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一一句话的果

仙誓 六百六十一 一句话的果

“当然.取决权在于你自己.但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自然知晓该如何抉择.”

他话音降落.韩琳与李玉成都是一副有些担忧的模样.不过看到正在沉吟思索的陈图.却是并未出言打扰.

“陈图师兄……经脉乃是修者之根本.万万不可随意听信他人之言.敞若经脉一旦损毁.那可就悔之莫及了.”许涛的性子极其谨慎.这一点沈言已经见识过了.所以他这样说.也并沒有多么令人感觉到奇怪.

陈图本來还略有些踌躇不定.但听闻许涛的话后.却是突然对沈言笑了笑.

“再差的结果也至不过落得个经脉损毁.却也算不得天大之事.”

“何况足下理当也不会存心害我才是.否则以你的修为.陈图或也毫无抵抗之力.”

陈图是自谦也罢.还是真的直觉到自己在沈言的面前不堪一击.至少他这一番话.却是让沈言觉得此人乃是一个有胆魄和胸襟之人.

陈图话音落罢.却并未听见沈言沒有说“你放心.我自然不会害你”这样的话.可他心中却有种直觉.即便这真气流入了自己抑制住的那经脉中.恐怕也是并不会有大碍.

韩琳似乎想劝说些什么.李玉成的面上也有着些微的担忧之色.不过两人都极为明白陈图乃是说一不二.一旦下了决定.根本不容的旁人左右的性子.因此也并未出言劝阻.

陈图屏住呼吸.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來.

他将本來已经莫名其妙疏通的经脉用真气封住.原本就是一件耗费心力的事情.此刻让真气流通进这经脉中.却是容易了许多.

只要将封住经脉衔接处的真气团直接散开便可以了.

所以陈图的面色在这少顷之间.却是连连生起许多变化.

先是满满的谨慎之色.而后化为了凝重.片刻后则是蓦然一惊……

而他这神色中流露出的惊讶之色.却是让许涛一下子反映了过來.急急忙忙的便准备伸出手去摇晃陈图的身体.想要让后者回过神來.

不过这时候却被李玉成伸出手挡住.

“你想做什么.”李玉成讥讽的冷笑着.然后出言道.

许涛直接顿住脚步.即便他的性子再如何沉稳.此刻也是不由得露出一丝愤怒.

“李玉成.你给我让开.陈图师兄神情有变.必然是真气流入那经脉之时生起了变故.你拦住我.难道是想要至陈图师兄于险境么.”

“险境与否.根本由不得你说了算.以陈图师兄的修为和心境.既然能做出这个决定自然就知道有什么危险.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李玉成好似偏偏便要和许涛作对一般.嘲讽说道.

“你..”许涛气的身体连连发颤.抬起手指后.却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呼……”而这个时候.陈图终于是睁开了微闭着的眼睛.而后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他身周也是直接涌动出一层无形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來.

这一层气浪以区区炼髓阶的许涛三人自是无法抵御的.陈图刚刚察觉到.便是想要护住三人.却见沈言微微抬了抬手.而后拂袖一挥.

旋即那肉眼难见的气浪直接便消弭于无形.好似在周围扬起了一阵清风.

陈图一愣.转瞬间面上的神色便恢复了正常.

“谢足下指点.”

陈图微微后退一步.而后双手环抱成.直接朝着沈言躬身一礼.

正要询问些什么的韩琳等人见状.也是直接呆在了原地.不过倒是觉察到了沈言对陈图应当并无恶意.因而本來气氛正剑拔弩张的李玉成二人.倒也是收敛了下來.

“我不过随口提醒一两句罢了.能疏通那条经脉.也算你机遇悟性和心境缺一不可.”

心境.这是沈言最为看重陈图的一点.

因为陈图先前经过他微微一点.有因为一直封闭着那条步入周天境小圆满时才需要疏通的经脉之一许久.此时将真气灌入其中.厚积薄发下.却是直接由内息阶段突破到了刚柔共存的并济阶.

先前那无形的气浪.便正是他突破时沒有控制住逸散出体外的真气.

不过仅仅只是从内息阶跨越到并济阶.却在突破之后沒有半点失措的神色和举动.便可见陈图之心境绝佳了.

至于陈图.因为沈言的一句话而突破.自是无比感激后者.

更遑论在他突破到并济阶的一刹那.也恰恰是那一条被他封闭住而的经脉中真气流通成一个循环的时候.

所以他自是觉察到了其中那种不可言语的奥妙.虽然无法直说出这种感觉.但心境修为绝高的陈图却也明白.这条经脉若是真的因为自己一直将其封闭而重新堵塞.只怕他从内息阶越过并济阶.一跃而就突破到神醒阶.也根本不能弥补这损失.

而陈图本身自然不能说笨.因而他自己也刹时间醒悟了这条经脉的用处.只怕与他此刻还需要仰望的周天境界有关.

试问对他有如此之大的帮助.外加上在他突破后也仍看不清沈言深浅.陈图若是不躬身行礼.那才叫做奇怪.

“总之足下大恩.陈图沒齿难忘.”陈图见沈言说的轻松.而神情又不似作伪.却也明白自己说什么报答的言语.怕是对方也不会放在心上.因而只有郑重其事道.

沈言倒是并沒有觉得陈图说这种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连北剑仙那样的存在都需要敬畏苍生.试问他又有什么资格看轻任何人.

陈图此刻虽不过并济阶.沈言一个指头都能按死一百个.但谁也不能肯定的说对方日后就绝对无法步入上境.或者更高的境界……

这样一个前途敞亮.却又重恩重义之人的人情.其实也并非看上去那么毫无用处.

沈言嘴角微微上扬了少许.然后朝着陈图点了点头.并沒有开口的意思.

陈图见他如此模样.也唯有站直了身躯.而后转过身去看了许涛一眼.

“陈图师兄.先前你疏通经脉的时候.许涛这厮竟然想要阻挠你.”李玉成唯恐天下不乱的道.他话音落罢.却见陈图的眉头果然是微微一皱.

“陈图师……”许涛急急忙忙的想要解释.陈图便先一步摆了摆手.

“够了.玉成你也沒有必要在我面前说许师弟的坏话.毕竟你们三人一路同行.我在这夺魂绝地中.也并不能干涉你们太多.”

陈图并沒有则问许涛.而是望着满面冷笑的李玉成道.

“所以我……”陈图还沒有所以出个什么.韩琳那英气的声音便传了出來.

“陈图师兄你的经脉怎么样了.”韩琳的面上.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关切之意.

李玉成虽然面上有些不忿.但也和许涛一样.竖起耳朵生怕漏听了一个字.

“沒事了.那经脉果真并非于我有害.”陈图笑笑.然后说.

“我见师兄你好像精气神都变好了许多.是不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韩琳俏皮的炸了眨眼.而后问道.

“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不过是我修为突破了而已.”

陈图温润的笑着道.

他的语气沒有多么大的变化.好似这真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消失小事般.

或许有些人如此说.不过是在说着反话.其实显摆的意味更浓.但陈图这样说.却并沒有哪怕丝毫让人有这样的感觉.

而他话音落罢.韩琳微微一愣之后.却是一下子跳了起來.

“耶.陈图师兄果真厉害.现在我悬剑宗.悬仁义之剑这一脉中的年轻一辈弟子.全部要因为你而骄傲了.”

“悬礼仪之剑.信念之剑的那几脉中的最厉害的师兄.也不过才是内息阶巅峰罢了.而你现在突破了.就是整个悬剑宗年轻一辈弟子中绝对的第一了.”

李玉成的嘴巴也是张的大大的.

“惨了惨了.陈师兄你进境如此迅速.教我如何追赶.”

李玉成的话音落罢. 许涛眸中的神色不由的闪烁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询问对方你怎么抢我的台词.不过最终他却沉默在了原地.

但此刻并沒有人去管顾他.哪怕是韩琳也正沉浸在自己这一脉中的陈图师兄登顶悬剑宗年轻一辈弟子首席的兴奋中.所以此时的许涛看起來.好似有些黯然.

却也不知道他在黯然些什么.也许是因为他与心中目标彼此间的差距越來越大的缘故.

“对了陈师兄.你刚刚想说什么來着.”韩琳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我的意思是.掌门与众多长老们的本意.是让我悬剑宗大部分弟子在这夺魂绝地中能历练一二.而我现在又是突兀的晋入了并济阶.自是不能……”

陈图想了想.还是说道.

他倒是并非不想帮助韩琳等人.只是觉得身边跟着一个明显强过自己很多的修者.那历练的效果便会差上许多.

碰到其他宗门生起冲突.互相讨教的战斗的机会也就直接等同于零了.

别的宗门的弟子一看他陈图在.谁有敢无端端的挑起事端來.纵然陈图不会真的下多重的手.可明知道必输无疑的战斗.自然不会有修者想要参与进去.

“不能什么.”韩琳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还不待陈图回答.她便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來.

“这个叫沈言的散修.先前说过要跟我们三人一同历练.他不是我悬剑宗之人.陈图师兄.你说长老他们会不会责备我等.”

陈图双眼一瞪.已到嘴边的话音竟是顿然一转.

“……我现在刚刚突破.自是不能肆意妄为.还是与你等三人一同在这夺魂绝地中历练为是.”

去他的历练和天材地宝.碰到这样一个随意能看出自己师尊都无法看出的修炼问題的不知名散修强者.不赶紧跟在对方屁股后面多多请教.那简直是白痴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