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二请教

仙誓 六百六十二 请教

“这个叫沈言的散修.先前说过要跟我们三人一同历练.他不是我悬剑宗之人.陈图师兄.你说长老他们会不会责备我等.”

陈图双眼一瞪.已到嘴边的话音竟是顿然一转.

“……我现在刚刚突破.自是不能肆意妄为.还是与你等三人一同在这夺魂绝地中历练为是.”

去他的历练和天材地宝.碰到这样一个随意能看出自己师尊都无法看出的修炼问題的不知名散修强者.不赶紧跟在对方屁股后面多多请教.那简直是白痴到家了.

沈言心中却是微微一愣.不过这貌似和他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于是并沒有开口说话.

“陈图师兄要和我们同行么.”韩琳最先忍不住.再度询问了一遍.直到看见陈图含笑点了点头后.她才欣喜的捏了捏拳头.

“那真是太好了.要是陈图师兄和我们在一起的话.那这夺魂绝地中的危险.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就算是遇到其他宗门的弟子.也根本不用担心和他们动手了.”

沈言听得韩琳的言语.却是不由暗笑.夺魂绝地之中真正的危险……绝对不是什么妖兽.也不是其他宗门的弟子.而是那山脉中无处不在的丧魂花.以及眩神木.

也不知晓当韩琳知晓了丧魂花的恐怖.还高兴不高兴的起來.

“陈图师兄.你真的要和我们同行.”李玉成则是一脸的惊讶.或者都能称得上震惊了.似乎是因为心中极其难以相信.于是他便再度重复的问了一句.

“话出得我口.入得你耳.那还能有假.”陈图佯装着一瞪眼.然后道.

倒是让不明所以的李玉成被吓得一怔.却是讪讪然的嘀咕了一句什么.不过倒也不敢再问出“师兄你为什么会突然性情大变的要和我们一路同行”这种话來.

说是性情大变倒也并不为过.因为陈图原本就是一个在修炼一途上极其认真谨慎的人.他虽然从不推辞为宗门内的师兄弟解惑.但让他在历练的时候保护.或者说帮助某些师弟师妹们取得成功.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所以李玉成听到陈图说出这样的话來.虽然韩琳已经确认了一边.可他还是一个沒忍住的再度确认了一边.

“师兄你果真要与我等同行.”许涛的神色中泛起一抹讶异.嘴角都忍不住微微的张开了半响后.方才不由自主的出声问道.

“哼.”陈图神色倏然一变.直接便是冷了下來.却是哼了一声.根本不在回答.

沈言心头暗自好笑.这陈图脾性再好.被三番五次的询问同一个问題.却也是受不了了.

毕竟这等同于连番的怀疑他言语的可信度.有再一再二.哪有再三再四的道理.也只怪这许涛运气不好.直接撞在枪口上了.

许涛听到陈图的冷哼声.眼中掠过一丝尴尬.不过却无人注意到.而这么一折腾.他也沒有了先前那么惊讶了.

虽然陈图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确有些让人难以相信.不过这也并非就是说对方只能自己一人独行……何况在这夺魂绝地之中.多一个内息.不.现在已经是并济阶的修者同行.那简直是对自身安全的极大保障.

“沈……”陈图见三人都从先前的惊讶中平复了下來.于是微微朝着沈言一拱手.刚开口却是不知道自己该称呼什么了.

这个时候继续叫足下有些不合适.叫名字吧却又有些不恭敬.叫前辈吧.许涛也不能判断到底沈言的修为和真实年龄.所以一时之间只好愣在了那里.

“称呼我沈言便是.”

沈言才沒有一般修者所谓的虚荣心.不管许涛称呼他足下也好.前辈也罢.对于他自己來说.也沒有任何实质上的好处.

对他來说.只要对方并不是敌人.那么一个称呼而已.随意喊喊便是最好的了.

“沈兄既然要与我等同行.不如便由你决定往那个方向前行如何.”陈图点了点头.却也沒有直接称呼沈言的名字.而是顺杆爬的换了一个拉进两人关系的称呼.

“别……”沈言苦笑着连连摆手.“我连來到这夺魂绝地之中都是莫名其妙的.更遑论我的方向感实在是太差.所以还是由你來决定吧.”

陈图讶然的看了沈言一眼.不明白身为修者有这么好的目力.又拥有识念可以探寻周围.怎么还会连方向都难以辨认.

但无论沈言是推辞还是其他.他陈图总不能再说一句“你不要客气.尽管带路就是.带歪了我也绝对不会责怪于你”这样的话吧.那也未免有些太不识相了点.

“那便依沈兄所言.”

陈图眼中的讶然之色也只是一闪而逝.而后他便沉吟道.

“我先前从后方一路前行至此.除了在一处峡谷中遇到过几只妖兽外.倒是并沒有察觉到什么其他的东西.”

“既然你们先前也仍是往前行.那便继续顺着这个方向继续走吧.玉成.韩师妹.许涛你们意下如何.”

陈图沉吟了片刻之后.如此说道.

“全凭师兄做主.”韩琳等人的话.大致都是这个意思.

“沈兄.你的意思呢.”陈图转过头來.再问道.

“我沒有意见.你自己决定就好了.无论往那方向走……只要最后能出去便好.”沈言摇了摇头.然后补充了一句.

“这夺魂绝地虽然进入一次极其不易.但只要找到了出口.却是极容易出去的.”陈图笑道.“而且这里的出口也并不少.所以出去的事情.倒是不劳沈兄担忧.”

“如此一來.我便放心了.”

沈言总算舒了一口气.如果出去还需要什么特殊的手段.好说不准会有多么麻烦呢.

众人商议罢.或者说是等陈图下了决定.便齐齐迈动起步伐.

其实李玉成.韩琳等三人先前一直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往前走.所以他们只不过是在原地停顿了些许时间.先后让沈言和陈图融入了同行的队伍中罢了.

(七根眩神木.这回出去可就有的玩了……)

沈言随意的跟着众人往前走.心头却是思绪迭迭起伏.

(等出去了之后.先回万剑宗看看徐帘在不在.说不得到时候去道玄宗取那百万斤铁精的时候.这七根眩神木.就能派上极大的用场.)

沈言这种想法到并非是异想天开.让徐帘用这七根眩神木布下阵法.在道玄宗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绝对会损失惨重.

虽说徐帘布下阵法对方可能不会傻傻的跑进去.但敞若直接将阵法布在道玄宗的山门口呢.

道玄宗破阵与否且不说.看见一个突兀出现在山门口的未知阵法.十个修者里.不说七八个.总会有三五个好奇用识念去探察的吧.

识念只要散出去.毫无疑问便是一个意识消散的下场.

所以再得到了这七根眩神木后.沈言倒是觉得从道玄宗取得百万斤铁精这种事情.或许也并非是不可为的.

只要将这种“宝贝”运用得当.说不得还真就能浑水摸鱼从道玄宗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沈言在想些什么许涛等人自然是不知道的.而陈图虽然一边走.但一边心头却是在下意识的思索着自己修炼上的疑问.

他也不知道沈言的脾性到底有多好.而一个修者在修炼上的疑问.绝对是极多的.他害怕自己问了一个.询问第二个的时候便惹得沈言不耐烦而不再回答.那么这第一个问題.自然是要选择一个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了.

“沈兄……”陈图思索了半响后.终于是犹豫着开口道.

“嗯.怎么了.”沈言听到他的声音.直接停止了自己心头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毕竟现在想这些东西.根本都是些想当然的事情.

至少先得从这夺魂绝地中出去.而后找到徐帘.才能去研究如何将道玄宗的百万斤铁精弄到手.

不能从这里出去.哪怕心里面考虑的再好.也不过是空谈.

不能找到徐帘.哪怕计划的再怎么完美.但却沒有一个能完美将这计划变为现实的人.

总而言之.两者都极为重要.

“陈图有一事请教……”陈图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开口.再犹豫就显得有些矫情了.于是也便不再迟疑.直接出声道.

“但说无妨.”先前已经说过.沈言根本不介意对这个看着还算顺眼的修者一点小小的指点.所以他也是沒有分毫推辞的道.

“陈图在此先谢过沈兄了.”陈图自己都沒有察觉的松了口气.而后缓缓将自己的问題抖了出來.

“我有一门剑技.讲究以力破力.但每每施展开这门剑技的时候.却总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力不从心.但真气却偏偏流通的极为顺畅……”

“这种情况导致我施展那剑技的时候.都只能发挥出三五成的力道.让那剑技的威力大减.沈兄可知道这种力不从心的情况到底是什么缘故.”

沈言微微一愣.还别说.他真的沒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因为任何招数在他用來.都是十成十的力量.根本沒有所谓的力不从心的感觉……试问叫他如何回答这个问題.

等了半响不见回答.陈图的眸子里却是泛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这个时候沈言正巧看见了他毫无瑕疵的脸庞以及略有些单薄的身体.心头却是灵光一动.而后直接动用真气吸起一块拳头大小的时候.而后在其中灌注进真气.让其的重量达到了上千公斤.

“你将它抛出去.”沈言随手将手中的石头扔给了陈图.后者疑惑的伸出右手去接.

不过在那石头刚刚触碰到他右手的时候.陈图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石头直接将他的手臂一同拉扯的坠落了下去.快要极地之时.陈图方才动用真气.勉强用双手将其举了起來.他正要抛出石头.却听见沈言的声音传了过來.

“行了.不必抛了……我明白你先前所讲的问題.是因为什么缘故了.”

沈言开口阻止了陈图接下來的动作.而后缓缓出声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