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足下

六百六十 足下

“哦?何事竟惹得李师弟生出如此大的怨气?”

一个温和儒雅的声音由远至近,却是直接让怒火冲冲和一脸羞怒的韩琳,以及沉默的许涛同时微微一滞。

“……陈图师兄!”

一个如玉般温润的男人。

这是沈言第一眼看见陈图时的感觉,如玉一般用以形容女子居多,但此刻这个词语用在这里,也并非蕴含着贬义。

他穿着一袭浅蓝色绸缎面子锦衫,头上整整齐齐的梳着一个剑修者最常见的髻,些许发丝垂落双耳旁,长发却是笔直的落至及腰的位置上。

他的声音有种极强的感染力,一种温润到如水般的感染力。

在言语之间,他那毫无瑕疵的俊俏脸庞之上,却是一直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先前怒气冲冲,一副对谁都看不过眼模样的李玉成,在看见这个如玉般的男人后,也是直接哑了火。

一个这样的男人,谁也无法在他面前维系自己的愤怒。

至少李玉成还做不到。

“陈……陈图师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于是李玉成结结巴巴的出声道,声音都有些微的发颤。

虽然陈图的面上,根本沒有哪怕丝毫的愠色。

“我进入这夺魂绝地后,倒是遇见了仙荷谷,碧云宗的女修,不过我却嫌她们太让人心烦,于是便一人独行了!”

陈图并沒有在意李玉成还未回答他的问題,听到李玉成结结巴巴的声音,他笑着解释道。

“陈师兄,我们还打算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你呢,沒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我们!”韩琳一脸的欣喜之色,直言不讳的性子却也沒有因为陈图的到來而收敛分毫。

“这下子就太好了,要是我们遇到了可以提升血脉的奇珍而又因为实力不足无法获得的话,正好可以请让陈图师兄出手帮个小忙!”

韩琳的声音到了最后,却是变得稍微细腻了些,看來这番话她也不能说的理所当然。

陈图闻言,却是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模样。

“师尊,以及掌门师伯等人在我们初入门的时候,便教导过修行之路上一切都要依靠自身的实力去获取!”

“你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却是万万不可为的。”

韩琳炸了眨眼,然后狡黠的吐了吐舌头。

“师兄你回回都是这么说,可哪一次门内的师兄弟,师姐妹找到你的时候你沒有帮忙?我看你呀,也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性子。”

“你啊,,”陈图微微一怔,旋即苦笑了起來。

“陈图师兄。”许涛恭恭敬敬的拱手行了一礼,见陈图的目光落了过來,“许涛见过陈图师兄。”

“嗯。”陈图面上的苦笑随之一敛,而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陈图师兄,你那是什么表情嘛!”韩琳见状,顿然忍不住的道,“干什么一副冷冰冰着脸的表情,许师兄他又沒得罪你!”

陈图望向韩琳,面上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再度浮现,不过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題。

而许涛见状,急急忙忙的张开了口。

“韩琳师妹莫要对陈图师兄不敬,他对我这般看似疏远的模样,实则是为了鞭策我罢了。”

听他这般言语,韩琳面上那一丝半分佯作半分发自内心的担忧终于也算是消散了开來,毕竟她也害怕许涛在什么地方得罪了陈图师兄。

而李玉成却是不屑的冷笑一声,但在陈图面前,他也仍是一言未发。

陈图终于是将目光落在了站在许涛身后的沈言身上,他虽然第一眼便看到了后者,但起先根本便沒有注意。

当陈图那温润的目光落在沈言身上的时候,他的神色先是一滞,旋即瞳孔便是蓦然收缩了一下,而后收回目光,却是定睛再看。

直到如此來回打量了沈言三番五次后,陈图脸上的神色也一下子变得肃然起來,先前那温润的如玉男子,顷刻间便化作了一位浊世公子!

陈图的气度,在这一刹那间,变得几乎让李玉成等三人只能仰视。

像是韩琳这种女子,根本不会对陈图生出半分情意,不是因为后者的仪表太不堪入目,相反则是她们压根从心底深处,都难以泛起半点奢望之心。

陈图也只有以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示人,寻常弟子才不会自惭形秽到连与他交谈都不敢。

至于女性修者,怕也唯有陈图先前所言的碧云宗,仙荷谷中的佼佼者,方才能提起心中的爱慕尝试着去接触陈图。

可惜陈图根本无意与儿女私情,否则先前也不会在众多女修的拥趸下选择一人独行了。

而当他露出此时这般正式的神情时,同辈修者却是根本连开口说话都要掂量再三。

这便是一个浊世美郎君,三尺青锋客的气度!

“在下陈图,失礼之处,还望足下见谅。”

陈图的声音其实并未有多大的变化,变得只是其中那种气质罢了。

但当听清楚他言语中所说的内容之时,李玉成等三人却再一次的呆滞在了原地。

陈图开口,自称足下。

这样内心强悍到极限,气质冠绝同龄人万千的绝代公子,竟会尊称足下?那么便唯有一种情况,他面前这个看似一脸人畜无害的“散修”沈言,便是一个修为高于他的修者。

实力才是一切。

管你风度,姿容如何。

所以陈图在三番五次连沈言的丝毫气息都察觉不到后,终于是认定了自己不如对方,而且两人的修为绝对还相错甚远。

而以他内息阶巅峰的修为,能让他连丝毫外泄的气息都察觉不到的修者,只怕已经是神魂初醒的神醒阶段了。

面对神醒阶的存在,尊称一声足下根本不算委屈了自己。

“无妨。”沈言见到许涛三人组之后已经不知道说出了几句无妨,不过这两个字给人的震撼,却远远比前面数次所言加起來的冲击力都要大。

因为先前他在李玉成等人的心中不过是一个比炼髓阶的修者强了些的修者,但此刻他却是一个俩内息阶的人都要甘拜下风的存在。

“敢问阁下师从何处?”陈图收回抱负在一起的双拳,而后再度询问道。

“自我生來这些年,也无门來也无派。”沈言平静道。

不过他心中却是暗自无奈,沒想到像徐帘那样装出一副平平淡淡的表情,还真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

毕竟一个人类,又怎会连丝毫的情绪波动都沒有?只要有情绪波动,神色便自然随之会有变化,所以想要达到徐帘那雨打不动风吹不摇的境地,怕是还要费不少的功夫。

“也无门來也无派?”陈图复述了一边,而后蓦然失声。

“足下竟是散修!”

不止他有些失态,连早已知道这些的韩琳等人也是不由得再度震惊到面面相觑。

一个内息阶以上的散修和一个炼髓阶以上的散修给人所带來的感觉,决然是完全不同的。

散修修炼何其不易?修炼到换血阶已是千难万阻,修炼到内息阶以上……那是一种什么概念?且不说机遇与其他,单论其天赋,便可叫无数人唯有仰视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