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五十七融入

章 节六百五十七 融入

一得一失.本该如此.

沈言顿住心头的念头.出了山脉他目光一扫之下.周遭有些什么都能看的清楚.前方有沒有生长起來的树木.他一眼便能看清.因而总算是可以探出自己的识念了.

微微一探之下.前方沒有丝毫夺魂花的气息.沈言直接便是使出须臾青天步法.身形化为残影清风.朝着不远处的三人追去.

“也不知晓这三人究竟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但想來也与万剑宗那种郡地级宗门错不到哪里去.毕竟那名为涛的男子口中所谓的陈图师兄.也是内息阶的存在.”

“万剑宗除过那几位首席弟子.绝大多数长老的入门弟子.也大抵都在内息阶段徘徊.如此看來这个宗门的势力也并非太过庞大.”

内息阶.在低级修者之中就属于需要仰望的存在了.但放在郡地级宗门中.也不过是入门弟子的水准罢了.

领地级宗门那肖老级人物的入门弟子.除了天赋实在惊人年纪小的.绝大多数都已经是神醒阶段的修士了.真传弟子中.初入周天境的只怕也有不少.

所以沈言很容易就能判断出这三人背后的宗门到底是个什么水准.

而这样的念头也仅仅是在他心中微微一闪而过罢了.不过沈言却也大抵心安了.

“仅仅和万剑宗一个层次的话.哪怕是有些隐世不出的长老.顶了天也不过周天晶障的修为.如此看來.倾其全宗之力.也是拿我毫无办法.”

沈言倒不是想着和一个宗门对抗这种事情.他只是觉得自己突兀的出现在这个夺魂绝地之中.等最后随着进入其中的修者出去的时候.被那些宗门的长老等人看见了之后.难免会直接认出他來.

到时对方一看沈言并非自己宗门之人.那必然要起冲突.

人情味在这种情况下.沒有人会跟你去讲.

所以在明白了对方即便倾巢出动都可能威胁到他以后.沈言也算是安心了不少.

虽然暂且还不明白这里到底是大汉朝的什么地方.离万剑宗有多远.可至少不用头疼怎么样做才能让自己安全下來.

哪怕出了这夺魂绝地被对方宗门的长老识破.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所谓的危机和险境.都不过是一拳砸落就可以解决的事情罢了.

沈言安心与否暂且不提.不过先前说话的那三人.此刻却是满脸的不淡定了.

“我等乃是真明领悬剑宗弟子.敢问阁下是哪门哪派的高徒.”

说话之人正是先前沈言听闻到的那个沉稳声音.此人倒也算是器宇轩昂.一袭锦缎蓝色绸面长衫.也是将他映衬的更为光鲜.

不过此时这男子却是一脸的凝重之色.只因为沈言突兀的在了他们三人的面前.而他竟然毫无所觉.

这只能代表对方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亦或者是修为实在超过他们太多.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看起來似乎对他们三人都是不妙的.

沈言见状.却是在心头暗自点了点头.看來这悬剑宗的长老将这三人糅合在一起也是不无道理的.

为首的这男子沉稳谨慎.那女子却是喜恶分明.至于名为李玉成的男子.却是略微有些心机.

这样三个人走在一起.倒也将性子上的不足之处互补了一番.

不过那李玉成的模样却是有些令沈言暗自摇头.因为对方的眼底分明掠过了一丝淡淡的惊惧.虽然隐藏的很好.可他还是看了个真切.

这种惊惧与沈言有沒有流露威压无关.只是一种本性罢了.

类似于这为首的男子.虽然看见沈言略有性惊.但也并沒有便显出这样的恐惧來.

心中有谨慎可为.有能屈能伸也可为.但独独在危险还沒有临近时便流露出恐惧者.几乎凡事不能为也.

或许这李玉成在外界被门中长老或者说外门弟子高高捧起.也沒有经历过太大的风浪.所以这种软弱的性子.却是沒有被那肖老们察觉到.

否则一个连危险都沒有看到.就心有恐惧的弟子.又怎么能大无畏的与其他修者去争.与这天地去争.

但这三个人到底如何.与沈言根本沒有丝毫关系.所以他也只是在大致的观察了一下三人的表情后.便嘴角微扬.流露出一丝笑意.

“剑修.沈言.”

沈言是什么宗门的.万剑宗.问題是这里是大汉朝.他自然不能报出自己是万剑宗的人.

而且胡乱说一个门派更是行不通了.这地方既然是悬剑宗和其他宗门一同派遣弟子进來的绝地.那么显然面前这三人很可能知晓都有些什么宗门.随意说一个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对方所识破.

虽然沈言并不怕对方知晓他不是任何一个宗门的弟子.可他觉得能不暴露.还是尽量不暴露的好.等出了这丧魂绝地.再议论其他方才为是.

剑修.

这只是说明了自己的是一名修习剑道的修者.倒也沒有爆出自己的门派來.而且九州大陆十有都是剑修.天元本陆的剑道门派自然也不少.

剑修一脉.本就是最吃香的门派之一.

因为剑修传承面太广.无论哪一方面的剑道都有前人所涉猎.根本不需要修者自己去思索这自己所走的这一条剑道应该如何去修炼.

相反若是选择一个传承面极小的修炼之道.譬如传说中有人饮酒十二万九千六百坛.最后一口酒入喉.忽而顿悟成仙.

这种道谁不羡慕.那些好酒者更是羡慕的要死.可问題是.任何修者谁会去选择这样一条莫名其妙的修炼之道.

你知道如何饮酒成道么.哪怕是传说中那位饮尽十二万九千六百坛好酒的人.怕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來.虽然他已经成仙了……但问題是.只怕这仙他自己成的都莫名其妙不知其所以.又怎么能流传下自己修炼的道來.

所以沈言说自己是其他方面的修者倒是有可能正好这许多门派中沒有那一脉.不过他说剑修一脉.那几乎九成九的可能性都有着数个门派是属于剑修一脉的.

“涛哥……这人是剑修.也不知道是那几个门派中哪一个门派的弟子.”那名为琳儿的女子挑了挑英气之极的眉头.而后悄声道.

不过以沈言的耳力.即便不动用真力.也将她的言语声听了个一清二楚.

“我也不清楚.不过这一次进入这夺魂绝地的几大剑修门派.沒有一个好惹的.我们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沉稳男子也沒有回头.却是用一种秘法传音道.但沈言现在连天地灵气的波动都能察觉的清晰无比.这种传音之术对他來说简直就跟在和他说话一般.

“不过这人说他是剑修.也沒有爆出自己的门派.不知道是不是我悬剑宗的对头那一脉.”

沉稳男子稍微顿了顿.继续传音道.

沈言眉头微微一动.面上笑意却是分毫不减.装出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

“我看此人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么.先前能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恐怕也是因为我们都沒有仔细注意周围的缘故.你看我三人在这交谈.他都无法察觉.可想而知即便比我们强上那么一点.也应当强不到哪里去.”

李玉成眸子里的恐惧不过是一闪而逝罢了.而沉稳男子的传音之法显然与他同出一脉.所以两人之间都彼此能听到对方说了些什么.

他这个时候也算是从沈言突兀出现的震惊中回过了神來.也表现出了一副不屑的模样道.好似沈言在他眼中真的不名一文般.

“依我看涛哥就是太实诚了点.都还沒说什么呢.直接就报出自己的门派來.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是剑林谷的弟子才故意隐瞒宗门不报的……”

名为琳儿的女子这一次倒是沒有心思去反驳李玉成的话.反而是有些想不过的道.

沈言心头也是好笑的摇了摇头.此人倒果真是一个直性子的女子.

“倒不是我太实诚.而是在这丧魂绝地之中虽然各方有过约定.但毕竟还有着一些人包藏祸心想要杀人越货.这一次进入丧魂绝地的那些门派.不到两成是与我悬剑宗有仇怨的.还有三成左右是关系不错的.剩下的五成则是无仇无怨.关系一般的门派.”

“我报出悬剑宗的门派后.若对方是那关系不错的三成门派中的弟子.自然就不会对我等再起祸心.至于另外的五成门派.一般无仇怨的情况下.他们各门派的长老只怕也叮嘱了不能胡乱出手树敌.”

沉稳男子却是摇了摇头道.不过他这摇头的动作却是显得有些突兀了.可见也是不怎么经常用这传音之术交谈.

“我报出门派.就直接化解了对方八成的敌意.若是真的遇到了剑林谷那些门派的弟子.却也唯有和他斗上一斗了.”

这沉稳男子一番话说完.李玉成却是不轻不重的冷哼了一声.一副开口报个门派这种简单的事情我也会做的傲慢模样.不过却是无人理会于他.

“涛哥你先前的模样可真是像极了陈图师兄……”名为琳儿的英气女子听完后虽然似懂非懂.但也忍不住的赞叹道.

“陈图师兄.一直都是我的目标.”沉稳男子眼中泛起一丝淡淡的炽热.然后沉声道.

“内息阶.你觉得你要花费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二十年才能追上陈图师兄的脚步.”李玉成阴阳怪气的出声嘲讽道.

“李玉成.你除了讽刺别人还有点其他的本事沒有.”那名为琳儿的女子一个沒忍住.便沒用传音之法直接喊出了声來.

沈言恰如其分表现出一丝疑惑.然后不解的望着沉稳男子.

“抱歉.”那沉稳男子见沈言半响未曾有动作.却是心头忍不住微微松了口气.“却是我等怠慢了……但不知你拦住我等.是为了什么.”

沈言听他言语.却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无妨.”

“不过我先前不慎走入了那山脉之中.在徘徊了许久之后终于是走了出來.不过我这人一直对方向都不太敏感.所以现在却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嘎.

沈言话音落罢.却见周围安静的诡异.他微微看了三人一眼.却见对方尽皆是一副惊骇莫名的样子望着他.

“你的意思是.你进过那山脉了.”沉稳男子再怎么谨慎.神色也终于是忍不住的一变.而后颤声道.

“嗯.怎么了.有问題么.”沈言心头暗自好笑.知晓对方是因为他走进山脉中而吃惊.不过面上却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无,弹.窗,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