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五十五惊与骇

六百五十五 惊与骇

“也不知道这山脉之中.类似于这种恐怖的东西.到底还有沒有.”

沈言收回自己的识念.有些犹豫的往前看了看.

不过犹豫却也无用.毕竟他若是不往前走.只怕也唯有彻底困死在原地一途了.

沈言若是知晓天地法则排斥某些空间的缘故.便会知晓此地为何会被天元世界的天道排斥了.且不说其他.单单是如此之多的夺魂花.天道又怎会容忍其出现在天元本陆之上.

这种无视丹境一下任何修为境界的差别.直接灭杀对手的东西.无异于是对天道规则的挑衅.

因而被天道排斥.也是必然之事.

被夺魂花这么一吓.导致沈言不免就有些心有戚戚了起來.

连这种被称之为大宋朝十毒物之首的东西都有.谁都不敢肯定这个特殊的空间里.到底还有沒有类似的东西.

譬如催心迷迭兰.损灵沙草.这些东西不小心接触到了.以沈言现在的状态來说.也终归只能是一个死字.

“又是这夺魂花.”

还不待沈言走出百丈的距离.他瞳孔便是蓦然一阵收缩.因为前方十余丈开外又是大片大片的夺魂花绚烂的绽放着.

不过那绚烂之下.却是隐藏着无尽的杀意.

“夺魂花……这么大批量的夺魂花.若是有哪个势力拥有这山脉的话.一番遮掩之下.只怕无数上境强者都得陨落在其中.”

沈言心头暗自心惊道.

而这也并非虚言.虽说除了丹境强者沒人敢采摘这东西.所以理论上说用來阴人有点异想天开.

但如果这山脉真的被某个野心勃勃的势力占据.一番遮掩下请其他势力的强者到这山脉之中.那种境地下即便來者再如何小心.只怕也会在不知觉间被引入夺魂花所在的区域.那时候可就生死由不得己了.

绕路.

沈言再度选择了绕路.虽说他可耗费大力气.站在极远的地方用真气震开一条通路.

而且因为他记下了夺魂花气息的缘故.即便有花粉飘來也可以利用真气隔绝掉.不过如此一來的消耗简直堪称恐怖.

再者沈言又不是脑子有问題.明明可以直接轻轻松松绕路解决的事情.何必白痴到去费那么大的功夫震开那些夺魂花.

“左右左右……”

沈言闭着眼睛随意指了指.睁开眼时却是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因为他的手指指着的方向是在右边.但嘴中却刚好念出了一个“左”字.

利用识念朝着左右两侧分别探寻了一下.结果沈言发现右侧的道路明显要好走很多……原因很简单.左侧走不出多远.又是许多成片的丧魂花妖异的绽放着.

右侧倒也不是沒有.只不过却少了许多.

于是沈言便收回了自己外放的识念.而后抱着怀中猫咪般的猎刃嗜血者.迈动步伐朝着右侧的方向走去.

“这里的丧魂花数量倒是锐减.”

沈言颇为松了口气的道.他却是害怕越往里走其间的丧魂花数量越多.那才叫做糟糕透顶.

所幸这一次顺着右侧的道路走出了近六七十丈的距离.却是沒有看到先前那种大片大片丧魂花璀璨绽放的情形.

“我这前后也应当走出了至少三百丈的距离了.却仍然找不到这山脉的出口在哪里.”

沈言的识念虽然可以支线探寻出一千八百丈.不过对他自身精神的消耗也是很大的.所以自然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着这样远的距离.

“再看一看.”

三百丈距离内的环境沈言先前在未出发之前大抵是心中有数的.不过再远他便记不真切了.

于是走到这里.沈言终于又是准备远距离的将自身的识念探寻过去.至少有无危险.或者说前路那个方向的丧魂花太多需要提前避开.也可以率先察觉到.

“第一次用识念探察的时候沒有注意.简直无法想象这山脉中的丧魂花竟然密集到如此地步.只怕把这里的丧魂花全部收起來.跑到苏朝的皇城上方洋洋洒洒的抛落下去.那皇城之中至少有九成的地方都会成为死地.”

这种情况单单是想一想都觉得恐怖之极.

不过所幸是这地方不处于天元大陆本位面之上.再者也无人胆敢收取丧魂花这种害不了别人性命倒叫自己先送了性命的毒物.

识念不断的往前方蔓延着.沈言的神色倒是沒有太多的变化……因为他并未察觉到什么突兀出现的气息.这也表明了前方依然沒有任何妖兽或者人类存在.

当识念探出去近一百五十余丈的距离之时.沈言脑海中传來一阵无法抵御的眩晕感.他的身形随之一软.直接朝地上摔去.

就在快要摔倒在地的时候.沈言脑海中却是闪过一道凌厉的刀芒.他瞬息间便清醒了过來.而后倏的站直了身躯.

重新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之后.沈言方才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他整个人的目光之中满是庆幸和惊惧.

“那东西……”

直到半响之后.沈言方才按捺住心头的惊惧.缓慢之极的往前走去.却是再也不敢用识念往前探寻了.

所幸这一百五十余丈之内夺魂花的数量并不多.而他也大致记下了方位.所以前行的速度倒是并沒有多慢.

不过当走出了一百五十余丈的距离后.沈言却是直接顿住了脚步.然后细细的用目光查看起前方的环境來.

在细细查看再三而沒有看到丧魂花之后.他才敢继续往前走.

再走出不到十丈.沈言整个人几乎是如同惊弓之鸟般一个趔趄.他哆哆嗦嗦的抬起手指.目光却是死死的凝聚在前方的一株树木上.

“眩神木.”

这东西听起來倒是名头响亮.但其歹毒恐怖之处却丝毫不下于夺魂花.

眩神.眩晕神识的意思.

敞若修者不到延伸六根识第六识念意识的境界.一旦用识念触碰到了这东西.直接就会完全被这眩神木将识念一点点的化为虚无.

修者在这种过程中完全就是浑浑噩噩.根本不知所以.识念被彻底消散殆尽.那也就等同于你这个人就消散于天地之间了.

肉身存在又如何.沒有了自我的意识.也等同于死亡无异.

沈言修的是肉体.倒是沒有修识念的玄妙法门.所以他的识念只是境界到了自然提升的登天识念罢了.

登天识念指的也就是上境识念.毕竟上境也称之为登天之境.

神醒阶以上.上境以下的修者一般拥有的是灵识.而神醒阶之下的修者.统一都被称之为凡识.

识念不醒.则无灵.无灵即凡.

哪怕你的识念之力很浩瀚.但只要修为不到神醒阶段.终归只是凡识.某些掌握灵识才能探查到的东西.你便无法看见.

登天识念之上则是六根识.这个识念境界是需要识念法门來修炼的.也需要一定的天赋和悟性.

如果天赋悟性惊人.识念法门也极好.那么在上境第一境时便修炼出六根识第六重意识之境也并非是沒有可能的.

六根识共分为六重.眼耳鼻舌身意.

登天识念要探察.只能一点点的蔓延识念.

而修成了眼识.则只要你用目光一扫.所及之处便如动用识念探查了一遍般分毫毕现.

至于耳识便更是变化极大.双耳微微一动.但凡风吹草动耳力听闻.便顷刻知晓风吹之地.草动之地到底发生了何事.

鼻识.只要嗅得一丝不寻常味.哪怕是从极远极远的地方传來的味道.只要能嗅得见.识念便可知其究竟.

舌识.尝风尝雨.舌尖轻轻一触.清风所拂之处.即知一切.雨落之处.无物不晓.

身识如同舌识的作用相错不多.不过更为惊人罢了.身体的每一处.无论是手足.亦或是发梢.都可以作为识念感知的媒介.

意识.便指人之所想.

一个地方.只要你清晰记得它周遭的环境细节.这个地方所在何处……心中灵光一动.无论天遥地远.哪怕是在天元本陆.也可以知晓九州大陆之事.

眩神木除了无法消弭掉第六重意识境的修者识念外.在这之下的识念只要探入了它周遭十丈之内.直接就会被眩晕.而后迅速冰消雪融般的化成虚无.

所以沈言先前可谓是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

他的体魄无论多么强大.可毕竟识念只是登天识念.碰触到眩神木便唯有等待识念消散.这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但偏生他识海之中藏匿着断天刀魂.刀光一闪之下.沈言顷刻间就清醒了过來.若非断天刀魂之故.他今日必难逃一死.

“这地方……到底是哪里.”

若是沈言本來还不以为意.认为自己只要顺着一条路往前走就可以找到出路的话.那么此刻他却是有些不敢确信了起來.毕竟前后虽然他只看到了两种值得注意的东西.可无论是丧魂花还是眩神木.都是能轻易取人性命之物.

沈言根本不敢确定.自己要是一直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会不会遇到更恐怖的东西.

不过他身处此地.这个疑问自然也沒有人能够回答他.而且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别无选择.唯有一步步的往前走.去寻找一条出路了.

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那不起眼.却让他着了一道的眩神木.沈言正准备离开.却是突然间灵光一动.

“这眩神木与丧魂花可不同……这东西可并不会粘之便丧命.这样一來的话……”

沈言喃喃自语了两句.却是心中暗喜.暗道大难不死果然是必有后福.

“我将这里的眩神木收起來带出去.无论是用來阴人还是用來掩藏自己的行踪.都是了不得的好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