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五十六出路

章 节六百五十六 出路

“这眩神木与丧魂花可不同……这东西可并不会粘之便丧命.这样一來的话……”

沈言喃喃自语了两句.却是心中暗喜.暗道大难不死果然是必有后福.

“我将这里的眩神木收起來带出去.无论是用來阴人还是用來掩藏自己的行踪.都是了不得的好宝贝.”

“给我进去.”沈言双手青筋暴露.直接将那一株眩神木给拔了起來.而后抖开在天元本陆东魔祖洞府里得到的储物锦囊.将眩神木给塞进了里面.

“看看还有沒有……”沈言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却是暗道以此看來陷入这其中倒也全然并非坏事.毕竟眩神木这种东西若是种在某些障眼的阵法中.那样的话那个地方可就几乎是不会有被人发现的可能性了.

毕竟障眼类的阵法只要用识念一探就可以破阵.但眩神木若在其中.谁敢去动用识念探察.那都不能算是找死.只能叫做活该你死.

“两根.”

沈言倒是并沒有因为得到宝贝而昏了头脑.他仍然是小心翼翼的缓步往前走着.

对于他來说.丧魂花的危险程度可比眩神木大多了.后者只要他不动用识念.哪怕一头撞上去也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前者则是碰到了就必死无疑.孰轻孰重.沈言自然还是分得清的.

但显然这地方此刻绝对算得上宝地.因为沈言并未走出去几步.便再度发现了另外一株眩神木.他眼眸微微一亮.直接便是再度将其拔了起來.塞入了锦囊之内.

“三根……”

“四根……”

“五……”

沈言一路往前.遇见第五株眩神木的时候.正要上前数步将其拔起來.但脚还沒有抬起來便直接别吓得收了回來.

“这丧魂花和眩神木的之间的关系要不要这么好啊……”

倒不是说他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相反只是很熟悉的一下片丧魂花围绕着那一株眩神木绽开着罢了.

“这两样东西凑到一起.简直无敌了.”

若是有丁点儿的办法.沈言都会收起一些丧魂花來.因为这东西和眩神木只针对识念的特点配合起來.除非你的修为步入了丹境.否则还真的是找不出分毫破绽來.

沈言心中都忍不住的暗想.让徐帘布下一个阵法.然后在其中栽下一株眩神木.再种下一些丧魂花.那样子即便是再简单的阵法.也必然成了龙潭虎穴.而且绝对是有进无出的那一种.

不过基于丧魂花的危险程度.沈言还是不至于疯狂到连身家性命都不顾的地步.

沈言这一次也不敢用识念探察.随意的转过身子继续往右走.

“越來越稀疏了……”约莫走出了近乎五百丈的距离.沈言却是发现周遭的丧魂花和眩神木.变得越來越稀少了起來.

“第七根.”不过他仍是碰到了一株明显要小于先前那几株的眩神木.不过眩神木的特性与它的大小根本沒有关系.

这一株眩神木虽然显得略小了些.可也只能说明它生长的年份短了些.或者说是周围的环境不利于它生长也是有可能的.

沈言抖了抖手中的储物锦囊.却是觉得前方即便沒有眩神木.自己得到的这七根.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问題还是如何找到一条出路.然后离开这个特殊的空间.

“这是……”

沈言再往前走了好半响.却是再沒有发现另外的眩神木.反倒是周遭的树木不在像先前那般死气沉沉.越往前走.便显得越是生机勃來.

“有人说话的声音.”

沈言虽未修炼什么双耳方面的法门.但以他的体魄.再将真气灌注双耳中的时候.却也能听到极远处的风吹草动.

“沒错了.的确是人声.”

一边缓步往前走.一边凝聚心神听着那远处的细微声响.沈言半响后终于是确定道.

所幸这周遭根本沒有任何妖兽和野兽的存在.否则在受到影响的情况下他想要隔着如此之远的距离听清那些人说话的声音.却也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

“涛哥.长老他们说这夺魂绝地内有着我们突破到换血境的机遇.可我们都在这徘徊了好半天了.都沒有看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说这句话的.却是一个颇有些英气的女子声音.

“换血境是提升血脉.要是能得到传说中赤金蛟的血脉.那涛哥你一定能一飞冲天.得到长老门重视的.我父亲他也不会这么极力反对我俩的事了……”

言及最后.这女子的声音中却是流露出一抹羞怯之意.

“赤金蛟.传闻我大汉邻邦大宋朝雪云沼泽内倒是盘踞着一条赤金蛟.那可是被称之为雪云霸主的存在.”

“就连上云城城主那样的人物.都不是那赤金蛟的对手……我们在这秘境中得到一内息阶妖兽的血脉已经是幸运之事了.何必去想那些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那女子话音刚刚落下.便传來一个略微响亮一些.但声音中却明显夹杂着一丝淡淡不屑意味的男子声.

“李玉成你说什么.你就是见不得我想涛哥好是不是.”先前的女子声音再度响起.却是泛着一丝愠怒.

“好了.琳儿你少说一句.玉成你也不必跟她计较.这一次同时进入这夺魂绝地的修者极多.我们还是应当早些找到陈图师兄方才为是.”

最后开口打断两人言语的却是一个沉稳的男子声音.那女子在听到这句话后却是停下了自己的言语.不过那名为李玉成的男子却仍是发出了一声冷哼.

“妖兽的精血是提升血脉的一种途径.但某些天材地宝也同样拥有这样的效果.”

“我们这一次进入夺魂绝地.长老们吩咐过.逢山脉勿入.见谭则避.所以前方的那山脉.千万不可以随意进入其中.”

“而且我宗进入此地的弟子也有数批.但别的门派的弟子同样也不少.虽然各门派事先都说过不允许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动手的话.可谁也不敢保证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

“陈图师兄乃是掌座真人的入门弟子.也是内息阶的修为.我们找到了他之后再行商议寻找融入血脉的奇珍或者妖兽精血吧.”

“前方既然是山脉阻路.那便进不得.我们还是绕路而行方是上策.”

沉稳的声音再度响起.话语中的内容却是让沈言心头一动.

出路.

沈言本能的感觉到这就是他唯一的出路.这地方叫什么夺魂秘境.而且看样子还是许多门派都知晓的地方.不过看起來这地方那些门派也并不知道到底有些什么.所以才会让许多境界不一的弟子都进入其中寻找机缘.

更甚者那些门派应当在山脉之中吃过大亏.所以才会警告弟子不得进入这山脉之中.

想到这里沈言却也是觉得理所当然.这山脉之中不是眩神木便是夺魂花.那些门派的修者进入其中.在不知其恐怖的情况下.只怕都是有去无回了.

沈言心中的念头也只是微微一转罢了.他听这话里的意思.知晓对方看样子是要改变前行的方向了.也不知道这山脉之外是平原地形还是其他的地形.若是地形较为复杂.他又不敢贸然动用神识的情况下.只怕也是难寻对方的踪迹了.

于是沈言稍微估计了一下与那三人之间的距离.大概与他有着不到三百丈的样子.

用真气凝于双目.颇为耗费功夫的将目力所及之处看了个究竟.沒有发现夺魂花的影踪后.沈言方才急急忙忙的往前窜动着身形.

每每传至目力尽头时.他便会停下脚步再将前方用目光查探一番.在看到沒有夺魂花的踪迹后.方才继续往前行.

不过看样子这也应当是最后三百丈不到的距离了.周围的树木愈发变得生机勃來.而夺魂花的踪影也是完全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沒有树木了.”

“前方应当便是出口了.”

山脉之中尽是树木和杂草.以及各种高低不平的地形.所以沈言在跑出二百余丈的距离后.却是终于从树木的缝隙间看到了完全迥然于山脉中环境的情景.是以立刻明白前方便是山脉的边缘了.

所幸那三人并沒有停止言语交谈.所以倒是给沈言指明了方位.不至于让他不知道应该朝那个方向走.

“总算是出來了.”

沈言脚下如御清风.一纵身直接跃出了这座山脉.前方的地形倒是最为开阔的平原地形.倒是让他一眼便看到了隐隐约约的三个人影.

“这山脉长度倒是够长.只不过宽度却是窄了许多.”

沈言轻轻的一跃.从一座小峰之上落下.而后稳稳的站在了平原之上.待得他回头望去.却是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

“早知道就直接横向往外走的话.只怕早就走出这山脉了.”

不过话又说回來.起初在山脉之中他也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更甚者即便好运选择了横向往外走.只怕也是无缘于这七株眩神木了.

用些许的时间换來对这夺魂绝地危险的认知.以至于让他变得谨慎起來.又得到了这种外界根本无缘见到踪影的眩神木.也算是利大于弊了.

一得一失.本该如此.

沈言顿住心头的念头.出了山脉他目光一扫之下.周遭有些什么都能看的清楚.前方有沒有生长起來的树木.他一眼便能看清.因而总算是可以探出自己的识念了.

微微一探之下.前方沒有丝毫夺魂花的气息.沈言直接便是使出须臾青天步法.身形化为残影清风.朝着不远处的三人追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