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四厉害

仙誓 六百六十四 厉害

“沈兄这便要离开.却是可惜之至……”许涛也同样看了看那闪烁的光点.然后随意的转过身去.打量起四周來.

陈图眉头一皱.旋即便直接开口.

“沈兄.我们这便起行.至多半刻钟的时间.便能出现在那出口之处.所幸这一个出口.并非我悬剑宗的死敌门派所把持着.倒是也能省掉不少的功夫.”

沈言眉头一挑.含笑点头.

“如此甚好.”

且不说沈言等人朝着夺魂绝地的出口处走去.在遥远的中东之域.徐帘却是随意的端坐在山崖边突起的一块顽石上.

他的目光虽然极其平静.但神色之间还是忍不住泛起隐隐约约的莫名之色.

能让徐帘感觉到疑惑的事情不多.但这一次他却是真的被弄糊涂了……沈言去了何处他委实不知.但东魔祖设立下的传送阵居然将他送到了中东之域.的确是太过奇怪了点.

大宋朝五祖之一的东魔祖.纵然是为了替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也应当不会将这退路设立在中东之域.

毕竟中东之域.完全就是不同于大宋朝的两个极端.

这个极端.指的是两者之间的距离.比大宋最边缘的城池到大汉最边缘的城池.还要远了许多许多.

“十三次.”

徐帘轻轻念叨了一句.而后终于是将自己手中紧握了半响的三枚铜钱高高抛了起來.

叮叮当..

三枚铜钱落尽手心相互撞击下.发出的细微声响.却是连山崖边上的清风都遮掩不住.

“铜钱相叠.变数无穷.”

随着喃喃自语出声.徐帘的眸子中却也是泛起了一丝细微的异样光芒.他不由的用手指在顽石旁的地面上划拉着什么.嘴唇也在不停的细微动着.

“……寒月冰魄……”

“中东之域……铜钱相叠.沈言那边变数无定.我不可料……若我不可料.那此事便是背后的未知不愿我知晓……”

“九转金丹.龙象金身与九转雷霆诀强则强矣.若要说逆转阴阳.以力搅乱黑白怕也困难之极.那附和这一点的.除了……便唯有断天刀了.”

徐帘指尖在地面上划拉出的线条.诡异的组成了一个乱七八糟却又让人感觉蕴藏着某些其他韩毅的图案.

“断天刀.寒月冰魄我们已取其二.”徐帘蓦然站起身來.“其三即是变数.这变数在沈言而不在我.”

“但如此一來的话.那传送阵将我送到中东之域的局.是未知存在善的一方.还是恶的一方.”徐帘思索了片刻.从袖中取出了一枚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玉符.

那玉符之上.如同金光流转的水纹般印刻着一个策字.

“问天之符.”徐帘喃喃自语罢.将玉符朝空中一抛.但这玉符却并未落入山崖之下.竟然在沒有任何外力左右的情况下.直接化为一道流光窜上了天穹.

“天道.我有一问.”

随着话音落罢.周围便泛起一阵细微的波动.而后徐帘面前的山崖上方.便凝聚出一团有若实质.却又飘忽不定的雾团.

“我问真正的道玄宗所在.”徐帘这个问題.却是有些让人不明所以了.不过他眸子里却是满满的平静之色.可见也并非是突然说错了话.

“非.”

“是.”

随着徐帘面前的雾气云团慢慢变化.缓缓的凝聚成了四个模糊的字迹.

徐帘见状.一字一顿的将其念了出來.

“天边.”

“非是天边.”一瞬间徐帘心头所有的迷雾瞬间消散开來.那些许的疑惑也终于恍然.

山崖边上的雾气凝聚出的四个模糊字迹只是持续了少顷的时间后.便直接随风被吹散了.

“既不在天边.那便是眼前了.”徐帘的目光一凝.“中东.中东之域.”

“道玄宗真正的山门所在.原來在大宋的那个顶尖宗门.根本不过是一个类似于分门的存在.而因为其真正的山门远在中东之域的缘故.大宋境内的修者只怕无一人所知.”

“怪不得当初铜钱给出的指示是一个玄字.我便直接想到了道玄宗.沒想到此‘玄’.根本不是彼‘玄’.”徐帘念及此处.也不由得蓦然一叹.

“好厉害的‘那些人’.好厉害的局.”

“既然事已明朗.现在便唯有等着看一看沈言那里的变数到底是什么了.可惜问天之符不能直接判断他所在的地点.否则所有的一切也便彻底通达了.”

徐帘思索一番.终究是一步步缓缓朝着山崖之下走去.既然事情的关键他已经想了个通透.那自然明白了他來到中东之域和沈言那里的变数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这一个局并非是单纯善的一方未知.亦或者说恶的未知存在设下的局.

而是两者携手.共同设下之局.将他徐帘送到中东之域的未知存在.自是善的一方.

乱了传送阵发落点.将沈言与他拆散的未知存在.自然便是故意为之.这样的手段.让徐帘都不由得叹一声厉害.

因为连他思索了半天都沒有明白其中的关键.虽然因为铜钱提示的“玄”字理解有错才导致了这种信息错误的错误思索路线.但毕竟这一局.徐帘并沒有先一步将其看穿.

……

“沈兄.还有约莫三五里路的模样.便到那出口了.”陈图遥遥的指着前方.然后提醒沈言道.

在这夺魂绝地中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众人当然是不敢随意奔行.单纯的依靠步行.自然前进的速度也便缓慢无比了.

沈言轻轻点了点头.目光中也泛起了一丝轻松.毕竟知晓很快便能走这夺魂绝地.他也是极为开心的.

回万剑宗找到了徐帘.取到百万斤铁精后.将断天刀修复.那么他的实力便会增长到一个恐怖的程度.

这样一來.才有能力去揭开幕后那隐藏着的更深层次的东西.

或者换一种说法.是夺回属于自己的命运.

虽然此时算不得命运被别人掌控.但依徐帘所说.那便是时时刻刻都有着两方未知的存在在隐隐约约的注视着他.试问这种感觉.谁又能心平气和的永远忍受下去.

更何况.到了这种一环扣一环.一局连一局的程度.已经半点由不得自己了.

沈言晃了晃脑袋.随意的将这些念头抛诸脑后.而后目光一转.在四处打量了一番.

不过目光扫到身前右侧之时.他却是蓦然一愣.步入这个树林到现在.已经还剩下三四里路程的时候.他居然察觉到了生命气息.

而且那种生命气息狂猛之极.并非像是人类的气息.不过沈言单纯的凭借气息.却又无法辨认前方到底是什么妖兽.

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前方那一群妖兽对他应当是毫无威胁的.