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四十惜诵残页的变化

六百四十 惜诵残页的变化

而沈言最担心的情形也同样沒有发生因为他的身躯之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细微的淡金色印痕这些印痕好似汇聚成了什么图案但又看不真切

这些淡金色的痕迹将他身体大部分的关键位置全部遮挡了起來根本沒有沈言想象之中的尴尬之事出现

淡金色痕迹如同纹身般在这样的夜幕之下闪烁着细微的荧光沈言独自一人傲然而立长发无风自动恍若不世战神

无数修者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來无比震撼的看着场中唯一站立着的那个消瘦身影

虽然那身影并沒有多么高大但在这种情形之下所有人的目光再望向他的时候都带着一种敬仰与震撼

虽然任何一个修者都知晓修炼乃是逆天行事但面对一个身躯高达二十余丈仅仅目光就能让千万人奔溃的庞然大物谁又能生的起对抗的念头

至于某些有着浑水摸鱼想法的修者更是早就在看到猎刃嗜血者的一瞬间就完全忘记了自己先前的那些小心思

恐怖

惊悚

无论是堪比并济境本源境的九州剑修乃至于一些堪比周天境的九州剑修在看到那闪烁着幽幽寒光的利爪和灵动的血瞳时也便唯剩下了这样的念头

萌生退意

在看到沈言从数百丈的高空中轰然落下将大地都震裂出至少蔓延数十丈方圆的裂痕时所有的修者几乎都有了退避三舍的想法

连这样绝强的修者都不是这妖兽之敌他们这些人是否來上再多都不过是送死的结局

虽然妖兽犯境关乎修者的荣誉和城池的安危但让那些修者抵御是在可以对抗的范围内才会出现的情形

如果明知道那利爪落下擦着就是死碰到就是伤谁又会嫌自己命长

用徐帘的话说既定的结果就是一个死字还需要反抗么那种情形下转头就跑才是最为正确的做法至少那样还有一线生机

沈言几乎是在下落之后都忍不住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赤身~裸~体的被无数人围观到底会是个什么情形

当然闭上眼睛他是不敢的那猎刃嗜血者几乎是一直关注着他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绝对就会被对方欺身而上

不过半响之后他却只听到了倒吸冷气的声音这倒是让沈言觉得有些奇怪

毕竟无论他从高空落下造成的破坏有多么惊人他体魄的强劲多么难以让人置信可看到这样一个强者赤身~裸~体无论是任何人只怕都会忍不住的嗤笑出声

或许少部分人可以忍住但在场的修者实在是太多了四面八方都是无数想要观摩高端强者战斗的修士沈言就不相信这么多人都可以忍住

于是他终于是暂且的收回了自己略有些奇怪的心思微微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结果他便看到了那在夜幕之下都闪耀着淡淡荧光的淡金色印痕这些印痕并沒有多么密集但却实实在在的将他全身的重要部位遮掩了起來

“惜……诵……”

不知道为什么沈言在看到这些奇怪印痕的时候总感觉这些印痕汇聚在一起之后隐隐约约构成了惜诵两个字

不过这种感觉也极其微弱看起來更像是近似

甚至于这些印痕似乎原本就是不完整的一般连那些淡金色的纹路都显得有些太过浅淡了些若非在夜幕之中这淡金色的荧光实在是无法令人忽视只怕寻常人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这些突兀出现在沈言身上的印痕

(莫不然是因为我先前脑海中萦绕的那些念头被惜诵残页感知到了)

沈言自然不知晓这些印痕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出现不过少顷之后他的心底却是冒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來

至于是对是错他也就无从判断了

毕竟惜诵残页虽然极有灵性可终归只是有性无命之物

吧唧

一声对寻常人可以算是惊天动地的声音响了起來沈言不由得顷刻之间止住思绪而后直接将目光转了过去

这声音竟是那猎刃嗜血者用那布满倒刺如同荆棘般的舌头舔舐自己口腔发出的声音

而这荒兽灵动的血瞳居然是不知何时从沈言身上将目光挪了开來反而是落在了从四面八方赶來准备观战的修者群中

(不好)

沈言心头暗道一声

他顿然记起徐帘所说这猎刃嗜血者的脾性來这荒兽好吸食修者精血

若是真的让它大开杀戒周围这无数修者只怕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挡住即便他们联手使出什么阵法共同御敌也绝沒有相对应的办法去克制这妖兽随意之间的一抓一拍

当体魄的力量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完全可以有着以力破巧的效果

哪怕这些修者汇聚起來的阵法可以封闭住敌人体内真气的流动但这猎刃嗜血者根本就沒有所谓的真气

它所依靠的完全就只有自己那堪称同级……不是同境界整整一个大境界无敌的恐怖体魄力量

一爪轰下去根本不需要去考虑你的真气

因为你即便可以用真气保护住自己的肉~体而且这真气的保护力度也非常强劲但仅仅是那一爪落下透过真气传來的穿透力也足以震碎绝大多数修者的五脏六腑了这样一來你又能拿什么和对方斗而沈言最担心的情形也同样沒有发生因为他的身躯之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细微的淡金色印痕这些印痕好似汇聚成了什么图案但又看不真切

这些淡金色的痕迹将他身体大部分的关键位置全部遮挡了起來根本沒有沈言想象之中的尴尬之事出现

淡金色痕迹如同纹身般在这样的夜幕之下闪烁着细微的荧光沈言独自一人傲然而立长发无风自动恍若不世战神

无数修者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來无比震撼的看着场中唯一站立着的那个消瘦身影

虽然那身影并沒有多么高大但在这种情形之下所有人的目光再望向他的时候都带着一种敬仰与震撼

虽然任何一个修者都知晓修炼乃是逆天行事但面对一个身躯高达二十余丈仅仅目光就能让千万人奔溃的庞然大物谁又能生的起对抗的念头

至于某些有着浑水摸鱼想法的修者更是早就在看到猎刃嗜血者的一瞬间就完全忘记了自己先前的那些小心思

恐怖

惊悚

无论是堪比并济境本源境的九州剑修乃至于一些堪比周天境的九州剑修在看到那闪烁着幽幽寒光的利爪和灵动的血瞳时也便唯剩下了这样的念头

萌生退意

在看到沈言从数百丈的高空中轰然落下将大地都震裂出至少蔓延数十丈方圆的裂痕时所有的修者几乎都有了退避三舍的想法

连这样绝强的修者都不是这妖兽之敌他们这些人是否來上再多都不过是送死的结局

虽然妖兽犯境关乎修者的荣誉和城池的安危但让那些修者抵御是在可以对抗的范围内才会出现的情形

如果明知道那利爪落下擦着就是死碰到就是伤谁又会嫌自己命长

用徐帘的话说既定的结果就是一个死字还需要反抗么那种情形下转头就跑才是最为正确的做法至少那样还有一线生机

沈言几乎是在下落之后都忍不住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赤身~裸~体的被无数人围观到底会是个什么情形

当然闭上眼睛他是不敢的那猎刃嗜血者几乎是一直关注着他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绝对就会被对方欺身而上

不过半响之后他却只听到了倒吸冷气的声音这倒是让沈言觉得有些奇怪

毕竟无论他从高空落下造成的破坏有多么惊人他体魄的强劲多么难以让人置信可看到这样一个强者赤身~裸~体无论是任何人只怕都会忍不住的嗤笑出声

或许少部分人可以忍住但在场的修者实在是太多了四面八方都是无数想要观摩高端强者战斗的修士沈言就不相信这么多人都可以忍住

于是他终于是暂且的收回了自己略有些奇怪的心思微微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结果他便看到了那在夜幕之下都闪耀着淡淡荧光的淡金色印痕这些印痕并沒有多么密集但却实实在在的将他全身的重要部位遮掩了起來

“惜……诵……”

不知道为什么沈言在看到这些奇怪印痕的时候总感觉这些印痕汇聚在一起之后隐隐约约构成了惜诵两个字

不过这种感觉也极其微弱看起來更像是近似

甚至于这些印痕似乎原本就是不完整的一般连那些淡金色的纹路都显得有些太过浅淡了些若非在夜幕之中这淡金色的荧光实在是无法令人忽视只怕寻常人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这些突兀出现在沈言身上的印痕

(莫不然是因为我先前脑海中萦绕的那些念头被惜诵残页感知到了)

沈言自然不知晓这些印痕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出现不过少顷之后他的心底却是冒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來

至于是对是错他也就无从判断了

毕竟惜诵残页虽然极有灵性可终归只是有性无命之物

吧唧

一声对寻常人可以算是惊天动地的声音响了起來沈言不由得顷刻之间止住思绪而后直接将目光转了过去

这声音竟是那猎刃嗜血者用那布满倒刺如同荆棘般的舌头舔舐自己口腔发出的声音

而这荒兽灵动的血瞳居然是不知何时从沈言身上将目光挪了开來反而是落在了从四面八方赶來准备观战的修者群中

(不好)

沈言心头暗道一声

他顿然记起徐帘所说这猎刃嗜血者的脾性來这荒兽好吸食修者精血

若是真的让它大开杀戒周围这无数修者只怕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挡住即便他们联手使出什么阵法共同御敌也绝沒有相对应的办法去克制这妖兽随意之间的一抓一拍

当体魄的力量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完全可以有着以力破巧的效果

哪怕这些修者汇聚起來的阵法可以封闭住敌人体内真气的流动但这猎刃嗜血者根本就沒有所谓的真气

它所依靠的完全就只有自己那堪称同级……不是同境界整整一个大境界无敌的恐怖体魄力量

一爪轰下去根本不需要去考虑你的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