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五十四隔绝之地

六百五十四 隔绝之地

“希望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这山脉最好只是一个普通修者的历练之地.也好让我知晓这到底身在何处.”

沈言轻声喃喃了两句后.方才吸了口气.而后顺着略有些崎岖的道路.走进了这蔓延方圆数百里的不知名山脉当中.

“两种极端的环境.”

沈言步入山脉之后.却是有种诡异到极点的感觉.

因为这山脉之外便是那荒凉到连一根杂草都沒有的沙泥地.而迈入这山脉之后.周围的景色却是來了个大变化.

不但草木茂盛.而且看起來似乎颇为年长.

至少沈言估计周围的树木.都在五十年之上.

按理说这山脉中的草木如此茂盛.而且还能生长到这种年份.想必这周遭的环境也并非不适应植物成长.

这样一來.与山脉入口仅仅一线之隔.却荒凉到恍若两个天地的那沙泥大地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形成的.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可沈言不是徐帘.

他沒有去思考这么多问題.只是感觉到周围沒有危险的气息后.便放松了自己的警惕罢了.至于这之后掩藏着的问題.便不是他所考虑的东西了.

敞若换做了徐帘.必然又是截然不同的情况.

以这个妖孽的性子來说.山脉中有沒有危险倒是其次.为什么仅仅一线之隔两边的环境却天差地远的原因.才是他会感兴趣的事情.

“奇怪……”

沈言在觉察到周围沒有危险后.方才发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周围数百丈范围内.他上境识念所及之处.竟是连丝毫的生命气息都沒有觉察到.

植物当然同样是有生命气息的.不过这种气息比之于人类与妖兽.却变相等同于是“死”物.因而任何一个修者都能轻而易举的分出两者间的差别.

“按理來说.这么大的范围之内.出现比较强力的妖兽才算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我无法察觉到这周围生命气息的可能性只怕也只有两种.一种就是这方圆近乎……”沈言将自己的登天识念延伸到极限而后以自身为中心点绕了个圆圈探察了一番.方才得出了一个大概的结果.

“这方圆半径近乎一千八百余丈的范围.的的确确是沒有任何人类和妖兽.乃至于连野兽.蝼蚁虫豸都不曾有.”

不过想一想这种情况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方圆半径一千八百余丈的范围.即便不能觉察到人类修者和妖兽的生命气息.但野兽与这山脉中的小动物.还有掩藏在树木之中.杂草里.泥土之内的虫类.也必定会有生命气息显露出來.

就算是上境妖兽.极度的具有自己的领地意识.但总不能将自己领地范围内的所有小动物和地下.草丛里的虫子全部都一一的给逼出來吓走吧.

若真有这种奇葩的上境妖兽.那它得有多无聊和寂寞.才会干出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來.

“另外一种可能性的话……”

沈言念及此处.却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先前刚刚放松的心情一下子紧紧揪在了一起.

“这个山脉.至少以我身处的这个地方为中心点的半径一千八百余丈的范围之内.应当便是传闻之中的绝地了.”

沈言话语中的这个绝.并非是指极度危险和葬送性命的绝.而是隔绝的意思.

也即是说.他话中的绝地.指的也便是隔绝之地.

“隔绝之地……看來情况有些不妙啊.”

隔绝之地一般情况下.指的都是秘境或者某些无法接触到正常世界的空间.

秘境的形成.天地自然衍生和大能者所创造都有可能.而所有的秘境全部相同的一点.那就是极度的危险...

沈言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也许沒有危险.也许是危险正在萌芽.

秘境进出皆然不易.沈言若是找寻不到出去的办法.困在此地数年乃至于数十年时间都是很可能的事情.

“传送阵法即便受到的影响导致传送落点发生了偏差.也不至于离谱到这种程度吧.”

沈言有些无语之极.

“不过这地方应该不是秘境.毕竟进入某些秘境都需要达成许多的条件.而且秘境对于外來力量的排斥极其恐怖.除了从秘境本身的入口处进入.依靠传送阵进入其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照这样看來的话.我应该是不小心跑到了天元本陆上某些奇怪的空间之中.”

天元本陆如此之大.自然不会单单只有本位面这一个空间.某些空间因为受到本位面的排斥.所以就知道隐藏在暗处了.

这些空间与天元本陆在时间上是重叠的.但在空间上却不重叠.

所以一般情况下.因为空间发生了剧烈的波动.刚好你所在的位置又在某个隐藏着的空间所在的地方.运气好不被空间裂缝的力量给扯走的话.就可以掉进那些特殊的空间之内了.

这种特殊的空间.原本也属于天元本陆本位面的一处地方.

但因为其衍生和变化之中发生了某些天道意识所不愿意见到的变化时.那么这个地方所有的一切就都会被排斥掉.

然后天道意识倒溯这一个地方的时间.就会让消失的地方重新出现……但那些它所不愿意见到的变化.自然便消失掉了.

所以这些特殊空间与天地间自然形成秘境的区别.也就是在前者是天道自动排斥.后者则是在彻底形成一个秘境后.自主成为本位面的附庸而已.

秘境可见.这些被天道排斥掉的特殊空间则不可见.

沈言自是认定了自己身处的地方便是某个特殊的空间.但他却又忘记了另外一种情况.

虽然进入秘境需要某些条件.传送阵法寻常情况下也是无法传送到秘境之内的……但敞若传送阵法落点改变的时候.正好处于秘境入口处.而这个秘境的入口处也恰值某些把持秘境门派开启的时候呢.

这样一來.在传送阵抛落沈言的一瞬间.他就直接再度落入了秘境入口处.

如果这前前后后的所有巧合都满足的话.那么他此刻处于秘境之内这种情况.也并非是什么决然不会出现的事情.

“夺魂花.”

沈言谨慎之极的顺着道路在山脉之中穿行了许久.不经意间一转头.却是直接惊呼出声.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一株.两株.三株……我的天...”

沈言整个人几乎都差点被吓傻了.甚至于在言语之间都忍不住的充满了恐惧.

夺魂花听其名字都不是什么对修者有益的东西.但这东西也和某些可以用來阴人的毒草不同.否则沈言也不至于惊骇到如此地步了.

夺魂花.触之.十步即死.

或者说根本不需要你去采摘它.只需要你走到了一定的范围之内.手也好脚也好.或者说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沾染到了其飘散的花粉.就必死无疑了.

“夺魂花.大宋十毒奇物之首.六境之下者.必死无疑...”

沈言第一次看见所谓的六境之下或许还不能理解它到底是什么含义.但他自己步入了上境.自然知晓六境.便是北剑仙的境界..

也即徐帘口中的.玉壶藏金丹.蟾蜍生翼.鲤鱼爬云之境.

整个大宋朝.至少明面上已知的所有强者.除了北剑仙之外.只要敢迈入沈言所看到的那一大堆夺魂花所在的范围之内.必是來多少死多少.

沒有任何商量.管你是一境蜕凡.二境通脉.三境聚灵还是四境凝魄.甚至于五境锻魂巅峰.只要不是六境丹境.通通都入六道轮回去.

沈言虽然有龙象金身.虽然有九转雷霆诀.但一个聚天地之灵的巅峰三境修者就足以将他压的死死的.哪怕是拼命凝出天龙虚影.只怕也只会让对方受伤罢了.

两者间的差距太大.而且他还无法凝聚出真正的天龙虚影.或者说第五重龙象逆息的境界他也仅仅只能使出两分力.所以自然不是聚灵境巅峰修者的对手.

所以可想而知.即便他的体魄再如何强劲.碰到这种东西.也绝对比聚灵境的修者好不到哪里去.

好不到哪里去也就是差不多.差不多也就是他也必死无疑.

哪怕多坚持一下下.也还是个死.这种差不多.从本质上來说也等同于沒有差别了.

“幸亏我刚刚沒有朝着那个方向走.否则在沒有事先注意到的情况下.只怕此刻也唯有等死了.”沈言眼中.还残留着一抹惊惧.

被这么一吓.沈言原本就慎重的心态自然变得更为慎重.

他甚至探出了登天识念延伸到了夺魂花的周围.仔细的探察起來.

夺魂花虽然恐怖.但对于识念却无害.不过想用浩瀚的识念将其抓起來.然后用什么东西收好用來作为阴人的底牌.只怕也不会有人去尝试.

因为只需要一丁点儿花粉.什么东西沾上都必死无疑.谁会为了想要阴人.先把自己的脑袋系在裤腰带上.

“这种气息.这种气息应该便是夺魂花的气息了……”

沈言在一大片夺魂花中仔细的用识念观察了许久.对比了许多次后.方才将一种和周遭植物有些差别的生命气息给单独的记了下來.

“也不知道这山脉之中.类似于这种恐怖的东西.到底还有沒有.”

沈言收回自己的识念.有些犹豫的往前看了看.

不过犹豫却也无用.毕竟他若是不往前走.只怕也唯有彻底困死在原地一途了.

沈言若是知晓天地法则排斥某些空间的缘故.便会知晓此地为何会被天元世界的天道排斥了.且不说其他.单单是如此之多的夺魂花.天道又怎会容忍其出现在天元本陆之上.

这种无视丹境一下任何修为境界的差别.直接灭杀对手的东西.无异于是对天道规则的挑衅.

因而被天道排斥.也是必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