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四十二何故

六百四十二 何故

猎刃嗜血者的血瞳注视到他的躯体目光中不由得掠过一丝贪婪旋即便扬起头颅长声嘶鸣起來

这一声嘹亮的嘶鸣更是将远处那些玩命逃跑的修者吓得亡魂大冒逃命的速度竟是硬生生的又加快了不止一筹

沈言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而这种心悸的感觉却來的毫无端倪

不过当他对上猎刃嗜血者的目光时心头却是微微一颤那种目光简直像极了看见了肉块还饿了数天的饿狼

沈言根本來不及细想

因为猎刃嗜血者硕大的头颅蓦地往前一甩竟是准备一口将他活生生的吞入腹内

敞若沒有被这孽障尾巴上的火焰烧了那么一下沈言必然会选择被它一口吞入腹中毕竟脏腑可比筋骨皮膜要脆弱了无数

但这会儿他却不敢让这荒兽将自己吞入腹内了

若是对方的脏腑之内又有着类似于那种一个照面之间便能让他右手血肉模糊的火焰攻击被吞进了肚子里岂非是自投罗网

沈言整个人的身形刚刚往后一跃跃出数丈距离猎刃嗜血者的头颅便从地面掠过再发出一声巨响的同时将地面直接撞平了一层

(不对劲……)

沈言心头暗自沉吟

这荒兽的战斗意识绝对无比恐怖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使出这种露出空门來的攻击

甚至于看上去对方想要吞吃掉他和击杀掉他的心思已经隐隐约约的影响到了其本身的战斗意识

而沈言念及此处却是又有些不明所以了

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会对这荒兽造成如此大的影响能让这个恐怖的存在情绪失控看其模样甚至于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一般

沈言一时半会儿自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的猎刃嗜血者在头颅撞击地面之后似乎也是一瞬间冷静了下來

那对灵动的眸子闪烁着些微冷光沉静之极的打量着沈言

但即便其目光中的贪婪和嗜血气息隐藏的再好也被沈言察觉了个真切

(断天不对……断天刀魂的气息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到这荒兽应当更沒有可能)

沈言再度和那妖兽回到了互相对峙的阶段不过这一次两者之间的距离却仅仅只有数丈罢了

乘着这个间隙他也开始不断的思索起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这荒兽在意

依照惯性思维沈言最先想到的自然是断天刀魂不过转念之间他又觉得猎刃嗜血者的目的应当不是断天刀魂

毕竟其一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断天刀魂其二便是断天刀若不能成功重铸断天刀魂除了藏在识海中外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难不成是因为九转金丹)

在否定了断天刀魂这个想法之后旋即沈言又想到了自己曾经在沈家祖坟内服用过的那一枚九转金丹

九转金丹的药力到了此时都尚未散尽日日夜夜不断的蕴养着他的四肢百骸可想而知这枚丹药对肉~身的增强有多么巨大

猎刃嗜血者同样是依靠体魄为主的荒兽九转金丹的力量只怕对其的吸引力也是无比巨大的沈言心中越是想越觉得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极大

(不对不对)

沈言倏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顺着猎刃嗜血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

(惜诵残页)

猎刃嗜血者的目光绝对是落在他身躯上那些淡金色的印痕上面这一点判断力沈言还是有的当他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心头却是忍不住的骇然无比

(徐帘说的果真不错这惜诵残页隐藏着极大的秘密)

沈言此刻有太多的疑问想要询问徐帘他下意识的朝后者所在的那座山丘上扫了一眼刚刚看清徐帘的身影便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袭來

不好

沈言甚至都沒有控制身躯朝后转因为他知晓这显然是來不及的所以他在心头暗自念道了一声不妙后直接便微微斜身一个鞭腿便朝后甩去

嗡嗡嗡……

沈言只感觉到右腿之上传來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道甚至于让他那如同精铁般的右腿都微微的有些发麻

这一个鞭腿直接甩在了猎刃嗜血者袭來的利爪之上不但发出了一声如同撞钟般的轰鸣还有着细微的嗡嗡声不断的在周围回响着

沈言直接倒退了三步最后一步落下整个人的右足直接完全陷入了地下甚至于连小腿都完全陷了进去而他的左腿也是一个踉跄差一点沒有摔倒在地

猎刃嗜血者只是上半身微微往后一仰直接便控制住了自己的身形这荒兽蓦地发出一声怒吼好似被沈言一个鞭腿抽这么后仰了一下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情般

“顾不得了”

沈言右腿膝盖以下全部陷入了地下而且在不断的细微颤抖着可想而知先前一个鞭腿抽落下去他受到的反冲力道有多么恐怖

而沈言在听到猎刃嗜血者的怒吼之后心头也是一阵凛然知晓这荒兽怒吼之后自己应当便又会迎來下一次的猛攻

于是乎沈言猛的咬了咬牙眼底也是泛起一丝果决

他的右臂先前被那利爪弄出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痕在剧烈的战斗之中也还根本沒有痊愈……按道理说沈言以爆体诀第四阶段的力量对敌对肉~体的负担就已经极重了

猎刃嗜血者的血瞳注视到他的躯体目光中不由得掠过一丝贪婪旋即便扬起头颅长声嘶鸣起來

这一声嘹亮的嘶鸣更是将远处那些玩命逃跑的修者吓得亡魂大冒逃命的速度竟是硬生生的又加快了不止一筹

沈言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而这种心悸的感觉却來的毫无端倪

不过当他对上猎刃嗜血者的目光时心头却是微微一颤那种目光简直像极了看见了肉块还饿了数天的饿狼

沈言根本來不及细想

因为猎刃嗜血者硕大的头颅蓦地往前一甩竟是准备一口将他活生生的吞入腹内

敞若沒有被这孽障尾巴上的火焰烧了那么一下沈言必然会选择被它一口吞入腹中毕竟脏腑可比筋骨皮膜要脆弱了无数

但这会儿他却不敢让这荒兽将自己吞入腹内了

若是对方的脏腑之内又有着类似于那种一个照面之间便能让他右手血肉模糊的火焰攻击被吞进了肚子里岂非是自投罗网

沈言整个人的身形刚刚往后一跃跃出数丈距离猎刃嗜血者的头颅便从地面掠过再发出一声巨响的同时将地面直接撞平了一层

(不对劲……)

沈言心头暗自沉吟

这荒兽的战斗意识绝对无比恐怖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使出这种露出空门來的攻击

甚至于看上去对方想要吞吃掉他和击杀掉他的心思已经隐隐约约的影响到了其本身的战斗意识

而沈言念及此处却是又有些不明所以了

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会对这荒兽造成如此大的影响能让这个恐怖的存在情绪失控看其模样甚至于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一般

沈言一时半会儿自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的猎刃嗜血者在头颅撞击地面之后似乎也是一瞬间冷静了下來

那对灵动的眸子闪烁着些微冷光沉静之极的打量着沈言

但即便其目光中的贪婪和嗜血气息隐藏的再好也被沈言察觉了个真切

(断天不对……断天刀魂的气息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到这荒兽应当更沒有可能)

沈言再度和那妖兽回到了互相对峙的阶段不过这一次两者之间的距离却仅仅只有数丈罢了

乘着这个间隙他也开始不断的思索起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这荒兽在意

依照惯性思维沈言最先想到的自然是断天刀魂不过转念之间他又觉得猎刃嗜血者的目的应当不是断天刀魂

毕竟其一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断天刀魂其二便是断天刀若不能成功重铸断天刀魂除了藏在识海中外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难不成是因为九转金丹)

在否定了断天刀魂这个想法之后旋即沈言又想到了自己曾经在沈家祖坟内服用过的那一枚九转金丹

九转金丹的药力到了此时都尚未散尽日日夜夜不断的蕴养着他的四肢百骸可想而知这枚丹药对肉~身的增强有多么巨大

猎刃嗜血者同样是依靠体魄为主的荒兽九转金丹的力量只怕对其的吸引力也是无比巨大的沈言心中越是想越觉得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极大

(不对不对)

沈言倏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顺着猎刃嗜血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

(惜诵残页)

猎刃嗜血者的目光绝对是落在他身躯上那些淡金色的印痕上面这一点判断力沈言还是有的当他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心头却是忍不住的骇然无比

(徐帘说的果真不错这惜诵残页隐藏着极大的秘密)

沈言此刻有太多的疑问想要询问徐帘他下意识的朝后者所在的那座山丘上扫了一眼刚刚看清徐帘的身影便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袭來

不好

沈言甚至都沒有控制身躯朝后转因为他知晓这显然是來不及的所以他在心头暗自念道了一声不妙后直接便微微斜身一个鞭腿便朝后甩去

嗡嗡嗡……

沈言只感觉到右腿之上传來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道甚至于让他那如同精铁般的右腿都微微的有些发麻

这一个鞭腿直接甩在了猎刃嗜血者袭來的利爪之上不但发出了一声如同撞钟般的轰鸣还有着细微的嗡嗡声不断的在周围回响着

沈言直接倒退了三步最后一步落下整个人的右足直接完全陷入了地下甚至于连小腿都完全陷了进去而他的左腿也是一个踉跄差一点沒有摔倒在地

猎刃嗜血者只是上半身微微往后一仰直接便控制住了自己的身形这荒兽蓦地发出一声怒吼好似被沈言一个鞭腿抽这么后仰了一下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情般

“顾不得了”

沈言右腿膝盖以下全部陷入了地下而且在不断的细微颤抖着可想而知先前一个鞭腿抽落下去他受到的反冲力道有多么恐怖

而沈言在听到猎刃嗜血者的怒吼之后心头也是一阵凛然知晓这荒兽怒吼之后自己应当便又会迎來下一次的猛攻

于是乎沈言猛的咬了咬牙眼底也是泛起一丝果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