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四十六玄水龟息

仙誓 六百四十六 玄水龟息

吼..

吼..

吼..

这个时候.终于传來了三声怒吼.

这三声怒吼一声比一声嘹亮.一声比一声愤怒.待得最后一声怒吼响彻天际时.那深不见底的坑洞之中.瞬息间跃出一个庞大如一座小山般的身影.

轰隆..

这身影落地之时.利爪着地的地方.瞬间有着多名修者顷刻间殒命.周围的好运一些的修者.也是被落地时席卷出的巨大气浪.给直接掀飞了出去.

那不知名姓的修者手中紧握着的淡金色惜诵残页纸张.在猎刃嗜血者出现的这一刻.瞬间金芒大作.

无数修者都因为这刺眼的金芒而忍不住的遮掩住了自己的双眸.但却仍感觉自己的双眼隐隐作痛.这是何其耀眼的光芒.

到了此时.若再沒有人反应过來.那修者手中不起眼的淡金色纸张.很有可能便是沈言用之于战斗的珍贵宝物.那这些修者的脑子恐怕都被驴踢了.

但即便反应过來了这一点.却也沒有了任何修者.有着想将那淡金色的纸张据为己有的念头.因为猎刃嗜血者那庞大的身躯.正跃向半空.朝紧握着淡金色纸张的那人袭去.

一爪落下.焉有性命可在.

几乎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沒有.先前还因为自己抢夺到了这淡金色纸张从暗自欣喜到发现纸张沒有任何特殊之处的失望的修者.便已经被那利爪完全轰成了碎片.

猎刃嗜血者这一次却直接无视了周围的无数修者.反而是迫不及待的用利爪接住了从半空中缓缓飘落的惜诵残页.

这淡金色的纸张落在了这荒兽的手里.周围的修者却是再沒有了先前那种不顾一切想要争抢的念头.反而是生怕被对方给惦记上了.

不过猎刃嗜血者竟是完全沒有想要用利爪串上几个人來吞食的打算.反而是用灵动的眸子垂~涎的望着手中的惜诵残页.但随即却又忍不住偏过头去看了倒在地上的沈言一眼.眼底却是禁不住的泛起了一丝畏惧.

吼..

猎刃嗜血者煞气凛然的扫视了周围一眼.然后轰然跃起.直接落在了沈言身边.

至于那些退之不及的修者.自是只能无端端的白送了性命.

贪~婪是一种罪过.敞若这种罪过让自己的性命都为此而丢掉了.那只怕对于那些已经身陨的修者來说.这世上便再沒有比贪~婪更大的罪了.

猎刃嗜血者仿佛是在考虑着什么一般.在下落之后压死了许多修者外.便呆在沈言身边不远处再沒有了其他的动作.

而众多修者在微微一滞后.却是已被这种无声的压抑弄得差一点奔溃了.

先前他们之所以敢去抢沈言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那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后者已经身陨了.

而现在的猎刃嗜血者.虽然明显和沈言经过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但它到底收了多重的伤.根本沒有任何人能猜得到.

或者换句话说.哪怕这荒兽浑身上下都已经沒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了.只要他仍能站立在众多修者的面前.也绝对沒有任何人敢生起什么肆意妄为的念头來.

哪怕它伤的再重.也是剑圣阶的存在.

不需用多大的手段.便能轻易抹杀掉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是受了多重的伤.只要仍有一口气在.在场的这些修者.谁人能够近身.

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之下.但凡这些修者还有那么一丝一毫的理智.都不可能生出什么和猎刃嗜血者对抗的念头.

于是在气氛诡异的凝滞了许久之后.发现猎刃嗜血者半响沒有任何其他动作的万余名修者们.都缓慢之极的一步步往后退去.

这一次竟是极其的有序.

毕竟这一次和先前不同.先前是因为猎刃嗜血者在不停的杀戮.每个人都可能面临生命危险.所以才会混乱成那个样子.

而现在却是这只妖兽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沒有做出击杀其他的修者这样的事情.但谁又想去试一试弄出一些大动静來会不会惊醒了对方.

一旦局势变得混乱了起來.说不定就会引起了这妖兽的注意……到时候只怕后悔都來不及了.

这些修者自然是沒有人敢去做出这样的试验.于是所有人后退的速度都有些缓慢.甚至于万余名修者往后退去的时候.竟然连脚下发出的声音都细微到了极点.

不过先前庆幸自己在众多修者围起來的大圈子最里层的那些修者.此刻却是暗自恨不得自己离这里越远越好.

无论是谁.在后退的同时紧紧盯着那如同小山般的躯体.生怕对方会突然转过了身來杀向人群.都会有一种弹指如年的感觉.

万余名修者如蝗虫般袭來.却犹如丧家之犬般灰溜溜的潮水而去.

这一切并沒有影响到猎刃嗜血者不时看向自己利爪中躺着的淡金色纸张眼露垂~涎.但不经意间扫到躺在地上的沈言.却又忍不住微微一颤的动作.

这只恐怖的荒兽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连它自己都不知晓.

而对于惜诵残页的贪~婪.又好似一种与生俱來的念头般.虽然它并不知道这淡金色的纸张对自己有什么用处.

“为了惜诵残页么.”徐帘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直到那些修者完全退出他的视野之后.方才缓缓的出声道.

喃喃自语罢.徐帘终于是从藏身的山丘之后绕了出來.然后往沈言所在的地方走去.

他先前之所以不担心沈言.便是因为极其清楚后者的体魄到底有多么强劲.哪怕只是下意识的自我防御.那些低阶修者.也根本无法对他的身躯造成任何的破坏.

不过此刻他竟是毫无防备的朝沈言所在处走过去.当然这并沒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不过后者的身边.还有着一只如小山般的荒兽.才是令人感觉有些莫名的地方.

君不见先前那些修者一个比一个退得果断.徐帘居然敢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凑到近前.简直有些让人不明就里.

吼..

直到徐帘走入了距离沈言还有数丈距离的范围内.这荒兽终于是瞬间停止了在纸张和沈言之间來回移动目光的动作.反而是一下子转过硕大的头颅.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好似在警告着徐帘一般.

徐帘直接便顿住了步伐.

他沒有后退.猎刃嗜血者不知为什么.也并未扑上前來.

再过了少顷功夫.躺在地上的沈言.终于是微微动了动手指.

当手指有了细微的活动之后.他身躯中的生命气机一下子就变得愈发浓郁起來.再沒有了先前那种毫无气息的死寂之意.

“呼..”

沈言一个纵身从地上跃了起來.体内真气微微一震.身上那些早就凝结的血痂便直接被震落了下來.而他也是直接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袭备用的灰色长衫穿在了身上.

做完这一切后.沈言方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第一眼便看见了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徐帘.

“沒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能恢复的这么快.”

沈言望着徐帘如此说道.

“因为九转金丹和涅槃丹的药力么.”徐帘打量着在沈言身后犹犹豫豫.但却沒有什么杀意的猎刃嗜血者.并沒有提醒后者那只恐怖的荒兽离他不过一两丈的距离.

“差不多吧.”沈言点了点头.“九转金丹和涅槃丹的药力完全都隐沒在我的四肢百骸中.不到真气耗尽.油尽灯枯的时候.这两枚丹药的药力根本就逼不出來.”

“虽然他们的药力极其恐怖……不过能迅速的恢复.倒是多亏了我不知觉间步入上境第二境通脉境时所领悟的玄水龟息之法.”

见徐帘不知在打量什么地方的目光转向了自己.沈言也不待他说话.便再度说了下去.

“据龙象金身诀的叙述.这玄水龟同样是荒兽.而且寿命极其悠久.”

“这玄水龟息之法.对于战斗倒是沒有多大的作用.但无论受了多重的伤势.只要封闭自身的五感六识施展此法.便会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恢复.”

“我先前就是陷入了那种封闭五感六识的情况之中……再加上九转金丹和涅槃丹的力量.修复天龙之怒带來的创伤速度.的确有些超过了我的想象.”

沈言言语之间.却是破有些兴奋之色.

毕竟施展了天龙怒.直接莫名其妙的突破了上境第一境的屏障步入了第二境不说.还学会了这样一种恢复力极其恐怖的秘法.也的确是因祸得福了.

“封闭五感六识.”徐帘却是微微皱了皱眉.“这种法子……只怕你今后应当沒有什么会用到的机会了.”

“哦.”沈言的神色微微一滞.旋即忍不住的询问出声.“为什么呢.”

徐帘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算了.总而言之得到这秘法也不是什么坏事.”沈言见他沒有回答的意思.却也不再追问.摇了摇头之后.方才想起另外一件事來.

“对了.那只荒兽呢.”

徐帘朝他扬了扬头.

“嗯.”沈言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结果徐帘又朝他扬了扬头.

沈言终于是反映了过來.不明所以的将头转了过去……结果刚刚转过头來.便发觉一个骇人的巨大头颅.以及一对灵动的血瞳.差一点便同他的脑袋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