

“这妖兽根本沒有半分妖气的存在那传递过來的威势纯粹是已经凝练到极限的躯~体力量”沈言喃喃道

“荒兽荒兽”

“不对荒兽怎么会出现在九州大陆”沈言这个时候才猛地反应了过來最重要的一点

“传说荒兽在荒古时期衍生但在那个时期却极为弱小……到了上古时期方才是荒兽真正称霸的时代”

徐帘平静道

“所以荒兽在极大多数的情况下都被称之为上古荒兽这上古两个字便代表了上古时期乃是荒兽的天下”

沈言并沒有敢移开自己和那猎刃嗜血者对视的目光他此刻的情形就好像是两个非常恐怖的存在在对峙一般

一旦那一方露怯另外一方便会顷刻间以雷霆之势扑过去

而那猎刃嗜血者虽然同他在对视着不过却也缓慢的再往这个方向移动……乃至于此时已经逼近到了四里地的范围之内

所以听到徐帘的回答之后他只是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这些我在沈家的时候也大抵听说过但这些与这猎刃嗜血者出现在九州大陆又有什么关系”

徐帘嘴角微微上扬似笑未笑

“一般來说上古时期的荒兽譬如铁甲牛、云纹虎之类都在名字中带有极其明显的特征字眼牛虎狼豹狮……这些都是兽修妖气是为妖兽天赋传承的体魄力量便是荒兽”

“而这猎刃嗜血者名姓之中却是有‘者’这样一个字眼者为何意从某种意义上來说便有着人的意思”徐帘言语倒是极为平静不过沈言的神色却是一下子若有所思了起來

“我猜测这猎刃嗜血者中的者字并非形容它类人而是因为它的灵性比之人类也分毫不差”徐帘言及此处沈言极其赞同的微微点了点头

“你说的不错这猎刃嗜血者血瞳中的灵动绝非一个普普通通的只懂得蛮力的荒兽”

荒兽因为体魄力量太过惊人的缘故所以一般都是无法修炼妖气也即是人类修者所称的真气妖气和真气其实都是借助天地灵气炼化而成只不过称谓不同罢了

而大部分的妖兽在开启了浅薄的灵智后便可以懂得吐纳天地灵气的方法一点点的修炼成真正通灵的妖兽

妖兽的智慧是比较高的而荒兽除了某些中高端的荒兽阶层因为体魄力量传承的时间太过悠久种族存在的时间几乎难以计算的缘故灵智比较高以外像是云纹虎铁甲牛之类的荒兽也就跟一般野兽的智慧差不多

蛮力就是他们最强大的战斗方式

打得过就是打得过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这一类的荒兽只会用本能去战斗

若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强大修士完全可以用战斗经验将节奏打出來然后让胜利慢慢的属于自己

可面对猎刃嗜血者这种存在沈言也无法肯定对方的实力会变得多么恐怖

一旦荒兽有了不下于人类的灵智那简直就是毁灭性的事情所幸荒古的时代早已经过去大部分荒兽繁衍的越來越少否则只怕整个天元世界还得天天有无数人死于非命

“嗯它拥有这种灵智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这也不是重点”徐帘平静道然后忽然话音一转却是抛出了另外一句话

“重点你指什么”沈言头也不回的说道

“猎刃嗜血者是荒古末期衍生的一个智慧荒兽族群它们可以吞噬生灵的血肉精华來进化自己的利爪以及身体上一切可以用來战斗的地方”

“因为吞噬这种血肉精华的缘故猎刃嗜血者的寿命几乎是无穷尽的”徐帘解释道

“但我想要告诉你的却是在荒古末期的猎刃嗜血者族群并不算多么强大……据记载所说到了上古时期猎刃嗜血者族群早已经湮灭了无数年”

徐帘话音落罢目光终于是和沈言撞在了一起

沈言听到这里终归是忍不住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徐帘言语中透露出來的这个讯息实在是太过惊人惊讶到他都难以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你的意思是这猎刃嗜血者居然是荒古时期留存下來的么”沈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从荒古时期留存下來的猎刃嗜血者得吸收掉多少生灵的精华对方的实力又会达到一种怎样难以想象的程度

“不错”徐帘的瞳孔蓦然一缩那妖兽硕大的身躯已经出现在了他肉眼可以看见的范围之内

“这猎刃嗜血者足有九成可能性便是从荒古时期留存下來的”

沈言正要说些什么忽然之间便感觉心头一凛而后蓦然转过身去……原來那猎刃嗜血者见他避开了目光以为是自己的“猎物”想要退却竟然是瞬间将自身的速度加到了极限顷刻之间便是越过了这近乎三里地的路程

而他的身子也只是转过來了半个便感觉浑身一凛……沈言前世杀掉了不知凡几的魔族对危险的感应可以说是敏锐到了极点因此他直接便是将浑身所有的真气凝聚在了双臂之上然后只來的一声大喝

“爆体一阶段”

滋啦蹦蹦蹦

咔嚓

一只锋利无比的利爪从半空中高高的落了下來即便是如此深邃的夜里那利爪之上反射出來的寒光也让人看得分明

他利爪接触到他重叠在一起的双臂之时几乎是沒有任何阻拦的便撕裂了他的衣袖还有那韧性极其恐怖的皮肤和肌肉

滋啦的声音是衣袖被划破时候的声音而其后的蹦蹦声便是因为肌肉被划破之时因为其无比坚韧的缘故发出了如此骇人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