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三十九震惊

六百三十九 震惊

人欲.

何为人欲.从字面意思上來说.便是人的欲~望.

“给我..滚回去.”

在爆体三阶段的力量之中.沈言整个人的力量.已经是增强到了一种恐怖的极限.一拳轰出.竟是将周围的天地灵气都完全席卷了起來.

这浩瀚的灵气暴动.足以让任何敢在此地修炼的修者一瞬间被这狂暴的灵气弄得无法控制住自己体内的真气而受伤.

携带着雷霆之势的一拳.在沈言纵身跃起之时.竟恍若流星坠落.蓝白色的雷霆真气拖曳出一条绚烂的光线.直接从半空中跨越了出去.

铮.

拳与猎刃嗜血者的利爪相撞.竟是发出了刀剑交鸣的脆响.

这声音虽无比清脆.但却冲空中四面八方的扩散了出去.不知到被多少正往此处赶來的修者纳入了耳中.

“那两位强者已经交上手了.看这威势.绝对是周天晶障境的绝强修士才有的手段.”

“大家快点.强者交手瞬息之间就有无数变化.敞若去的迟了.只怕两人之间早已分出胜负.”

“希望还能赶上这惊天动地的绝强之战.让我等观摩周天晶障境界修者的绝强实力.”

无数修者被周围乱哄哄的声音一惊.本就差不多是极限的速度.不由得又是提升了不少.

而沈言这个时候.却是有苦自己知.

他绝对沒有想到.这猎刃嗜血者二十余丈的身躯.配合着这高高拍落的一爪.竟会有着如此巨大的力量.

以他爆体三阶段带來的增幅.居然硬生生的被对方这一爪.将双足都深深的压入了脚下的土地之中.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越陷越深的趋势.

“孽障.真以为吃定我了么.”沈言心头无奈之至.但突兀之间却是看见这猎刃嗜血者灵动的双瞳之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他顿然忍不住的怒喝出声.

而这根本沒有掩饰的声音.虽未经过真气的增幅.但在他此刻强大的肺腑气息下.也是朝四面八方扩散开來.

顿然让听到这一声怒喝的无数修者为之惊异不已.许多人甚至都忍不住微微的顿住的脚步.在原地面面相觑起來.

“听那强者的声音.竟然并非与我人类强者对战.而是与一头至少周天境的妖兽在战斗.”

极多的修者听到这句话.目光都是忍不住的微微变色.周天境的妖兽.绝大多数修者穷其一生.只怕都沒有见到过这种等级的妖兽.

“嘶……”

更多的修者却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好似遇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

不过这个时候.却无暇有人顾忌到其他人的反应.毕竟一头周天境妖兽所带來的威慑力.实在是太过骇人了一些.

“我们应当速速赶往战场.若是前辈不敌.说不得我们合力之下.也能对那妖兽造成不小的伤害.”有些修者.却是关心起“前辈”的安危來.

“此言极是.敞若让那妖兽跑进了城池之内.只怕无数修者平民都会死伤惨重.”也有不少人.关心起妖兽冲破了封锁之后.会不会对周遭的城池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大抵面对这种事.绝大多数的修者.都是会同心协力先将妖兽击杀.毕竟谁也无法保证.妖兽会对周围的城池造成多大的破坏.

毕竟虽然历练四方的修者多.但成家落户在某个城池中的修者也不少.更主要的则是妖兽侵犯人类领土.这是一种关乎于荣誉的事情.

因此这些修者的话一出口.绝大多数修者都是不自禁的频频点头.示意他们的意见极为正确.

“周天境的妖兽……只怕全身都是宝贝.若是能得到妖丹或者那妖兽身上其他的精华……只怕能换到无数天材地宝啊.”

当然也有很多修者抱着这种浑水摸鱼的念头.因为周天境妖兽的强大.也就代表着这妖兽的浑身上下全部都是宝贝.

无论是价值最大的妖丹.亦或者是躯~体上的其他部件.都是轻而易举不能看见的东西.往往一现世就会卖出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天价.

到时候有了巨大的财富.还害怕修炼的境界不能快速提升.有了极品的灵剑和秘技.越级击杀比自己级别更高的修者.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某些修者小声的嘟囔汇聚起來.却是也让无数人都听到了这声音.看起來有着这种念头的人.也并不在少数.

被利益和荣誉一激.这些修者更是心中热切之极.忍不住的将本就已经臻至极限的速度再度压榨出不少.

沈言自是不知晓自己的怒吼竟然激起这么多修者浑水摸鱼的念头.不过即便知晓他也自然不会在意.不入上境.管你多少修者.都不过是蝼蚁罢了.

更遑论有猎刃嗜血者这种以吸收修炼之人精血的荒兽存在.这些修者胆敢踏入此处.绝对是有多少死多少.而且保准连渣都不会剩.

轰.

沈言怒吼刚刚落罢.猎刃嗜血者灵动的眸子里那蔑视之色已经消失不见.似乎也是被激出了真火.

猎刃嗜血者毕竟是荒古留存下來的妖兽.虽然此刻展露出來的实力有些不符合它这荒古荒兽的名头.但其的战斗力也绝非寻常上境修者可以望其项背的.

而且这荒兽是徐帘口中的智慧种族.其战斗能力和在战斗之中的洞察力自然非比寻常.

乃至于它在察觉到沈言的变化之后.竟是将另外一只利爪以千钧之力轰然拍打在了和沈言右拳相撞在一起的利爪上.

它的两只利爪相撞.却是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鸣.那种声威足以让任何人感觉到心惊肉跳.

沈言刚刚将体内剩余的所有真气凝聚在一起.准备以雷动九天轰出时.却突兀的发觉猎刃嗜血者有了其他的动作.

他还沒有來得及反应过來.便感觉右手处涌來一股无可抵御的澎湃力量.于是他体内刚刚凝聚出來的真气直接不受控制的逸散出体外.他自己的身躯.也是在这无法抵御的力量下猛的朝后倒飞了出去.

深陷于地下的双足也是瞬息之间被震了出來.带起一大堆四散飞扬的尘土和泥石碎片.

“那是什么..”

“我的天啊...”

“这是什么妖兽……它……它看过來了...”无数刚刚赶到战场的修者远远的看到那足有二十余丈高的躯体.顿时忍不住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