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四十九愿否

仙誓 六百四十九 愿否

沈言听到此处.终于是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敞若某个人脑海中冒出一个只有自己知晓而他又不说出口去的念头的话.这世上便绝不会有另外一个人知晓了.无论对方的本事有多大.”

徐帘静静听他说完.方才肯定的点了点头.

“理应如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随你了.反正你不打算的说的话.我也是不可能撬开你的嘴知道你那些所谓的猜测的.”

沈言耸了耸肩.一副既然如此.那就任由你的模样.

“……我们现在是要回天元本陆了吧.”沈言说完那番话之后微微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询问了一声.见到徐帘点了点头.他方才继续说道.

“那这只荒兽……该怎么办.”

沈言尝试着靠近了一下猎刃嗜血者.发现后者虽然血瞳之中的神色略有些繁复.但终究沒有杀意在内.

“看其模样.应当是被上古天龙之威震慑到了.”

徐帘想了想说道.

“上古天龙毕竟在荒古也算是鼎鼎有名的荒兽一脉.现在既然明显有了被你慑服的情况.那不如尝试着看看能否让它跟着你走.”

“此兽若是能收为坐骑.倒也算是一大助力.”

徐帘这话可沒有半分虚假的地方.连沈言都需要唤出自己根本无法掌握的天龙虚影來镇压着荒兽.可想而知其实力的恐怖.

如果真的将此兽收为了坐骑.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一大助力.简直是超级了不得的恐怖帮手了.

沈言听闻徐帘此言.眸中也是泛起一丝火热.

如此恐怖的荒兽猎刃嗜血者.荒古世界留存下來.被镇压在泰岳山下无数年方才流传下來的一丝血脉.这样的荒古之兽.真的可以被自己役使为坐骑么.

即便沈言自己.都不敢说出什么信心十足的话來.

毕竟那是荒兽.至少在目前为止.整个天元世界都属于独一无二的猎刃嗜血者.这样的存在一般都会有着自己的傲气.他能否降服对方.那还是个未知数.

因为猎刃嗜血者如果不喜欢沈言的话.即便后者能镇压住它.甚至于杀了它.这荒兽也照样不会屈服.

不要以为只有人类才有所谓的傲骨.荒兽同样也有.

如猎刃嗜血者这般灵性的荒兽.其傲骨自然更重.或许击败不难.难得便是彻底将其收服.

天元世界内现在的妖兽之类.的确是容易收服之极.因为大部分的妖兽都会怕死.既然怕死.那自然只有臣服.

可荒兽不会.猎刃嗜血者这种依靠杀戮嗜血为生的存在便更不会.它们不怕死.哪怕是泰岳山下无数年的镇压.都沒有将其的嗜血本性消弭掉半分.如此便可见一斑.

对于这样的存在.唯有得到了其本心真正的认可.方才能真正的让其成为自己的坐骑.想要用强.那最终智能落得一个鱼死网破的结果.

因此沈言虽然心头火热之极.但当目光同猎刃嗜血者对上的那一刻.还是犹如当头淋下了一盆冷水般一下子清醒了过來.

猎刃嗜血者的眸子中.可谓是各种神色交加.

它怔怔的盯着面前这个男子.这个可以让上古天龙显形的恐怖青年.它虽然灵智极高.但此刻也不明白对方站在自己面前.用这种目光打量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猎刃嗜血者.我乃沈言.今日你败于我手..”

沈言说出败于我手几个字的时候.倒是沒有什么羞愧之色.毕竟天龙之怒也是由他催动的.所以这样说.也算不得扯牛皮撒大谎.

吼..

猎刃嗜血者忿忿不平的发出了一声怒吼.这怒吼声前半部分听着还有些威势.不过后半部分却明显有些畏畏缩缩的感觉.

这倒不是说他因为恐惧或者害怕沈言之类的缘故.只是因为那上古天龙的威压罢了.

上古天龙的血脉和威压对于荒兽來说.那就如同凡人之于至高无上的帝皇.骨子里的威压.让它根本无法还能保持住自己的血性.

而且这荒兽猎刃嗜血者虽然极其聪慧.战斗意识也极为恐怖.但毕竟还是荒兽.想不出那么多门门道道來.

它一度认为先前的天龙虚影就是面前这个青年实力的一部分.既然是一部分.那对方随时可能凝聚出第二道虚影再度将他给拍到地底深处去.

所以它虽然听到沈言的话明显有些愤怒之极.但一想起那浩瀚的天龙虚影.这势头便一下子收了回去.

于是沈言神色一凛.便厉喝出声.

“我可问你.愿成为我之坐骑.此后随我行走四方.纵横天元.”

吼..

猎刃嗜血者虽然无法完全辨别出沈言到底在说些什么.但到了上境的境界.明明之中都对周围一小方天地有所感应.所以沈言的话一出口.它完全就感觉到了这其中蕴藏着的含义.

荒古之兽.猎刃嗜血者族群血戮部落昔日的王.怎可能成为荒古世界.最弱小的族群..人类的坐骑.

绝不容许.

虽然上古天龙的威压并未失效.但猎刃嗜血者这一次仍是无比愤怒的怒吼出声.这声音直接响彻九霄.如同先前同沈言战斗之时.沒有被天龙虚影影响时那种气势一般无二.

(这孽障.好傲的性子.)

沈言的眸中泛起一丝骇然.却是忍不住的暗暗可惜.不过显然他不是一个如此轻易便想放弃的人.

猎刃嗜血者成为坐骑.这样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无论如何.既然他先前已经慑服这猎刃嗜血者了一次.便必定能慑服其第二次.

谁也不能阻挡.

“孽障.今日若不愿成为我之坐骑.便叫你來得去不得.”

沈言这番话是何等的霸气.这就是他的性子……你区区一只荒兽.再傲能如何.

降服.或者死.

沈言根本沒有考虑自己能否击杀这猎刃嗜血者.完全就是极其顺畅的说出了这一番话來.

猎刃嗜血者眸中凶光一闪而过.竟欲扬起利爪再度朝沈言拍去……当沈言都准备倒退之时.它却是突兀的再度将利爪收了回去.

沈言微微一愣之后.却也了然.

(必定是徐帘所说.上古天龙虚影的缘故.沒想到天龙虚影.竟然让这性子桀骜到如此程度的荒兽.都促狭成了这般模样.)

他看到猎刃嗜血者瞳孔中满是厉然之色.却是眉头一动.旋即竟纵身一跃.

“爆体一阶段.”

“爆体二阶段.”

“爆体三阶段.”

沈言足足跃上了数十丈高的天穹.他因为突破到上境第二境通脉境的缘故.再加上涅槃丹与九转金丹.乃至于玄水龟息之法的缘故.全身上下的伤势.早就已经好了个九成九.

于是从数十丈高空落下的同时.他整个人便已经再度恢复了那副战意滔天的模样.

爆体三阶段的力量毫无保留的进行破坏.足以夷平一座山峰.

轰咔.

猎刃嗜血者因为天龙威压.再加上沒有察觉到沈言有半分杀意的缘故.也是有些茫然的抬起头颅朝天空中望去.

岂料它刚刚抬起头來.沈言便携着万钧之势轰然落在了它的背上.而后硬生生的抓住了它头颅侧面生长出來的两根弧形骨刺.

吼..

吼..

这猎刃嗜血者.乃是曾经血戮部落的王.怎么可能容忍一个渺小的人类站立在自己的背部.

于是它疯狂的在原地上窜下跳了起來.甚至于将尾巴扬起朝沈言倒抽了过去.不过一來它身躯太过庞大.二來这尾巴上也沒有那恐怖的幽紫色火焰了.沈言根本就沒有丝毫担忧的地方.

即便是硬生生的被这尾巴抽上一下.顶多也只是因为猎刃嗜血者同样强大的体魄力量而感觉到生疼罢了.想要如此轻而易举的让他受伤.那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吼..

猎刃嗜血者毕竟无法口吐人言.因此只能无比愤怒的怒吼着.同时身躯几乎都彻底的倾斜了过來.但沈言脚底却如同生根了一般.根本连动摇半分都沒有.

任由着猎刃嗜血者如何剧烈的动作.沈言用手紧紧的抓住那两根弧形的骨刺.根本就是千钧不动.

足足折腾了一刻钟.见猎刃嗜血者仍然毫不停歇的在用这种方式想要甩脱他.沈言却也有些暗暗的不耐烦起來.

不过他却也有些无奈之极.甚至于都喃喃自语念叨出声.

“先前却是沒有想到这样好的一个去处……敞若刚刚能站在这里.那便只有我攻击它的份儿.哪里还会落到那种境地.”

“不过话又说回來.先前它尾巴末端可是有着那恐怖的幽紫色火焰……要是不慎被抽在了手臂和头颅上.那倒也让人进退两难.”

沈言虽然像是这般想.但也明白.

他此刻之所以能站在这荒兽的背上.却是一个个因素相结合的缘故.

先前他和这猎刃嗜血者战斗的时候.无论他有沒有杀意.对方都绝对不可能让他跳上半空中还稳稳朝自己的方向落下來.必定是会反击或者躲开.

此时因为有天龙虚影从骨子里带來的威压缘故.这猎刃嗜血者虽然愤怒.但终究是不敢出手.

而沈言也是抱着收服它的念头.自然不可能带有杀意.如此多的原因凑在一起.方才造就了现在这种局面.

眼见着猎刃嗜血者的仍然是在怒吼连连.甚至于上窜下跳想要将他从背上甩下來.沈言也终于是沒有了先前那么多的心思.整个人的面色却是变得越來越凛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