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四十三荒古有兽

六百四十三 荒古有兽

沈言呼出一口气猎刃嗜血者硬生生的往后退了三步或者说是两步半……因为第三步的脚印却是极为浅淡可想而知那时候猎刃嗜血者已经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

但即便如此也已经是让人惊骇莫名了

先前沈言使尽了全身的力量连让这猎刃嗜血者的身躯微微偏转一下角度都做不到但现在却是让其倒退了三步

龙象逆息之威如此可见一斑

但这显然不够

呜呜

沈言仰天长啸口中竟是发出了呜呜的悲鸣声这声音惹得天地都为之一阵怆然周围灵气的波动都因此而变得缓慢了不少

“奔雷”

何谓奔雷自是取奔雷二字之意的一拳雷霆本就迅捷无比敞若其势再奔又是何等的倏忽然而无影形

沈言一拳轰出似乎扯动了空间

周围的空间隐隐荡漾出一层肉眼可见的细微波纹甚至于沈言这一拳都晃出了无数道残影让人不能辨明真假

这自是猎刃嗜血者利爪同沈言右拳撞击在一起所发出的声响前者在万千残影中随意之间便能分辨出藏身于其中的右拳真身这并非是运气使然而是其常人根本都难以想象的战斗意识在作祟

“噗”

沈言的身体迅速再奔溃着龙象逆息对体魄带來强大增幅的同时也带來了极其骇人的压力这种压力以他的身体素质都难以承受以至于在这一拳同猎刃嗜血者利爪相撞在一起的时候终于是在退后数步的同时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有一部分的血雾落在了猎刃嗜血者的身躯之上让这荒兽忍不住的连尾巴都一下子僵硬了起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极其吸引它的东西一般

沈言血液之中混杂着的九转金丹的气息对任何妖兽只要是能感觉出这气息的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猎刃嗜血者虽是荒兽但因为它天性喜好吞食修者血肉因而也在此例

(不行……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这孽障硬生生的拖死)

沈言轻轻抬起手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心头却是忍不住泛起了这个念头來

龙象逆息最恐怖的力量也即是在最初的那一呼一吸之间但先前也仅仅只是让猎刃嗜血者倒退了两步半因而持续这样战斗下去铁定是他的身体先一步奔溃

至于能给这荒兽造成多么眼中的创伤连沈言自己都不敢保证

传说

荒古有兽是为骆头蛇脖鹿角龟眼鱼鳞虎掌鹰爪牛耳

神魔不知其为何物更不知其名故曰其为龙神魔不出世天龙几近至强龙之一族中最者赐其名曰天龙

荒古逝神魔陨落十之**几近全无

及至上古天龙之威震彻洪荒之地洪荒之地大世界有九其三世界内翱翔于九霄之飞禽皆以天龙为尊

天龙之名上古为最

若夫上古天龙者仅次于神魔可称其为大能

“神魔尽陨”

“日月消亡”

“上古天龙乃为至尊”

沈言的身躯忽然之间凭空漂浮了起來随着他这响彻天地间几乎沒有丝毫停顿的三声大喝一道淡淡的虚影开始缓缓的在他身后浮现

那虚影……骆头、蛇脖……几乎看不真切隐隐约约

“哇”

沈言一张口便是忍不住的连带着肺腑内的内脏都有些破碎直接随着一大口鲜血从空中直接落了下去

“给我……凝啊”

猎刃嗜血者在看到那一团夹杂着腑脏碎片的血液时身形几乎是忍不住的便要窜了出去

不过它的眸子在触碰到沈言身体后方那几乎通天彻地蔓延出不知多少丈的巨大虚影时却是忍不住的微微收缩了一下身躯

终究那一团充斥满灵气和九转金丹气息的血液团还是落在了地上顷刻之间便渗进了泥土之中

被两者之间的战斗和先前龙象逆息时所吐出的那一道狂风席卷极其空旷的地面几乎是瞬间便花红草绿了起來让人叹为观止

“孽障受我天龙之怒”

沈言蓦然抬起手指眸中金芒闪烁倒映出上古天龙之影他身后那虚幻的庞大身影仍是微不可查但终究是在他倾尽一切的努力之下稍微将最前方的那一只爪子的一根指头稍微的凝实了那么一点点

凝实的程度仅仅比那几乎不可能察觉的虚影稍微显眼了那么一点点但让一百个修者去看有九十九个都可能会将其忽视掉

不过仅仅只是这稍稍凝实了一点点的龙爪上的一根指头便散发着一种恐怖的声势

因为那指头的周围空间已经隐隐裂开了许多细微的裂痕……好似连空间都要被这一根指头撕裂开來一般

沈言抬起的手指遥遥指向猎刃嗜血者而后微微往前一探仅仅只是那么一探而已

轰咔

那虚幻的龙爪就用那一根手指朝着猎刃嗜血者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