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四十七疑点

仙誓 六百四十七 疑点

沈言在极度的惊讶之下所作出的第一个动作.居然是眨巴了一下眼睛.

而后更令人感觉到惊奇的.却是猎刃嗜血者在微微一愣之后.竟然也是眨巴了一下自己那对灵动的血瞳.

“孽障.你待如何.”

沈言知晓这荒兽通灵.于是在反应过來之后.蓦地急退一步.而后厉声喝问道.

徐帘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看到了猎刃嗜血者的动作.却又停下了自己将要出口的话.

呜..

沈言竟然从猎刃嗜血者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委屈.他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将自己的利爪凑到了自己的身前.

他并沒有从这荒兽的身上察觉到丝毫的杀气.否则又怎么可能安然到这种无动于衷的地步.“什么.”沈言将目光微微一偏.方才看清猎刃嗜血者那利爪之上躺着的一张淡金色纸张.

“惜诵残页.”沈言不自禁的喃喃出声.

见猎刃嗜血者并沒有什么其他的动作.沈言在迟疑了少片刻后.方才伸出手去.将那淡金色的纸张拿了下來.

直到他拿走了惜诵残页半响之后.沈言还是有些转不过弯來.

这猎刃嗜血者难不成是脑袋出了问題么.居然先后的变化会如此巨大.简直让他都难以想象.

“徐帘……它这是什么情况.”因为自己先前昏迷过去的缘故.连五感六识都完全封闭了那么一小段的时间.所以沈言在思之无果后.唯有看向徐帘道.

“还记得你昏迷前一瞬的事情么.”徐帘往前走了两步.而后说道.

“昏迷之前.”沈言神色一动.旋即便点了点头.“我是因为想要动用爆体诀第六重的力量.方才会导致自己昏迷的.”

“不错.”徐帘平静的声音响起.“虽然你先前的的确确是昏迷了过去.不过那天龙之怒的虚影也同样是被你凝聚了出來.”

“还记得天龙虚影.落下的一指么.”

沈言听到徐帘的询问声.眉头微微皱了皱.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得.

“那就结了.”徐帘看了他一眼.而后道.“那一指落下.猎刃嗜血者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被拍进了地底.”

沈言听到此处.却是一滞.旋即急急忙忙的打断了徐帘的话.

“我如果沒有听错的话.你说的是……地底.而不是地下.”

地底和地下.两个词语的意思虽然极其相近.但潜在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是地底.”徐帘的声音虽然依然平静.但语气却是很肯定.“看见那边的深坑了沒有.那就是天龙虚影一指造成的后果.”

沈言先前醒转过來.虽然目光也晃过了那坑洞.不过却是并沒有过多的注意.

此刻听到徐帘的提醒.他直接便转过身去往前走了几步.当站在那坑洞的边缘往下看了一眼后.沈言的目光早已是忍不住的惊骇.

根本不需用去猜测这坑洞有多深.因为沈言先前站在那洞口.居然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回风.

这是何其恐怖的事情.

除了完全将地底穿透外.便只有这坑洞实在是深到一种难以估计的地步时.方才会出现的情形.那坑洞中细微的回风.就是最有利的证明.

这坑洞深不可测的证明.

见到这坑洞之后.沈言终于是略有些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徐帘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猎刃嗜血者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完全就是因为被天龙虚影给吓到了.”

除了这个结果意外.沈言根本想不出任何其他的理由來.

不过这一次他的确猜测的不错.而徐帘也给出了这个猜测能合理存在的解释.

“不错.是因为天龙虚影的缘故.”

“不过并非因为天龙虚影将它压进地面的一指.而是因为荒兽之间的等级制度极其分明的缘故.让它察觉到了那种与生俱來.深入灵魂里的威压感.”

徐帘言语之间.沒有丝毫波动.根本不在意自己口中述说着的是一头荒兽.还是一颗石子.

沈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旋即再度问出了一个问題.

“天龙虚影让它察觉到了那种恐怖的威压.也就是说.它虽然本意是针对我而來.但却因为先前那威压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

“大概如此.”徐帘想了想道.“不过猎刃嗜血者倒并非是针对你而來.”

“难道是传送阵.”沈言先是不明所以的看了仍在原地的猎刃嗜血者.然后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那就更不是了.”徐帘摇了摇头.“你们两方战斗的地点距离传送阵也有一段距离.它若是想要毁掉传送阵的话.根本沒有必要如此麻烦.”

沈言略微一思筹.顿觉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以猎刃嗜血者的身躯和体魄力量來说.先前若是想要破坏传送阵的话……只需要站在他轰塌的那些碎石上面跳跃一下.那些碎石堆下面掩藏着的传送阵必然就会被毁掉.

“既然不是为我而來.也不是为传送阵而來.那你说说.这荒兽莫不成是疯了么.”沈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旋即又是自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说來也是.这荒兽现在的模样简直太奇怪了点……和先前完全就是判若两人.不.两兽.若是以现在它的模样和先前那择人欲噬的凶狠比较的话.只怕毫无端由的和我战斗在一起.也不是什么难以令人接受的事情.”

徐帘待得他说完这些话.方才很平淡的摇了摇头.也即意味着沈言言语之间的所有猜测和假设都不成立.

“这荒兽之所以会纠缠上你……完全是因为惜诵残页的缘故.”

“惜诵残页.”沈言忍不住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淡金色纸张.然后又摇晃了一下.明显是在询问徐帘你确定就是因为此物.

“好吧.惜诵残页.”见徐帘毫无反应后.沈言只好接受了他的解释.“不过你总得告诉我.这荒兽想要惜诵残页去做些什么.”

徐帘见他如此模样.却是指了指猎刃嗜血者的双瞳.

沈言顺着他的手指望了过去.却是一下子恍然.

因为他看见猎刃嗜血者的血瞳.竟还是忍不住的朝他手中的惜诵残页看了过來.这个发现.让沈言顿然感觉到了此事的蹊跷.

“徐帘.这是怎么回事.”沈言忍不住的走到了徐帘的近前.而后低声问道.

“你不觉得有一件事很奇怪么.”徐帘并沒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題.反而是反问了一句.

“什么事.”

“为什么荒古时期的一只荒兽.经历了无尽岁月的变迁.连神魔都陨落无数的情形下……还能存活下來.对于这一点.你难道真的不感觉奇怪么.”

徐帘抬了抬眼.云淡风轻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