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五十慑服

仙誓 六百五十慑服

仙誓_仙誓全文免费阅读_章节六百五十?慑服来自他此刻之所以能站在这荒兽的背上,却是一个个因素相结合的缘故。

先前他和这猎刃嗜血者战斗的时候,无论他有沒有杀意,对方都绝对不可能让他跳上半空中还稳稳朝自己的方向落下來,必定是会反击或者躲开!

此时因为有天龙虚影从骨子里带來的威压缘故,这猎刃嗜血者虽然愤怒,但终究是不敢出手。

而沈言也是抱着收服它的念头,自然不可能带有杀意,如此多的原因凑在一起,方才造就了现在这种局面。

眼见着猎刃嗜血者的仍然是在怒吼连连,甚至于上窜下跳想要将他从背上甩下來,沈言也终于是沒有了先前那么多的心思,整个人的面色却是变得越來越凛然了起來。

“孽障!让你成为我坐骑,竟如此辱沒了你不成?”

沈言整个人的目光,都散发着一种极其骇人的凶戾之意。

猎刃嗜血者听闻他的言语,却是猛的将那硕大的头颅倒转了过來,血瞳之中渗透着无比傲然之色,好似在说你早该醒悟了!

沈言见状,心头却是沒由來的火气暴涨,他眸中倒影这方天地,随着他的瞳孔因为愤怒而剧烈的不断收缩,眼中的天地,好似都隐隐的开始倒转了起來一样。

猎刃嗜血者眼底掠过一丝惊芒,虽然明明知道自己转过头來除了能看到沈言以外,便无法对后者造成任何其他的影响,可它仍是用那一对血瞳死死的盯着沈言,好似要明明确确的告诉他,想让血戮部落的王成为你的坐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沈言心头的愤怒越來越盛。

甚至于,他瞳孔中的天地都开始剧烈的旋转了起來……那是无边的怒火交织着,扭曲了目光所见到的一切。

这是从本心深处,从灵魂深处所散发出的愠怒。

让你成为我的坐骑,乃是你猎刃嗜血者的幸运!非但不从,竟还敢如此百般推?!难不成我沈言……便真个如此辱沒了你的威名不成!

吼,,

猎刃嗜血者隐隐约约从沈言的目光中感应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它不由得惊吼出声,似乎想要将后者震慑住一般。

“嗷呜,,”

沈言蓦然一低头,整个人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而后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虽然低沉,但却嘹亮无比,扩散到整个天地的嘶鸣声!

这声音,像极了凡尘俗世之间的一种兽类大象的嘶鸣,但却比之寻常的大象嘶鸣声要高昂了几万倍,要尊崇浩瀚了几万倍!

是被震慑到了,不过却是猎刃嗜血者被震慑到了。

当沈言猛然抬起头來,眼底深处的天地之景似乎消失了一样,所有的一切也不再转动!

但其内却突兀间闪烁出一片亘古苍凉的大地,这片天地荒凉无比,唯有一只盘卧在苍凉天地中的神象虚影!

这身影沒有任何的动作,仅仅只是那么疏忽之间的闪现了一下,却早已让猎刃嗜血者的灵魂都好似在一下子给冻结住了般。

镇天神象。

九大世界其四,天地之间无穷走兽,尽皆以其为尊!

镇压荒古大地,十万大山。

至高无上的绝对霸主!

先前的上古天龙虚影,只是飞禽之中最崇高的存在!给予猎刃嗜血者的威压乃是血脉本身的缘故,但猎刃嗜血者却并非飞禽,因此这威压并未达到极限!

但此刻沈言眸中那蓦然抬起头來一闪而逝的虚影,却是镇压十万大山的至高存在,镇天神象!

哪怕这仅仅只是一个虚幻的,一闪而逝,甚至让人以为自己好似出现了幻觉般的虚影,但猎刃嗜血者早已经完全匍匐下了自己硕大的身躯!

惊骇,恐惧!

这一次,不是血脉带來的威压,而是从灵魂深处传來的那种惊悸!

那虚影出现的一瞬间,猎刃嗜血者好似置身于沈言眸中倒映出的那一方亘古荒凉大地上一般。它这数十丈的身躯,在镇天神象脚下,却与一粒沙石无异!

镇压十万大山的荒古巨擎,整个荒古世界连神魔都要让其三分!这样毫无疑问的至强存在,试问猎刃嗜血者,又怎能生出半点抵抗之心?

镇压,慑服!

只是那虚影闪现过的一瞬间,猎刃嗜血者从灵魂直到本心,完完全全的被收服了!沒有半点反抗的意图,在那恐怖的如同天与地的神象面前,任何荒兽都生不出丝毫抵抗的心思!

沈言回过神來,旋即回忆起先前自己略有些失态间所发生的一切。

看见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猎刃嗜血者,他眸中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满是意气风发,满是傲然不羁!

任你荒古之兽,本性嗜血无比,此时仍被我慑服!

“从此之后,你猎刃嗜血者便是我之坐骑!”

“随我來往八方,纵横天元!!!”

愿与否?根本不重要了!猎刃嗜血者此时再也不能生出什么反抗的心思。

心头那种不屈之念刚刚泛起,便彻底被那苍凉亘古大地上盘卧着的虚影镇压了下去。

“你乃上古荒兽,必然精通幻化之术!也许不能任意变化形态,至少控制身躯大小这般简单的手段,你必然了然于心。”

沈言微微一盘腿,便直接从傲然站立的礀态变成了坐在猎刃嗜血者的背上。

猎刃嗜血者自然是听明白了沈言的话,它瑟瑟发抖的身躯总算是压下了那种灵魂都为之冻结住的惊慌感,随着沈言的话音落罢,庞大如小山的身躯,开始缓缓的缩小了起來。

仅仅眨眼之间,先前还庞大无比的猎刃嗜血者,便缩小到了身躯不足丈长,高度也仅仅只有二尺余的程度。

虽然体型缩小了无数,但这荒兽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让人心惊肉跳的韵味!

流线型的身躯彻底权势了最强健的妖兽躯体到底是如何模样,四只利爪更是散发着耀眼的寒光,让人几乎能嗅到刀锋的味道!

六尺余长的尾巴不断的在身后的地面上拍打着,每每都能让地面变得碎裂开來,尘土四处飞扬。一对血瞳更显灵动妖异,镶嵌在狮虎般大小的头颅上,足以让人未战先怯!

只是这只如同豹子般的荒兽此刻血瞳中却流露着丝丝缕缕惊悸的神色,直到在他背上的沈言打了个响指,它方才如同惊弓之鸟般,倏然便跳跃了出去。

只是几个起落,沈言和荒兽的身影全部消失在了徐帘的眼中。

不过转瞬之间,却又从远处奔袭了回來。

沈言虽然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他还是惯性的扯住了猎刃嗜血者头颅上那两根骨刺般的突起,毕竟先前那恐怖的速度,让他都有些啧啧赞叹!

“这荒兽的速度,果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徐帘不置可否。

“行了,别那样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我们现在是该回天元本陆的时候了!”

沈言本來满心为收服了一头荒兽为坐骑而欣喜,不料窜出去数百丈后转回头來看到徐帘那副古井无波的表情之后,当下心头的火热就凉了半截!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本來挺值得让人开心的一件事,但若沒有人分享,这份喜悦只怕顷刻间也要敛去大半。

何况徐帘自始自终都是这幅一如既往的表情,更让人无可奈何之极。所以沈言在平复了一下心绪后,也唯有斟酌起正事來。

本來前担忧后担忧都害怕來迟了会有变数,而沈言也因为冥冥之中的那种不妙感觉得徐帘的担忧或许真的存在。

谁曾想到了传送阵旁却又遇到了这一头荒兽,也正如徐帘所说的一样。

若背后那未知的存在步步为营布下了这些局,无论怎么选,只怕最终都会陷入其中。

所幸这荒兽并沒有破坏到传送阵,否则无论这荒兽为的是惜诵残页也罢,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回不去天元本陆,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嗯,是该回天元本陆了。”徐帘听得他言语,点点头道。

“想必这妖兽应该便是这一局了,不过因为你龙象金身的缘故,反倒是让其成为了你的助力!这一局不可谓破的不精彩!”

沈言闻言顿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得色。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

徐帘扬了扬嘴角,似乎泛起一丝冷笑。

“我说的不是你,而是你背后未知存在善的那一方,或者说在帮助着你的那一方!”

“沒有那一方存在蘀你以局应局,传承给你龙象金身决,乃至于九转金丹和九转雷霆诀,你确定你能走到这一步?”

“我说说破局精彩,赞的便是你我……你身后之人!”

徐帘话音落罢,也不给沈言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过身去,连辨认方向都沒有就朝着一个方向迈出了步伐。

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旋即苦笑着耸了耸肩,轻轻用脚碰了碰猎刃嗜血者的身躯。

身下的荒兽立刻往前跑去,不过在沈言的控制下,这一次的速度却也沒有多快,不过仅仅一晃眼的功夫,倒也追上了走在前方的徐帘。

“徐帘……要不要我载你一程啊?”

沈言的言语之间略有些调侃之意。

不过徐帘却是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在身侧缓步而行的猎刃嗜血者,却好似思索了起來。

见状,沈言直接便大大咧咧的嚷嚷了起來。

“你想让我载你一程你就说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让我载你一程呢?你如果想让我载你一程你就说话啊,你说你想让我载你一程我就载你一程了啊!”

听到沈言喋喋不休的言语,徐帘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旋即直接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步伐也变快了不少。

“不必。”

听到这冷冰冰的两个字,沈言却也是愕然了一下。他先前和猎刃嗜血者战斗时离开那传送阵也有不少的距离,按徐帘这般走法,只怕还得走些时候。

沒想到本想戏弄徐帘一番,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明明有着速度如此之快的猎刃嗜血者代步,却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徐帘身后慢慢的往前晃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