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四十一纹丝不动

章 节六百四十一 纹丝不动

人总是在祸到临头的时候方才懂得后悔

不过若能知道后悔也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的但敞若连性命也丢了的话却是连后悔的机会也沒有了

所以凡事三思而行大抵是沒错的

沈言不是不想救下这些修者而是他根本來不及

他先前被猎刃嗜血者突然爆发出來的巨大力量足足轰飞了那么远的距离一时半刻他自然不会凭空出现在这荒兽的附近

不过好歹一大部分离得稍远一些的修者在见识到了猎刃嗜血者的恐怖后终于是彻底打消了自己留下來观战的念头

毕竟这种圣阶强者和圣阶妖兽之间的战斗虽然千载难逢但若是在明知必死的情形下那观摩战斗提升自己的感悟显然是无法和生命相提并论的

“后方修者切勿太过慌张尽量有条不紊的后退”

沈言因为真气耗尽的缘故唯有动用体魄力量往猎刃嗜血者所在的地方赶去一边忍不住皱着眉头大声喝道

周围的秩序完全已经奔溃了

甚至于某些修者根本都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跑完全就是跟着身边的一大堆人潮左冲右突反倒是让本就混乱的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了

而沈言的提醒显然沒有起到很好的作用毕竟绝大多数的修者都在逃命谁有功夫去有条不紊的往后退

说不得自己一个不留神之间就会被那恐怖的妖兽追上來串在爪子上一口吞入了腹内

在生命有可能受到死亡的威胁前无论沈言的提议是否正确都沒有任何人会抽出时间去思考即便有些人会下意识的改变自己盲目的行为可因为人潮到处涌动的结果最终也还是会彻底融入这股人潮之中

倒不是说融入人潮是因为人多力量大而是因为人数一多说不定死的就不是自己

从某种程度上來说这同样可以算作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

“死不足惜”

看着周围疯狂的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的无数修者沈言终于是忍不住的冷冷出声道

而他的身躯也是不断的上下起伏着往往纵身一跃之间便是数丈高的距离

不过那猎刃嗜血者单单身躯就足有二十余丈长在修者群中一个跳跃就不知道能跨越多少的距离沈言要追上它却也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猎刃嗜血者吞食掉的人类修者越來越多而这荒兽灵动的血瞳也是越发妖艳明亮起來

那其中的血色竟红的有些诡异

“救命……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周围的血腥气越來越浓绝大多数最远处的修者终于是逐渐远离了这地狱

不过因为人潮到处涌动的缘故许多原本可以逃离掉的修者也因为到处乱撞而最终被追上來的猎刃嗜血者尽数吞了个一干二净

在这样的情形下终于是有些修者一边跑一边忍不住凄厉的大喊了起來

沈言虽然每一次跳跃的距离相比猎刃嗜血者短了许多但后者跃进一个人群之中就会停下來动手击杀修者然后将那些尸体吞食掉

所以因为这个缘故沈言也终归是追上了猎刃嗜血者的步伐

最后一次纵起身形而后轰然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沈言总算是看清了这荒兽无比庞大的背影还有一条数丈之长尾端好似燃烧着熊熊暗红中夹杂着幽紫色火焰般的尾巴

“孽障”

沈言虽不是圣人而且这些修者也是各自存了心思方才跑來这里但毕竟同为人类看见一个异族大肆杀虐了如此多的人类修士他仍是忍不住的勃然大怒道

而本來战斗意识极其敏锐的猎刃嗜血者却是因为正在吞食修者尸体的缘故竟然沒有管顾落在自己身后的沈言

“爆体四阶段”

虽然先前有极多的时间让沈言解开这爆体第四阶段的力量但为了早一步追赶上这荒兽他终归是硬生生的将这明明只需要一瞬间的时间给暂且压在了其后

嘎嘣

沈言的手臂与双腿尽皆传出这种骇人的声响而他的身躯也肉眼可见的膨胀了一拳

在爆体四阶段的力量增幅之下沈言此刻便犹若一头人形凶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比恐怖的威压和凛然的煞气

“孽障住手”

沈言在原地最多只能碰到猎刃嗜血者的后足所以他在这一声大喝之后蓦地纵身跃起

猎刃嗜血者早就察觉到了他的气势变化不过这妖兽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沒有选择转过身去迎战……而是再度伸出那满是倒刺的舌头将爪子上串起來的尸体一下子卷进了口中

到了这个时候它再准备反身应战自然已经是來不及了而沈言的身躯也在这一跃之间拔升了足有近乎十丈高的高度

到了这个高度沈言蓦地伸出那被一两道细微金色印痕环绕着的右臂而后一把握住了这荒兽的尾巴

“起”

沈言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都凝在了一点之上而后猛的拉扯了一下猎刃嗜血者的尾巴

猎刃嗜血者那庞大的身躯的后半身微微被提起了一点点然后轰然便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后便任由沈言无论如何使劲也沒有了半点反应

“起”

沈言眸中泛起一丝震惊要知道以他此刻上境的修为动用爆体诀第四阶段的力量可以说是有一座二十余丈高的小山放在面前他都能稳稳当当的拖住

但他仅仅是想要将这猎刃嗜血者的身躯小幅度的甩动一下让其无法正面面对那些正在跌跌撞撞哭爹喊娘往前逃的修者沒想到仅仅只是在对方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提起了那么一点点的高度

等到猎刃嗜血者反应了过來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后半身沈言便感觉到了一种如山般的厚重感

不是一座二十余丈高的山而是一座数百丈放在沈言面前都可以让他感觉到有些无力的大山

纹丝不动

沈言第二次使劲拽着那尾巴的根部但却换來了一个这样的结果他根本沒有扯动猎刃嗜血者的身躯哪怕是让对方的角度偏离那么一丝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