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五十三一无所知

六百五十三 一无所知

“南有夜云山脉西北乃是雪林竹海……”

“居然……是中东之域么”

徐帘话音落罢目光却是有些凝滞

“作者……是站在那一方未知这一面的如果说拆散我与沈言已经极其沒來由了那么‘他、她或者它’将我送到中东之域又是因为什么”

而另一方面

“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猎刃嗜血者虽突兀之间从地面出现在了足有十数丈的高空中但这荒兽却是丝毫不惊利爪一探之下便牢牢的抓在了地面之上

跨坐在它背上的沈言却是只感到了一丝细微的颤动

“先前离开之时的最后一个瞬间好像什么东西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來着”沈言拍了拍额头却是有些难以确定

“不过话又说回來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也和我无关……毕竟九州大陆离天元本陆也不知道隔着多远的距离敞若不出意外的话只怕这辈子我也不会再到那里去了”

沈言想了想之后却是摇了摇头觉得这个问題实在不是自己该关心的事

不过转瞬之间他整个人却一下子呆滞在了原地

“徐……徐帘呢”

“徐帘”

震耳的声音响彻四方却是并未听到任何回应

“徐帘这妖孽的性子虽然冷淡了些但倒是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和我开玩笑”

沈言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后终于是恍然大悟

“对了最后我感觉到的那抖动……”

“难道是有修者的攻击不小心席卷到了那山洞直接将传送阵法给影响到了所以那传送阵法原本的目标地点完全就被改变了”

“这样说來的话这样说來的话……”

“徐帘这会儿只怕离我的距离恐怕远到不可思议了而且我甚至连他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而以他一介凡人之躯想要找到我怕也会是无比困难的一件事”

沈言念及此处却是有些自责不已

虽然徐帘看似得到了中神策留下的众多宝物但实际上以中神策五祖之一的地位來说称得上宝物的东西怕也沒有多少

类似于律令之符直接引动规则的这种手段或许徐帘作为一个凡人倒是可以使用出來但绝大多数宝物沒有真元是决然无法催动的

所以徐帘一人独处若是传送阵法不小心将他传送到了什么危险的地段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不过转念一想沈言却又暂且放下了心头的担忧

其一是因为东魔祖给自己留的后路回归天元本陆的传送阵即便是无法将范围固定在某一处但毕竟可以大致确定一个大的范围

所以东魔祖必然不会将自己的后路的传送阵落点定位在某个较危险的地段

其二则是以徐帘的妖孽程度以及其对局势精准的判断应当不会招惹到什么大的麻烦

再者以修士的身份一般來说都不会对普通的凡人出手所以沈言先前的担忧也纯粹是关心则乱了

“好荒凉的地方”

沈言暂且按下了对徐帘的担忧之后便环顾起四周來也是他先前忧心过重的缘故以至于都沒有注意到周遭竟是如此的荒凉

周遭目力所及之处竟是连杂草都沒有一根除了满地的沙石尘土便只剩下了一种类似柴禾烧成焦炭后再碾成了粉碎的漆黑泥沙

“这里……似乎完全沒有听说过是什么地方”

不过以沈言的见闻來说似乎也并沒有多大的可能性知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该死徐帘这妖孽不在身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带着徐帘就好像是带了一张地图般而且这张地图还是属于高精准度的那一种

不习惯

和徐帘在一起习惯了他的无所不知也习惯了遇到任何不懂的问題随口一问立刻就会得到解答

不知所措

沈言完全有种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的感觉甚至于他连此刻往什么方向走都是一无所知

“看着荒凉的地方应当也不会有修者出现”

沈言倒也不是太过慌张毕竟或许徐帘还会出现险情的话那么以他上境第二境的修为似乎也并不需要畏惧太多

“算了无论如何总得先走出这里才是”

沈言无奈的打量了四周半响终是发现自己好像除了随便选择一个方向往外走以外便沒有了任何其他的办法

毕竟这种地方看不到修者甚至连凡人都看不到他纵有再高的手段若是连东南西北都不分自然再高的修为也是无用武之地了

“随意选择一个方向一直走我便不信无法走出这个古怪的地方”

沈言喃喃自语了片刻直接便随便挑选了一个方向一拍猎刃嗜血者的身子后者便飞速的往前纵跃而去

几个起落之间两者的身形却已是窜到了百余丈外

猎刃嗜血者毕竟同样拥有着上境的修为更何况这荒兽的体魄简直恐怖的耸人听闻如此毫无限制的奔腾起來速度自是比沈言先前略微试验了一番时还要惊人

约莫过了小片刻中周围的环境一如既往的苍凉若非面前泥土的颜色在变化那种黑色的泥沙也越來越少的缘故只怕沈言都能觉得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转了

“也不知道这种诡异的土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形成的这蔓延的范围未免也有些太过于宽广了点”

沈言一边注视着两侧飞速变动的环境一边忍不住的暗自皱眉道

最诡异的还是他在沈家的藏书中也沒有记载说大宋朝附近有这么一大片荒凉到甚至连妖兽都无法生存的地段

“那是……山脉”

随着猎刃嗜血者再度疾驰了近乎一刻钟的时间沈言的眸子终于是微微一凝他看见极远处有着一道道起伏的苍灰色以及褐色绿色夹杂的线条

看其起伏交错颜色各异的模样岂不正是一座绵延至少上百里范围的山脉么

“沒有看见过和这山脉相关记载……”随着时间的推移沈言倒是离这绵延不断的山脉越來越近了不过他仍是一脸的谨慎

这山脉他也沒有任何与之相关的印象似乎大宋志异那一类的书籍都沒有这方面的记载一样

不过沈言却显然忘记了一件事

大宋志异自然是记载大宋朝境内的东西……敞若他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大宋朝的领地了那这些有关于大宋的书籍自然也便不会有所记载了

“既然有山脉应当便能看见人烟”

“无论是修者凡人总而言之还得先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才好以徐帘那妖孽的思维能力來说只怕在我这么长时间都沒出现之后就会察觉到这其中的问題”

“而我们事先有沒有约定若是走散之后见面的地点只怕到时候徐帘返回万剑宗等我回去的可能性极大”

沈言虽然不至于像是徐帘那样其思维惯性只能让人高山景仰但这种常识性的问題他自然也不会想不明白

一般情况下两个人走散了之后若是沒有约定见面的地点也沒有联系方式的话那回到两个人都熟悉的地方去等也是正常人最应该有的举动

“道玄宗也不知道在哪里不先找到徐帘单凭我一人想要从这个恐怖的宗门里盗取到三百万斤铁精只怕也唯有白日做梦才有那么丁点儿可能了”

这一次去紫禁天沈言都是报之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可沒想到竟是在林知之和九州那些人的手中吃了暗亏若非两仪阴阳气引动两仪震天雷的缘故只怕也无法拖延到林沉赶到了

所以沈言自然是对徐帘口中那个道玄宗报之以慎重再慎重的态度了毕竟从徐帘口中都说出了那样的评价这个宗门的力量只怕也决然不会比整个紫禁天差甚至要强的更多

因为紫禁天拿不出三百万斤铁精但道玄宗却可以

“现在寒月冰魄已经收集了两块而徐帘也说了据他所知便只有九州大陆的紫禁天有一枚以及那赤幽玄收藏了一枚”

“这东西只怕也是属于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宝……第三块寒月冰魄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弄到手”

沈言一边朝着山脉行去一边在心头暗自筹思道

“所以现在唯有让徐帘想个办法从道玄宗里弄出三百万斤铁精将其铸成断天刀的刀身才可以至于寒月冰魄凝断天刀魂之事便需要搁在之后再细细计较了”

“快到了么”

沈言抬眼一看却见先前只有几道线条交错的山脉已经隐约有了一个轮廓浮现在眼前了

待得猎刃嗜血者再往前奔跑了少顷离前方的山脉也仅仅只有不足五百丈的距离后沈言想了想后却是从猎刃嗜血者的身上翻了下來

“这山脉之内到底有些什么还尚未可知……若是有某些上境妖兽的存在让这孽障大大咧咧的载着我跑进对方的领地只怕还要引起一场大战”

沈言沉吟了一下方才拍了拍猎刃嗜血者的脑袋

“这山脉之中不知道隐藏着些什么……你便再变小一些吧”

猎刃嗜血者本來正想用一声低吼來拒绝血瞳一转却看到沈言手中一枚上品灵晶它舌头一卷直接将灵晶吞进了口中如同猎豹般大小的身躯也是快速的缩小了起來

“如此一來只要你收敛好自己的气息怕是也不会引起任何妖兽的注意了”

沈言抱起已经缩小成刚出生猫咪般大小的猎刃嗜血者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猎刃嗜血者本体是荒兽依靠的是体魄的力量只要自身不显露某些挑衅的气息……即便是路过了上境妖兽的领地也不会因此而引起对方的愤怒从而导致一场大战了

“希望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这山脉最好只是一个普通修者的历练之地也好让我知晓这到底身在何处”

沈言轻声喃喃了两句后方才吸了口气而后顺着略有些崎岖的道路走进了这蔓延方圆数百里的不知名山脉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