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八算了

五百五十八 算了

ps:

算了本來都不想更新了

大家知道我写东西很慢十一点五十多我跑上來创建章节的时候突然进不來了网页了卡顿了那么几分钟然后全勤就泡汤了每天抽时间写最后还给我來这么一出有点郁闷

不过想想这跟大家也沒有什么关系所以还是又打开电脑跑來更新了

哎……说用全勤交三个月网费的也泡汤了~~~~(>_

以下正文:

沈言话音落罢却见周围安静的诡异他微微看了三人一眼却见对方尽皆是一副惊骇莫名的样子望着他

“你的意思是你进过那山脉了”沉稳男子再怎么谨慎神色也终于是忍不住的一变而后颤声道

“嗯怎么了有问題么”沈言心头暗自好笑知晓对方是因为他走进山脉中而吃惊不过面上却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什么有问題沒有难道你的师门长辈沒有告诉过你逢山莫入遇谭则避的道理么也亏得你运气好才沒有陨落在那山脉之中”那英气女子看见沈言这幅模样顿时忍不住直言道

“琳儿……你……”那沉稳男子正要阻止英气女子将话说出口却是只说出了数个字却也是为时已晚了

他倒不是说害怕透露给沈言这些消息只不过觉得以这种口气极有可能会引起沈言的不满

所幸沈言虽然微微皱了皱眉但却并沒有表现出明显的怒意于是沉稳男子连忙补救

“抱歉我师妹她并无意针对阁下只不过她向來是一副直來直去的性子罢了若是先前言语中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莫要见怪”

沈言摆了摆手

“我很喜欢这种直言不讳的性子至于师门长辈……”

“我沈言乃一介散修何來师门长辈之说”

沈言的语气有些缓慢说话之间却是细细的打量着三人的神色变化

在他话音落罢后明显的从沉稳男子的眼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沉吟之色

沈言之所以说自己是散修也是为了看看这夺魂绝地到底是不是被许多的宗门把持起來了若是容许散修进入的话之后离开此地的时候也便不会与各大宗门起冲突了

“不过还是多谢这位……”沈言见那沉稳男子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于是便微微朝着英气女子拱了拱手而后说道

但他却不知晓对方到底叫做什么总不能也如同这沉稳男子一般称呼其为琳儿吧那也未免有些登徒浪子的嫌隙了

“我叫韩琳”英气女子见沈言模样怔了怔之后连忙朗声道

“多谢韩琳姑娘的提醒了”沈言善意的笑了笑然后继续道

“不……不用谢我也沒有帮到什么忙”韩琳听他道谢却是一下子有些尴尬的连连摆手说道

她是那种话出了口才知道有些东西不该说的人所以刚才听到沉稳男子向沈言道歉后她也反应过來先前自己的话好像是在咒对方应该陨落在山脉中一样

所幸这个人还算大度倒是沒有与她计较不过听到对方道谢韩琳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尴尬

“阁下既是散修可是通过某些其他的入口进入这夺魂绝地的”沉稳男子沉吟了半响然后方才询问出声

“不错”沈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从他的眼底沒有看到试探或者其他的韵味于是乎便佯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点了点头而后说道

“原來阁下并非剑林谷那些宗门的弟子我等只道你先前不报出师门是为了隐瞒自己身份的原因”

沉稳男子却是面色一喜竟然比韩琳还要直言不讳了起來

“还未请教”沈言神色微微一动然后缓缓道

“在下许涛”沉稳男子一滞方才反应过來自己还沒有说出自己的名姓于是急急忙忙的拱手说道

“却不知许兄此言又是何意”沈言表现出一副诧异的模样问出声來

“既然阁下是通过夺魂绝地时常显露真明领内到处都可能出现的那些入口进入此地那显然与我悬剑宗定无恩怨了所以我才会如实相告”

许涛解释道

不过沈言仍然是有些奇怪这许涛看似沉稳难不成竟是一个如此毫无心机的人

正要开口说话时他却看见韩琳与李玉成眼底一闪而逝的讶然之色却是话临至嘴边又换了个说辞

“我一介散修自当谨慎行走在这修行路上又怎会轻易与他人结怨更遑论是许兄所在的悬剑宗了那可是整整一个宗门轻易便能视为蝼蚁的存在”

沈言的言辞有些含糊视为蝼蚁他也沒有说是悬剑宗视自己为蝼蚁还是自己视悬剑宗为蝼蚁不过听到这话的三人自然也会认为他言语中的意思指的便是前者了

一个宗门的势力是很庞大的

就算比悬剑宗势大的门派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说是和这个宗门结下仇怨更遑论是沈言这样的散修根本沒有结怨的资格

这都是显而易见便能想明白而又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

所以虽然先前沈言突兀的出现在三人面前而且让三人根本毫无所觉让三人认为他的修为或许会高出自己等人一两筹但也绝不会如此便认为沈言的实力深不可测了

因此沈言这番话在他们三人听來却也是合乎情理一个散修在修炼界行走自然要谨慎行事哪里能轻易与别人结怨

修炼之路难走一个人便更难走若是在这么难走的路途中还不知天高地厚处处与人结怨结仇可想而知走不出几步只怕也就到了尽头

“阁下此言差矣你一介散修之身蓦然进入夺魂绝地却也并无半点慌乱而且还远远的超过了我等三人炼髓阶的修为也已经是教人可赞可叹了”

许涛一副敬佩的模样连声音中也带上了一丝赞叹之意而且沈言可以听出他言语之间的这种敬佩和赞叹却也并非是假意装出來的

可沈言怎么听都怎么觉得好笑想他堂堂上境第二重通脉境的修者在无数周天境神醒阶修者眼中被称之为“大能”的存在居然还在此地被一个炼髓阶的小修士用一种慎重其事的模样说出类似于“你很厉害”这样的话來

这也未免有些太啼笑皆非了点

不过无论再怎么啼笑皆非沈言却也无心暴露出自己的修为然后用实力强迫这三人吐出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來

所以他立刻摆出一副不敢承受这赞誉之言的模样

“许兄此言折煞我了折煞我了”

沈言本來还觉得装出一副这种模样來有些不自然但说话之间他却是突兀的想到了自己的师尊北剑仙

那样一个六重丹境的绝世大能都对苍生心怀敬畏他又怎能因为这三人的修为弱于他而觉得对方的赞誉便不堪一提

沈言还记得很早之前北剑仙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他在这个时候却是突兀的感觉到了其中所蕴藏着的深意

“我这一生在旁人看來是修了千般剑法万般道但在我看來这万般剑道也及不上苍生之道”

“纵我身怀剑道千万万种若不时刻对天地苍生心怀敬畏也必然被天地所服也”

“我其实只修了一条半的道那一半是剑心之道另一半便是敬苍生之道”

北剑仙清冽的声音一回想起來便好似一道清泉淋落在心间教沈言忍不住的心旷神怡起來

他言语中的苍生自然也并非单指人类

这苍生指的便是非天地外的一切

毕竟天是天地是地北剑仙不敬天地却不能不敬苍生

沈言心头闪转过这样的念头之后言辞之间的那种敷衍之意却是消失不见了

“散修修行不易你并沒有依靠宗门之力却要高出我等三人修为不止一筹也确实教人佩服”韩琳眉头一挑然后声音清澈的说道

沈言并沒有回话只是报之以一笑

许涛见他如此模样犹豫了一下仍是出言道

“先前听你说自己对方向不慎敏感又突兀來到这夺魂绝地想來对出路与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也都不了解不知道许涛有沒有这个荣幸邀请阁下与我三人同行”

什么情况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却是有些不明所以

怎么说着说着对方感觉比他还想要让几人同行呢沈言先前也是抱着这样的念头不过却沒有想到他还沒有提出來便被这许涛给抢了先

但思筹片刻之后沈言却也欣然点了点头

“既然许兄相邀再者我也正有此意当然是正好与三位同行了”

“否则我在这夺魂绝地之中想要依靠个人之力找寻到出路怕也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

见到沈言点头又听到他的言语许涛和那韩琳两人对视一眼眸子里却是多出了一种沈言也沒有办法理解的神色

不像是阴谋得逞也不像是有着什么陷阱的样子不过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两人好像很庆幸的样子

好像在这夺魂绝地中人生路不熟的人不是他而是对方三人一般沈言在心头略微思索了片刻却是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也便只好暂且按下了心头的疑惑

“这样一來真是太好了”说出这句话的还是英气女子韩琳“我们三人來此是为了寻求提升血脉步入换血阶的奇珍你的修为比我们都要高应该已经步入换血阶了吧”

听到韩琳的话沈言却是顿觉自己有些恍然感情这三人是逮着他当帮手了怪不得一副捡了便宜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