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八人欲

六百三十八 人欲

“须臾上青天”

沈言在千分之一个刹那已经知晓自己绝对无法在落地之前调整自己的身体让其不会摔倒在地于是他瞬间将体内剩余不多的真气全部涌向了自己的脚下

须臾上青天步法代表的是速度但沈言此刻的身躯却是在往后倒飞因为身体并非站立的姿态所以他脚下的真气汹涌喷薄而出之后却是将他的身躯瞬间往另一个方向推了过去

那种恐怖的力量直接让他整个人以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斜飞了出去因为须臾上青天步法爆发出來的速度乃至于他整个人便停止了下落几乎是平稳的在天空中倒飞着

而在倒飞出去三个弹指的时间离那猎刃嗜血者足足有近一百余丈的距离后沈言方才终于重新取得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嘶”

沈言这个时候方才察觉到了手臂之上传來的剧痛但他在倒吸了一口凉气后却是顷刻之间将这股剧痛压了下去

“御风”

沈言脚下轻轻一点须臾青天步中的技巧瞬间使出整个人瞬息间在空中倒转了过來总算是以双脚朝地的姿态悬在了半空中

而他双脚下却是一道道细微的气流不断的往两侧分流而去

“坠”沈言心头暗道一声整个人瞬间往下急落而去

双足着地只是将一块巨大的青岩震裂出无数细微的裂痕而他的躯体却只是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反震之力根本沒有任何其他不适的感觉传來

烟尘散尽沈言傲然站定

他的眸子里沒有半分畏惧满是疯狂的战意

而他手臂上的鲜血早已是在倒飞的过程中便因为龙象今身的强大愈合力而不在往下流淌但整个人也不可谓不狼狈

猎刃嗜血者庞大的身躯再一次出现在了三十丈内可见沈言那爆发出体内七成真气将其撞击出去的螺旋真气根本沒有给对方造成多大的影响

沈言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凛然他此刻根本已经是沒有什么太多的对策來应对

“体魄的力量么我”

“比你更强”沈言的眸子里泛起一丝疯狂深可见骨的手臂伤口瞬间崩裂开來而他浑身的肌肉一瞬间便开始虬结了起來

“爆体二阶段”

“爆体三阶段”

感受着对面那个对手的气势几乎是在这瞬间暴涨了无数猎刃嗜血者灵动的血瞳之中同样泛起了一抹慎重

不过转瞬之间这慎重便化为了无尽的怒火因为沈言的目光让他感觉到自己的霸主威严受到了挑衅

猎刃嗜血者的身躯在这一瞬间便扑了上來而沈言这个时候身躯已经细微的开始颤抖了起來

爆体诀虽然强大但使用的时候却必须要循序渐进无法直接直接开启高阶段

而沈言几乎是在一瞬间在二阶段还沒有彻底完全爆发的时候直接便进入了第三阶段

于是二阶段未爆发出來的力量便和三阶段的力量瞬间汇聚在了一起这恐怖的冲击力让沈言龙象金身的强大体魄都无法完全的抵御住

而第四阶段的力量正要爆发沈言却硬生生的将其压了回去因为猎刃嗜血者恐怖的战斗意识已经让它察觉到了自己敌人的变化对方已经攻了过來若他还想要爆发出第四阶段的力量势必还要被白白的拍中第二次

“容我战你”

沈言冷厉的声音直接冲天而起竟是荡漾起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滚滚音波从天空之上高高的朝四面八方扩散开來

而在这之前小泽城里的高端修者早就是已经不知所措了他们察觉到了这猎刃嗜血者的恐怖气息连周天境的修者离得那样远都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顿知这妖兽乃是恐怖的上境存在

小泽城内的周天境修者都杳杳无几而且还是因为曾经大泽城破败后留下來的四分五裂的大家族后裔

这些家族后裔虽然已经遭遇了家族变故不过曾经的见识自然还是存在的他们不如一般周天境的修者也知晓上境修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上境修者根本就不是寻常周天境所能抗衡的存在蜕凡登天绝沒有半点夸张的地方

所以小泽城的高端修者几乎已经是六神无主了所幸小泽城主以及几大家族之人商议了少许便决定通知沧州城那边的修者了

毕竟上境妖兽也唯有同为上境的修者方才能够与之一战寻常周天境界的修者无论有多少都不过是一个死字

在周天境阴阳大圆满境以下还有着用人海战术对付强大修者的说法但绝不会有是认为用人海战术可以在击杀掉一个状态良好的上境存在

那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阶层一在平地一在天

到了周天阴阳大圆满之境体内阴阳相生真气几乎都是无穷无尽所以根本不存在被耗光真气然后围杀的情况

上境强者更是可以短暂的控制周围天地灵气你不懂周天境法则连天地灵气都无法控制和引用拿什么和对方斗

所幸小泽城之人还不明白这气息恐怖到极致的妖兽乃是传说中的荒兽而且还是从荒古时期留存下來的猎刃嗜血者

否则只怕小泽城的人顷刻之间就会失去凭借城池以及阵法对抗敌人的打算那他们也定然不会听到沈言这如斯震撼的一声怒吼了

容我战你

这四个斩钉截铁的字眼却是顷刻间响彻小泽城的上空让无数知情亦或者不知情的修者通通抬起了头來

“这是何人”无数修者人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莫不然是有两位决定强者要大战出手了么”大部分的修者更是猜想到了这一层要明白绝顶强者的战斗可不是朝夕之间就能遇见的若是能从头到尾的观摩这样一次战斗对于自己的提升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听声音似乎是从西南方向传來的……”

“单凭借吼声便有如此威势的修者只怕已是周天晶障境的绝强修士”

“如此旷世之战绝不能轻而易举的错过……众位还不速速前去观战”有些修者早就在这些人的话音还未落罢之时已经是提纵身形往沈言声音传來的地方疾驰了过去

至于先前那妖兽吼声之所以沒有令这些修者有如此鲜明感受的缘故一是因为这妖兽离小泽城

较远它的吼声中也沒有夹杂着真气

另外就是因为小泽城靠近大泽山脉许多居住在山脉深处的周天境妖兽也不时会弄出巨大的动静这些修士也早已见怪不怪了

并不是每个修者都能如同小泽城那些顶尖的周天境强者一般感受到这样妖兽所散发出來的绝强威压的

不过沈言这一声怒吼却是完全不同他以真气爆发而出其穿透力几乎恐怖到极致哪怕是传播到小泽城中声音中的气势依然冲天而起声音的大小也是沒有减弱半分

无数修者几乎是在这一瞬间从小泽城四面八方鱼贯而出朝着沈言声音传來的地方疾驰而去

而且根本不止小泽城的修士连带着在大泽山脉之内历练的以及其他地方的修者只要听到如此凛然的四个字的修者尽皆都是往声音传來的方位赶去

毕竟像是如此恐怖的修者之战绝非轻而易举便能遇到的数十年上百年能赶上这么一次那已经是无比幸运的事情了若是不借此机会去观摩周天境修者彻底翻脸动手的威势又会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情

其实观战的人并不止这么多

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有两对目光刺破了无数的宇宙和空间乃至无穷尽的时间

一道來自于无数的寂灭天火炫寂之火无数颗星辰围绕着的一个巨大身影

那身影的目光中满是得意满是狂妄的笑意好似自己终于捡到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一般终于他还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

“浮黎啊浮黎你压了我多少回次次都是你棋高一着这一次我便不信你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区区小登天境的他在这样狂猛的攻势下存活”

“任你龙象金身九转雷霆……乃至于……那柄刀但沒有臻至巅峰终归不过是蝼蚁蝼蚁而已”

这身影放肆的大笑着将周围的星辰震得“瑟瑟发抖”无尽的天火瞬间熄灭

而在时间与空间交错的某一处那无尽的黑暗中唯一的一点白里那个苍凉落寞的黑衣男子依旧盘膝而坐似乎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动作

他的目光悠然而又深邃他沒有惊讶也沒有惋惜甚至连平静也不曾有

非要用一个词來形容的话那便是死寂

“这一次……算你高一筹”黑衣男子许久之后终于是忍不住摇了摇头无奈的道

“我倒是不知你竟会在我最看重也最在意的东西上去留存‘后手’”

“不过想要他身陨的话……怕是你仍会失算了”

“因为你又忘了一样东西……那便是人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