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

六百四十五 手指

所以当任何人得到了这戒指的时候,所面临的必定是极其混乱的局势,以及前赴后继堵住他去路的修者!

在场的修者能冲到最前端的绝大多数都是聪明人,即便后方有冲动的修者,但也无法从人群中挤到最前端來,所以一时之间,离沈言最近的那一圈修者并沒有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于是局面便再度的僵持了下來。

直到另一样东西的出现。

沈言身上的淡金色印痕其实在他从空中跌落下來之后,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而被他身体压住了大半部分的淡金色纸张,虽然只露出了隐隐约约的一角,但毕竟有这么多双眼睛时刻注意着,所以仍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这淡金色的纸张一角便落入了少部分修者的眼帘之内。

绝大多数人都沒有在意。

因为毕竟那只是一件不知晓具体作用的东西,和储物戒指中可能储藏着的无数宝物來说,实在是不足一提。

不过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许多聪明人的。

这些聪明的修者理所当然的想着,既然这露出一角的淡金色纸张被沈言压在了身下,显然便是他在同那妖兽战斗之时所使用的宝物。

而这东西也必然是极其珍贵的,否则为什么沈言偏偏任何灵器都不动用,就将这一张淡金色的纸张给拿了出來?

能在剑圣阶大能战斗之间,占据着这样重要的地位,这张淡金色纸张的奇异和珍贵之处,也便自然可想而知。

有着这样想法的聪明人其实还不少。

不过聪明人总是认为自己才是那个观察到躺在地上那剑圣阶大能最珍贵的宝物的一个人,所以僵持了许久的局面,一下子陷入了混乱之中。

此刻的局面,比之先前猎刃嗜血者大肆杀戮的时候所展现出來的,还要混乱的多。

“大家快围住,千万不能让那些奸猾的小人逃掉了!”

许多在最外层的修者根本就不明白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如此这般的大声呼喊,來引起里三层外三层那些不明所以修者的注意。

这个时候,谁是第一个朝沈言迈出步伐的修者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已经伸出手,触碰到那淡金色纸张一角的修者身上。

聪明不少的同时,自以为是的人也同样有很多。

所以更多的修者,根本沒有管顾这个已经用手触碰到淡金色纸张的人,反而是一拥而上,朝着沈言的储物戒指涌去,想要摘下这颗最大的桃!

虽然局势已经混乱到了这样的地步,但也沒有任何人想要动手。

因为即便再愚笨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明白,一旦动手……就会引发彻底的暴~乱,这样一來,无论是谁的性命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因此在沒有彻底撕破脸皮之前,或者说是依然觉得有分一杯羹的希望中,绝大多数的修者,都是推搡着不断的朝更前方涌去,好似这样便能冲到最里面去抢夺宝物一般。

但此刻触碰到沈言身下那淡金色纸张的修者,却发现了一个让自己郁闷之极的问題,那就是这淡金色的纸张,在他的大力拉扯下,根本就纹丝不动!

还不待有其他的动作,他便直接被一旁的人给挤了开去,摔倒在地上的同时,这修者察觉到了地面传來一阵细微的颤动。

不过他只道是太多修者混乱之间引发的颤动,因此并未太过在意,便立刻从地面上站了起來,又开始了挤迫其他人的动作。

淡金色的纸张毕竟不是被沈言清醒着握在手里,只是被他的身躯压住了一大半而已。

所以仅仅是少顷的功夫,便被一位修者从他的身下给抽了出來。

那修者因为反坐力而一个踉跄,手中的淡金色纸张还沒有拿稳,甚至于连看都沒有看清,便被周围虎视眈眈的修者一巴掌给拍落了!

吼,,

细微的声响随着地面轻微的颤动传來,却是根本沒有引起任何修者的注意。

所有人都在抢夺着沈言手指上带着的储物戒指……当然或许用想办法取下來这储物戒指更合适一些。

因为他们发现,沈言手指上带着的储物戒指沒有任何所谓的防御措施,但他的手指却是微微蜷曲着的。

也即是说,如果不将沈言的手指掰正,这储物戒指一时半会人是取不下來的。

想到了这一点,那些修者自然是用力的掰动沈言弯曲着的手指。但令所有尝试的修者极其无奈的却是,哪怕他们将真气凝在了双手之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掰动那根手指,也根本不能让它有丝毫的变化。

“你生前是大能修士,我等自是敬仰万分!你驱逐妖兽而身陨,为周遭城池与修者所做的贡献,我等也理当记在心中!”

“但今日你既然已身陨,那在强攥着满身的宝物也毫无用处!此举绝非是晚辈无礼,而是前辈死后也要为难我等的缘故!”

有修者终于是忍受不了这种情形了,于是一边言语之间,一边让自己的灵剑出了鞘。

只听得一声铮鸣之后,这修者手中吹毛断发的灵剑闪烁着凌冽寒光的剑刃已经斩在了沈言那蜷曲起來的手指上,但却沒有出现任何的痕迹……哪怕是一丝细微的白痕也沒有。

反而是这修者被这巨大的力道冲击的往后退了一步,竟是硬生生撞得身后不断推挤着数十名修者都是齐齐往后一推。

他手中的灵剑,自然也是一不小心就脱离了他的右手,竟是运气极其糟糕的落进了那深不见底的坑洞之中。

嗷呜,,

一声略有些凄厉的嘶鸣响了起來,某些修者这一次终于是有了反应。

不过在略微回头看了看周围后,他们又再度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毕竟先前那声音实在有些隐约,而且也沒有再度传來,的确是有些让人难以分辨真假。

当然也不乏是某些修者故意利用秘法,制造出这种似真似假的声音來引起人们的警惕和惊慌,好让自己从中得利。

被眼前利益迷惑住了本心的众多修者们,暂时根本就沒有了任何其他的念头,如何夺取眼前触手可及的宝物,才是每一个人都忍不住在考虑的事情。

夺宝,是很能刺激人的字眼。

在这种情况下,莫说是沒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即便是察觉到了危险将要來临,只怕百分之九十九的修者,仍会选择对此无动于衷。

因为所有人都觉得,危险來临,也许对自己來说便是机遇。

敞若危险让一大部分的人逃离,甚至于殒命,那么剩下的一小部分人,成功得到宝物的机会也就越大。

虽然说浑水摸鱼浑水摸鱼,但当局势混乱到了一定的程度时,类似于现在这般……里三层外三层的修者聚在一起,想跑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说是插翅难逃也莫不为过。

虽然在这个层次的修者绝大多数还是无法御空飞行的,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对半空中的人进行攻击。

即便有哪个修者拥有秘法可以飞起來,但绝对会在一瞬间迎接数百上千道攻击……必然会是顷刻之间就会被轰的连渣都不剩。

而每一个修者都有着什么样保命的手段,谁也不知道……也许谁运气好,曾经有些机遇弄到了什么可以飞行的底牌,那也不足为奇。

当修者的基数一大是,什么底牌都有出现的可能性。

但底牌底牌,就是撕破脸,最终一搏的时候才会显露的手段。

在场的修者近乎万余名,所有拿到储物戒指还拥有一定把握能逃离众人围堵底牌的修者,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暴露。

所有人其实都在等待一个机会。

也即是类似于那种将要來临的危险那样的机会……必须要用什么办法,让大部分的修者脱离这个圈子,或者直接殒命,那些掌握着底牌的修者,才能有更大的把握成功夺走储物戒指。

因而先前的那细微吼声微弱到了极点,绝大多数的修者都选择了无视……也有一小部分,虽然有些隐约觉察到了一些不妙,但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念头和侥幸心理,并沒有说出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局势的混乱一直持续着,当淡金色的纸张终于被一名修者抢到手中,同时因为身边的修者都在你推我挤之中摔倒在地一片的原因,他终于是一脸焦急之色的用目光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淡金色纸张。

说來也奇怪,这纸张先前还闪烁着细微的淡金色光芒,但到了他的手中,那细微的光芒却好似消失了一般。

那修者观察了半响,也沒有弄明白这淡金色的纸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物。

是用來进攻的?防守的?还是辅助的?这一切他根本就不知道。哪怕是用自己的灵识触碰到这淡金色的纸张,也根本得不到任何的反馈信息。

这修者面上的喜悦和焦急终于是微微一滞,旋即忍不住的无奈的摇了摇头。

周围那些正准备欺身而上的修者也是随之一愣,但顷刻间便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对方欲擒故纵的把戏……于是乎一窝蜂的再度朝这修者涌了过去!

吼,,

吼,,

吼,,

这个时候,终于传來了三声怒吼。

这三声怒吼一声比一声嘹亮,一声比一声愤怒。待得最后一声怒吼响彻天际时,那深不见底的坑洞之中,瞬息间跃出一个庞大如一座小山般的身影。

轰隆,,

这身影落地之时,利爪着地的地方,瞬间有着多名修者顷刻间殒命。周围的好运一些的修者,也是被落地时席卷出的巨大气浪,给直接掀飞了出去。

而那不知名姓的修者手中握着的淡金色惜诵残页纸张,也在猎刃嗜血者出现的这一刻,瞬间金芒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