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三体为人之本

六百六十三 体为人之本

“你将它抛出去.”沈言随手将手中的石头扔给了陈图.后者疑惑的伸出右手去接.

不过在那石头刚刚触碰到他右手的时候.陈图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石头直接将他的手臂一同拉扯的坠落了下去.快要极地之时.陈图方才动用真气.勉强用双手将其举了起來.他正要抛出石头.却听见沈言的声音传了过來.

“行了.不必抛了……我明白你先前所说的事情.是因为什么缘故了.”

沈言开口阻止了陈图接下來的动作.而后缓缓出声继续说道.

“什……什么缘故.”陈图一愣.仅仅这么一分心之间.手中的石头却是再度将他双手往下拉扯的猛然一坠.

待得反应过來后.陈图直接松开手來.那石头仅从三尺不到的地方落在地上.却也深深的砸入了地底.不过这时候沈言附在这拳头大小石头上的真气业已消散.所以此刻再去拿起这石头.便是极其轻松之事了.

“拔剑.”沈言看着陈图说道.

“拔剑.”见陈图眼中的疑虑之色更浓.沈言再度道.

陈图终于是回过了神來.将跨在腰间的长剑从剑鞘中拔出.而后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

“刺我一剑.”沈言再道.

“啊.”韩琳都是忍不住的惊呼了出來.要知道陈图手中的长剑并非寻常凡间兵器.而是天材地宝锻造出的灵剑.这一剑落下.以修者的体魄來说.必然会受伤.

许涛眼中泛起一丝精芒.至于李玉成完全就是满脸的莫名其妙.

“将你手中的剑刺过來.”沈言见陈图又是愣在了原地.顿时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手指点在自己的胸口.而后再度重复道.

“得罪了.”陈图虽然有些难以理解沈言的举动.不过他却也明白在沈言有心防御之下.随手一剑绝对伤不了对方.于是也并沒有太过担忧.

在听到沈言的声音提高了不少后.陈图也是不在犹豫.将手中灵剑微微扬起.灌注一缕真气.随着剑尖上的一道寒芒掠过.便是径直刺向了沈言的胸口.

韩琳见状.都忍不住的用双手捂住了嘴巴.生害怕看见等会儿鲜血飞溅的一幕.

铮..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那去势极强的一剑.在触及到沈言胸口之时.仅仅刺破了衣衫后.便直接发出了精铁交鸣的声音.

陈图神色一滞.抬头一望.却看见沈言似笑非笑的神情.于是他微微吸了一口气.真气流转之下.再度用出了更大的力道.

“修者.”沈言硬生生的顶着那寒芒闪烁的剑尖.一边微微朝前踏出一步.一边沉声道.

而陈图却也极力忍住沒有后退半步.在两者同时用出如此之大的力道下.那剑尖竟也是被微微的折弯了少许.

“先修本心.再修什么.”沈言直接厉声喝问道.

“非是术法.非是剑技.更非阵道丹道……先修本心.再修体魄.”

“体.乃人之本.”

“拥有强大的体魄.方才能让真气运转的更顺畅.施展起任何强大的剑招术法來.也更加的得心应手.”

沈言话音落罢.身形再度往前一步.

陈图的面色几乎都已经微微涨红.他此刻已经用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剑柄.双腿颤抖着方才让自己沒有退后.

而韩琳与许涛等人.则是早已看的目瞪口呆.他们沒有察觉到沈言有丝毫的真气逸散出來.也即代表他此刻的肉~体根本就沒有半点防御.单纯的利用身体去抵挡灵剑之利.这是何等匪夷所思的手段.

“我先前听你之言.那剑技乃大开大合.披靡之势.”

“试问你体魄若不够强悍.气血不够雄浑.纵然你的真气足.悟性高.又能如何.最硬性的条件你达不到.再怎样高明的控制手段.也只能发挥出那剑技的三五成威力罢了.”

沈言沉声道.

“若是并不施展这大开大合的剑技.你大可以巧破力.施展出精妙的招数.如此一來.自然不存在什么有心无力的情况.”

“但体魄真就无用了么.”沈言言及此处.嘴角却是微微噙上了一抹冷笑.

“非也.”若此时身周有麟羽之类.怕是会被这一声厉喝震得忙不迭惊飞而起了.

“纵是以巧破力.也讲究个四两拨千斤的道理.但敞若.你连这四两都不够呢.那千斤拨起來一半.只怕就会倒塌下來直接将自己给压死.”

“正因如此.我断定你之所以施展那大开大合剑技力不从心的缘故.便是因为体魄太过孱弱.若能尽早弥补这一短板.你前途更是无可限量.”

沈言话音落罢.再度往前一步.抵在他胸口的灵剑剑尖弯折了大半.陈图终究是再难以握紧手中剑柄.几乎是在沈言步伐落下的一瞬间.他手中的灵剑便直接弹飞了出去.

当手中灵剑弹飞出去的一刹那.陈图也是蹬蹬瞪的连连倒退了数步.方才一脸惊骇的控制住自己的身形.

他的脑海中完完全全就是沈言先前的言语在回荡着.在原地愣神了半响后.陈图眼中的惊骇之色终于是敛去.而他竟是抱拳深深的朝着沈言鞠了一躬.

“多谢足下指点.今日之恩陈图沒齿难忘.”

韩琳与许涛等人则早就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看到了这样足以让人惊骇到无以复加一幕的三人.根本就再沒有了半分揣度沈言实力的心思.

且不说对方的实力到底如何.仅仅是这恐怖的体魄.便足以让任何人生不出丝毫的抵抗之心了.连灵剑都无法在对方的身体上留下一个细微的伤口.那么使用凡剑的修者.更是只有看着沈言干瞪眼了.

“于我來说不过三两句话的功夫.何谈大恩.更不必说什么沒齿难忘的话了.”沈言听闻陈图的话.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既然你现在明白了自己的问題出在哪里.要么便是放弃修炼那一剑技.换成另外那些以灵巧和迅捷取胜的剑技.要么便是强化自己的体魄.让自己的身体足以承受完完全全施展出那剑技的压力.如此一來.剑技自成.”

“另外.我只是在肉~身体魄一道上的修行走的稍远了一些罢了.同是修者.你又何必再度转口称呼我为足下.”

“……大恩不言谢.沈兄有心了.”陈图眼中的神色微微闪转了数下.终究是直起身來.却是瞬间恢复了常态.

这陈图却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之人.

至少心中虽然对沈言的实力和惊骇莫名.可他依旧沒有表现出半点谦卑之意.单单这份宠辱不惊的心态.已是同龄人中少有.

“要出这夺魂绝地.还得靠着你给我引路.待得我出了此地.你我便两两相清.却是谁也不欠谁了.”沈言见他恢复了应有的态度.于是便笑道.

陈图也是温润的的回以一笑.却并不在言语.

某些话挂在嘴边多说无益.记在心中便是.虽然他并不一定有机会帮到沈言.但若是后者有朝一日找到了他身上.他陈图也自会想尽千方百计的回报这几句话的指点恩情.

“听沈兄言中之意.难道并不想在这夺魂绝地中逗留么.”

随着众人再度迈动起步伐后.陈图便问道.

“实不相瞒.我外间还有要事需要处理.否则也定然会在这夺魂绝地中探寻一番.看看能不能寻到什么天材地宝.”沈言点点头.然后答道.

“听沈兄的意思.难道是想要离开这夺魂绝地了么.”沈言话音刚落.陈图都沒有來得及开口.便听到一个沉稳的声音传來.

这声音却是许涛发出的.他的眼中有些惋惜之色.

“实在是外间俗事缠身.否则定要同诸位在这夺魂绝地中探察一番的.”沈言无奈道.

陈图听到许涛打断他的话.本來想要冷哼出声.但旋即神色不由的微微闪烁了一下.

“既然沈兄想要尽快离开此地.那我也不便强留.”陈图开口道.“离此间不足二十里地.便有一处出口.不过并非我悬剑宗把持.”

“但沈兄你是散修.从这出口中离去.即便其他宗门的修者看到了你.应当也不会为难.”

前前后后一大堆沒有用的问題让沈言颇有些无可奈何.此时听闻了这么一个好消息.神色都忍不住的振奋了少许.

“若是如此的话.就麻烦你先将我带到那出口之处了.毕竟在这夺魂绝对中久留片刻.外间之事变化多上许多变数……”

“自然要依沈兄所言.”陈图温润的笑了笑.然后从怀中泛出一块椭圆形.呈幽蓝色的罗盘状物事.

“这东西是师门长辈下发给亲传弟子的罗盘.这其中闪烁的光点便是不会发生变动的几个固定出入口了.这红色的光点.则是我们所在的位置.”

见沈言的目光望了过來.陈图主动解释道.

沈言定睛一看.却见偏右侧二十余里的地方.果真有着光点在不断闪烁着.终于是心头大定.

“沈兄这便要离开.却是可惜之至……”许涛也同样看了看那闪烁的光点.然后随意的转过身去.打量起四周來.

陈图眉头一皱.旋即便直接开口.

“沈兄.我们这便起行.至多半刻钟的时间.便能出现在那出口之处.所幸这一个出口.并非我悬剑宗的死敌门派所把持着.倒是也能省掉不少的功夫.”

沈言眉头一挑.含笑点头.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